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六十五 列傳第三十五 王導 Volume 65 Biographies 35: Wang D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王導〈( )〉

王導
  王導光祿大夫司馬少有清遠十四從兄:「容貌志氣將相。」司空祭酒秘書太子舍人尚書郎並不東海軍事

  琅邪相親天下傾心雅相器重洛陽下邳司馬無不建康來朝:「琅邪仁德威風。」三月輿威儀名勝江南如此驚懼相率:「莫不賓禮風俗傾心俊乂天下喪亂九州分裂大業急於得人人心無不。」使風靡百姓歸心自此之後崇奉君臣

  俄而洛京傾覆江左十六賢人君子戶口殷實政務清靜克己於是朝野傾心仲父」。從容:「蕭何。」:「無道百姓革命反正以為以來太康之際公卿世族政教陵遲法度公卿安息使人乘至道天道大王管仲於是乎區區擬議天下。」

  永嘉丹陽太守將軍:「功臣不過愛子不過司馬以此萬物不問加重見相不得恥辱天官混雜荷重不能開導名位區別。」下令:「表彰率眾。」將軍將軍即位吏部

  晉國丞相祭酒朝廷微弱:「欲求全活如此何以!」憂懼不樂世事:「。」人士暇日出新飲宴:「風景舉目江河。」流涕變色:「王室神州相對!」將軍揚州刺史江南諸軍將軍散騎常侍都督中外諸軍尚書刺史如故中外都督後坐

  于時軍旅不息學校上書

  風化在於正人人倫庠序庠序父子兄弟夫婦長幼君臣。《所謂天下聖王使習以成性然後世子使知道而後周禮》,大夫賢能所以貴由退以及以及使然孟軻所謂未有而後」。

  不興。《:「不為不為。」如此先進後生干戈先王之道所以殿下禮樂征伐中興經綸稽古建明學業後生教義使文武復興國恥忠臣所以扼腕禮儀使更張饕餮四夷天下淮夷而後道教子弟併入

  

  尊號百官至於:「太陽下同萬物蒼生!」大將軍三司武岡司空尚書太山太守可以鎮撫河南太子既而抵罪上疏:「天誅創議征討調天地首領重任使三軍。」不許太子太傅中興史官於是典籍頗具太子天子舉哀群臣而已以為皇太子有情疏遠善處興廢

  王敦弟子二十朝服召見稽首:「逆臣!」:「!」:「大義滅親可以時節。」得志尚書西覆沒海內群臣四方勸進強盛天下賢明:「不從。」能奪

  封爵不加上疏武官制度本意」。公卿

  琅邪:「不宜改革。」猶疑太子明帝即位遺詔揚州司徒故事王敦內向便子弟都督諸軍揚州刺史始興三千九千太保司徒如故殿庾亮等同遺詔幼主鼓吹二十石勒司馬江寧俄而退司馬

  庾亮:「奉詔包容。」不從既而敗績導入不敢加害輿石頭不得日來不測大臣使參軍出奔義軍

  宗廟宮室灰燼遷都豫章都會紛紜未有:「建康金陵劉玄帝王不必不可樂土一旦示弱。」並不

  善於日用歲計有餘帑藏單衣於是士人出賣為時如此

  :「下拜。」不敢當惶恐」,」,於是以為定制導入

  上疏遜位:「聖王至道無不能人萬物祖宗王公之上不能宇宙兆庶明哲深遠四海三世引咎宰輔不可一日遠略以下。」然後視事

  寡欲不堪朝會縱酒作樂輿殿如此

  加大司馬中外諸軍左右長史司馬俄而退司馬復轉中外大都太傅丞相漢制司徒:「帝位禍亂公文四海天地伊尹稽古不亦!」

  麈尾司徒:「朝廷。」謙退而已:「長柄麈尾。」大怒:「何曾。」

  于時庾亮重地南蠻校尉內向勸導:「休戚悠悠智者便!」以為善事於是朝廷上流強兵向者不能西風塵:「塵汙。」

  以來群臣山陵布衣君臣而已不勝哀戚百官自導

  咸康六十四舉哀大鴻臚監護喪事安平故事轀輬前後鼓吹武賁中興:「高位明德風流於是乎中夏中興江左宅心檮杌調陰陽宣武舊物荷負遭遇經緯四海昊天遣使僕射文獻太牢榮寵!」

  知名


  字長高名:「相與瓜葛!」帳下:「使大郎。」東宮中書侍郎先導世子百萬祈禱百萬人形持刀:「何人?」:「不佳。」勃然:「。」不見導語慎密未嘗不送箱篋不忍

  丹陽太常鄱陽公主領軍尚書義熙遊擊將軍


  不為便怒色不行不拘禮法少頃便以為厚待有喜久之散發胡床神氣賓主悵然技藝中興第一以為將軍太守給事石頭將軍石頭吳國會稽內史散騎常侍中軍將軍


  諸子知名美稱中軍長史司徒長史建武將軍吳郡內史領軍:「時尚所以時時相見文章。」不受年三十


  字元桓溫敬重:「四十當作。」主簿經略中夏文武數萬司馬參軍琅邪中軍長史給事黃門侍郎

  兄弟婿太傅豫章太守散騎常侍秘書監將軍吳國內史尚書僕射吏部僕射將軍太子

  典籍才學文章王國會稽王晏駕出恭:「手筆。」俄而

  隆安國寶尚書山陵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