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六十三 列傳第三十三 邵續 李矩 段匹磾 魏浚 郭默 Volume 63 Biographies 33: Shao Xu; Li Ju; Duan Pidi; Wei Jun


  安陽侍郎樸素有志博覽天文成都參軍長沙:「兄弟左右手當天一手。」參軍沁水

  天下還家糾合亡命數百將軍樂陵太守歸附石勒遺書:「。」垂泣:「出身!」求救八千鮮卑不及三千北邊二千

  渤海平原樂安太守將軍冀州刺史將軍武邑內史平原互相戶口首尾奔命濟南黃巾求和率眾石勒乘虛居人率眾其後所得使:「不幸汝等努力便為主二心。」

  :「忠烈慷慨未遂不幸任重文武忠誠公私足以使。」

  遣使使使:「國家宅心跋扈夷狄不足無上國有?」:「大王龍飛精誠無二二三不容明朝周文東夷大禹出於西帝王天命所屬大王神化使不得天門大王大王!」:「忠於。」以為從事不得

  朝廷王敦衣食;「高人不如!」清苦臨朝

  獲之武將武邑太守不能自立及其南奔遇害


  平陽便計畫指授成人縣令長安西將軍以為萬年東明太守謝病使有人平陽百姓奔走鄉人滎陽新鄭

  立功東海以為太守永嘉使汝南太守率眾洛陽千金洛陽太尉陽城將軍屋宇建行滎陽太守離散遠近

  石勒親率大眾入山所在牛馬設伏爭取牛馬山谷退冠軍將軍河東平陽太守百姓會長所在部將擊破婦女:「國家臣妾彼此!」一時

  河內太守歸於使參軍鮮卑五百長安道路:「公家。」鮮卑聲援望見鮮卑使勇士夜襲歸於步騎三萬相去遣使遣使詐降以為夜襲兵士子產:「!」使揚言:「。」將士踴躍使勇敢甚多斬首

  率眾五百三道

  使洛陽長史洛陽便父子一千數月太子步騎十萬孟津陽城告急使渡河以為驚擾一時殺傷器械不可苦戰二十不能使壯士三千泛舟臨河不得部將牛馬焚燒器械不及退發病河南軍事安西將軍滎陽太守修武

  嗣位宗族遣使小丑事故之際作亂天命率眾扶侍」。太常奉迎石勒不足立功慷慨以為諸軍刺史平陽將軍弘農太守將軍四軍洛陽同謀石勒五千洛陽退還遣使步卒五百不能渡河百姓相率於是武將設伏所得四千須臾退五百

  不可石勒養子參軍不許精兵五千不利:「去年東平西何不歸命?」:「!」麈尾馬鞭殷勤洛陽河南遣使河陰閉門南奔建康大怒:「迎接由於臨難逃走。」襄城妻子其餘妻子以外

  將士欲歸不能率眾朝廷參軍功曹主簿將軍司馬百餘至於墜馬襄陽


  東部鮮卑種類大人東海遼西嫁女即位單于賢王率眾大將軍

  洛陽石勒遣使求和:「受命不可。」二百五金銀金寶同盟兄弟不能

  建武大都結盟固安使在外:「父兄從子一旦。」以為病死奔喪至於北平宣言擊敗及其子弟二百自立單于

  幽州刺史結盟石勒離散於是離散不能:「夷狄以至破家。」:「威德公有薊城八十親兵數百人力出擊不許:「百姓丈夫失望致死!」壯士甚多不能:「共同今日相見何故。」:「不用。」苦戰力戰四面而後

  樂安內史不許使王英正色:「不能不得天子使者。」:「忠孝今日欲歸朝廷逼迫。」黃河朝服:「不幸以至於不能不能。」兄弟朝服經年國中為主其後

  喪亂自稱據有遼西西幽州三萬五萬數萬鳩集萬餘自稱慕容尊號慕容


  東阿寓居關中雍州小吏河間之際以為武威將軍校尉永嘉人數百家河陰京邑劫掠以為將軍平陽太守洛陽撫養軍器運數建立服從而已於是遠近河南太尉建行密縣軍事官屬不可不宜:「忠臣同心!」率眾河北伏兵所得追贈西將軍


  僑居京兆河間都尉洛陽金墉城得無

  杜預弘農太守宜陽三百無備夜襲服從武威將軍西使加冠將軍河東太守河東河南平陽

  河南相連率眾南陽以為前鋒將軍雍州刺史徵發遣使新野率眾討平太守

  王敦梁州刺史:「忠於王公天子。」率眾石頭節度病篤武陵從子


  河內微賤太守永嘉之亂東歸行旅積年巨富依附將士歡心以為石勒射殺無私遣使河內太守從子使餓死妻子妻子求救狡猾告急使石勒使便突圍

  潁川太守戰敗憂懼參軍:「使無顏。」大怒襄城家人京都明帝將軍中郎將淮北軍事謀反將軍討平

  朝廷將軍校尉敗績南奔北大使人馬南門堅守將軍

  宿平南將軍:「不見疆場使出征配給以此人臣:「論事雖然小人所及。」歸罪申理遠近

  滿切齒臘日一頭忿滿使滿:「江州長史司馬滿日夜計謀而後起事。」懷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