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六十六 列傳第三十六 劉弘 陶侃 Volume 66 Biographies 36: Liu Hong; Tao Kan

劉弘
  劉弘揚州刺史將軍政事洛陽武帝同居永安同年起家太子大夫太宰長史將軍幽州諸軍校尉宣城太安作亂使南蠻校尉荊州刺史將軍方城新野新野將軍荊州諸軍南蠻長史大都參軍義軍襄陽退初等前後斬首數萬

  退范陽校尉荊州:「不能雷霆萬里退范陽校尉荊州節度蕭條無賴扇動橫波失事荼毒不勝勞資。」:「將軍文武宛城將軍諸軍將軍古人恢宏南海。」

  甚為:「知人斟酌萬事有機奉詔應用莫若貴德所以太上立德其次立功頃者淳樸征士零陵太守波蕩退讓退長史參軍始終軍事忠勇冠軍初等。《司馬法》'',熊羆襄陽太守司馬使典論空缺忠誠不能醴陵守衛不移以致拷掠幾至隕命尚書以為尚書郎妻子臨危強暴皆可臣子行狀公文。」朝廷襄陽不可以前東平太守襄陽太守婿:「天下天下一心姻親然後荊州女婿然後!」姻親舊制不得酬報。」

  於是勸課農桑百姓六十舊制百姓捕魚:「公私百姓何謂。」聽事優劣三軍薄厚不得分別。」益州刺史遣使告急綱紀運道文武匱乏零陵五千:「天下一家彼此西。」零陵三萬于時荊州萬戶羈旅貧乏盜賊糧食總章伶人荊州可作:「天子:'天子將軍本意。'主上蒙塵未能不宜!」使安慰朝廷次子上疏南大將軍三司

  長安河間天子殘暴遣使東海節度天下江漢廣漢太守弘大河間使太守南陽太守:「彭城不善太宰。」:「宰輔得失君子。」

  揚州西南蠻江夏太守武陵太守大眾建平宜都襄陽巴東南平太守將軍水軍前鋒:「祖母年高便負心何況大丈夫!」車騎將軍

  興廢手書丁寧所以:「十部從事。」東海奉迎大駕參軍諸軍校尉未及襄陽

  成都南奔司馬為主於是肅清東海節度未能朝廷手書讚美新城

  高密不禁內史江漢之間歸心百姓以為校尉逼迫便洛陽然後相率然後辭去父老追思


  鄱陽廬江武將鄱陽孝廉倉卒酒肴百餘:「?」:「。」廬江太守樅陽主簿從事有所閉門從事:「不宜。」從事退數百綱紀:「父母盡心!」長沙太守廬江虛心:「。」

  孝廉洛陽遠人郎中將軍亡國中華人士舍人豫章郎中晫,,晫:「《'足以幹事',。」吏部溫雅:「奈何小人?」晫:「非凡。」尚書士人武庫:「!」。吏部武岡太守中正

  劉弘荊州刺史南蠻長史襄陽討賊:「參軍其後身處觀察老夫。」東鄉

  江夏太守將軍威儀鄉里其弟武昌出兵內史:「鄉里強兵異志荊州東門。」:「!」參軍使諸軍戰艦不可:「本末。」於是虜獲士卒無私去職退沖天

  東海軍事江州刺史武將使參軍不平:「天下不足琅邪不平。」東歸參軍將軍鼓吹

  將軍武昌太守天下饑荒劫掠商船數人西左右二十水陸肅清流亡使將軍武將節度前鋒輿荊州刺史水城使部將退保:「武昌晝夜能忍?」部將:「捕魚足以。」:「。」增兵使殺傷參軍告捷王敦:「便荊州入境便刺史?」:「。」使將軍南蠻校尉荊州刺史西江夏武昌江夏自稱荊州刺史江陵竟陵前鋒進軍獲罪退部將:「不可。」走入小船力戰王敦白衣

  進軍使都尉先驅屯兵西王敦:「使根特所在有效破滅奔走星馳其餘所在懷遠前後奉承指授不動往年雲霄未經信宿建平使西門將軍救命塗炭使統領保固輕易大眾在後忠臣無退堅執將士莫不用命當時不可功成身退唯恐區區千里使乖離西無限。」於是

  三千武陵武昌使將軍萬餘挑戰:「益州盜用奔喪佳人天下白頭!」馬上可動敗走長沙

  王敦江陵皇甫以為不可左轉廣州刺史中郎將荊州將士不許西正色:「使天下!」參軍長史:「左右手左手右手!」於是盛饌便參軍豫章流涕:「外援不免!」始興

  廣州刺史長沙刺史遣使王敦交州廣州交州謀反始興觀察形勢直至廣州遣使退追擊部將京都乘勝:「威名。」於是始興柴桑四千

  答曰:「致力中原不堪。」勵志勤力

  平南將軍交州軍事王敦江州刺史刺史得志交州刺史進擊交州刺史前後次子南大將軍三司王敦遷都梁州諸軍南蠻校尉西大將軍荊州刺史莫不

  聰敏愛好人倫終日多事遺漏遠近莫不未嘗疏遠:「大禹聖者至於眾人無益于時。」酒器:「!《》《浮華先王法言不可君子衣冠威儀宏達!」力作所致若非出遊未熟:「?」:「行道所見。」大怒:「!」是以百姓家給人足造船木屑不解所以積雪聽事於是桓溫裝船綜理

  京都平南將軍朝廷明帝以為:「疆場。」率眾追回激怒自行於是便五月石頭諸軍決戰不可爭鋒歲月監軍部將建議:「不成。」:「地下便。」:「。」大驚大業長史:「大業不如大事石頭大業。」大業石頭諸軍竟陵太守部將聚眾諸軍石頭

  穆皇后石頭拜謝:「!」王導石頭:「蘇武不如!」使江陵以為太尉鼓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