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五十九 列傳第二十九 汝南王亮 楚王瑋 趙王倫 齊王冏 長沙王乂 成都王潁 河間王顒 東海王越 Volume 59 Biographies 29: Liang, Prince Wencheng of Ru'nan; Wei, Prince Yin of Chu; Lun, Prince of Zhao; Jiong, Prince of Qi; Ai, Prince of Changsha; Ying, Prince of Chengdu; Yong, Prince of Hejian; Yue, Prince Xiaoxian of Dongha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自古帝王天下以前憲章以後遺跡可知然而萬國至於未詳可觀封建列國及其天祿無主三十併吞天下削弱遠圖王室陵遲強大於是獨尊子弟匹夫肆虐枝葉微弱孤危社稷海內沸騰師古二世勃興於是王子功臣山川然而土地封疆逾越往古菹醢之後陵替君臣間隙偷安光武慷慨四百而言小數功臣子弟使

  磐石,{}臺階然而付託授任政令賞罰無罪禍亂相仍晉陽勤王無心使昭陽興廢輿宗廟可悲

  舟楫安危成敗實相舟楫波濤不足禍亂何以使之中大憝憑陵縱令天子顛沛何以琅邪不可同年有餘天時人事河間東海善惡西晉然而

汝南文成
  汝南文成第四侍郎萬歲中郎將廣陽諸葛壽春失利頃之將軍散騎常侍豫州諸軍祁陽西將軍武帝扶風萬戶司馬參軍都督關中諸軍秦州刺史將軍西將軍節度乞丐:「高平城中足以不能奔突不在有所。」頃之將軍都督諸軍

  扶風四千一百枝江洛水兄弟侍從鼓吹耀武帝望見:「可謂富貴。」將軍宗室無相統攝宗師如故使觀察禮法

  汝南南大將軍都督豫州軍事五十頃之大將軍將軍冠軍步兵五百太尉尚書太子太傅如故

  武帝駿司馬大都豫州諸軍許昌西以後駿從中駿司馬門外而已駿廷尉:「今朝歸心何不討人為人!」駿不能許昌駿:「司馬汝南通識政理本朝,《流于康王太宰尚書殿太保朝政。」駿功過悅眾失望

  楚王兵權廢立矯詔長史公孫將軍李肇帳下:「無二至於詔書可見?」不許長史:「俊乂盡力。」:「忠心天下如何無道!」大熱日中:「。」北門鬢髮爵位朝服三百三百喪葬安平故事

  

  世子校尉追贈將軍

  永安北征長安八百四部牙門永興率眾東海武將江夏五千三千許昌鼓吹歸國永嘉充斥渡江帝命祭酒建武將軍將軍將軍散騎常侍元年

  王統以南謀反其後一門秘書監追贈光祿勳散騎常侍義熙梁州刺史謀反為主伏誅受禪

  延年太康西散騎常侍將軍步兵校尉將軍元康永興長沙庶人將軍汝南西陵永嘉將軍散騎常侍將軍蘄春三萬五千東海鄄城渡江

  大將軍南頓江西太保特為尚書大宗六十太宰王敦太尉明帝即位宗室元老特為放縱兵士不問王導依安故事床帳殿南頓弋陽縣作亂矯詔爵位賜死世子伏誅咸康都尉

  元康南頓封王五千萬戶將軍散騎常侍西將軍即位將軍將軍明帝加長校尉將軍

  王導庾亮志趣不同連結以為以為戚屬密謀流涕將軍大宗御史謀反庾亮使將軍妻子晉安既而庶人咸康都尉

  汝陽永嘉石勒


  武帝第五平王校尉太康都督荊州諸軍平南將軍將軍武帝將軍太子

  駿司馬少年朝廷汝南太保不可建議使忿長史公孫舍人為人禍亂將軍李肇而后使:「太宰太保淮南長沙成都。」使黃門黃門:「漏泄密詔本意。」矯詔三十六諸軍:「相仍駿諸君禍亂不軌陛下武帝奉詔都督中外諸軍嚴加警備在外便相率懸賞開封皇天后土。」矯詔使太宰太保印綬貂蟬官屬矯詔官屬:「社稷官屬以下奉詔便軍法從事領先受賞食言。」

  匡正王室天下猶豫未決天明張華殿中將王宮騶虞:「楚王矯詔。」左右窘迫不知所為惟一十四牛車武賁廷尉父子誅滅朝臣不軌二十一大風雷雨霹靂:「周公武斷昭平不得已廷尉伏法悲痛。」臨死中青流涕尚書:「社稷更為如此。」歔欷不能仰視公孫三族

  莫不百姓相次永寧元年追贈將軍襄陽散騎常侍石勒


  第九夫人嘉平安樂東安諫議大夫武帝受禪琅邪使廷尉棄市同罪不可諫議大夫劉毅:「王法賞罰貴賤然後可以禮制非常不語同罪不得不論一時。」親親下詔中郎將宣威將軍將軍安北將軍元康西將軍三司關中反叛京師車騎將軍太子太傅中宮大為親信尚書張華固執不可尚書不許

  太子使將軍司馬司馬給事東宮太子無罪殿太子不可濟事:「中宮無道太子社稷大臣大事奉事中宮親善太子一朝何不?」許諾省事張衡殿御史司馬使太子聰明東宮賢人不得:「太子為人不可大功太子太子宿不加百姓翻覆以免所以其事太子然後太子報仇足以立功而已。」使太子眾望

  太子遇害四月鼓聲矯詔三部司馬:「中宮太子使車騎中宮汝等從命關中不從三族。」於是矯詔開門陳兵軍校齊王三部司馬華林東堂庶人建始殿尚書後事黃門侍郎殿張華殿尚書以為明日屯兵尚書庶人叔父侍郎內外矯詔使大都中外諸軍相國如故故事左右長史司馬從事參軍二十萬人世子散騎常侍僕射將軍濟陽黃門侍郎兵權文武官封百官

  受制威權朝廷天下琅邪趙國諂媚私欲從事異志不詳襄陽中正厚待以為前衛黃門於是京邑君子不樂

  淮南齊王不平發憤起兵五萬百官然後將軍領軍將軍將軍將軍中軍將軍將軍將軍相國司馬如故顯要萬人宿隱匿兵士三萬東宮三門四角東西:「散騎常侍黃門侍郎。」丞相司徒

  無學不知狡黠深謀遠略淺薄鄙陋互相二十校尉河東公主公主母喪便納聘形貌奴僕之下西百姓忽聞莫不

  妖邪使牙門西於是以太將軍二十人為從事二十部分諸軍分佈使散騎常侍出納詔命禪讓使使尚書滿僕射皇帝禪位不受於是宗室公卿假稱符瑞天文勸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