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六十七 列傳第三十七 溫嶠 郗鑒 Volume 67 Biographies 37: Wen Jiao; Xi Ji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 叔父)〉


  司徒河東太守聰敏博學屬文孝悌風儀談論愛悅十七州郡從事散騎常侍重名聚斂京都秀才灼然司徒祭酒上黨

  北大將軍從母參軍大將軍從事上党太守將軍前鋒軍事石勒戰功司空司馬于時石勒憑恃

  傾覆社稷鎮江王室:「班彪復興馬援天命立功使江南?」:「公有匡合豈敢。」以為長史勸進引見忠誠社稷無主天人慷慨王導庾亮親善于時江左以為王導;「江左自有!」不許忠誠不遂破身海內

  侍郎其後由是三司其事:「伍員私仇諸侯闔閭上將然後智謀使豈可遠圖!」不得已受命

  王導長史太子中庶子東宮太子布衣陳規》,太子西頗為上疏以為朝廷務農重兵太子王敦內向敗績太子:「善勝如何天下!」太子

  明帝即位侍中機密詔命文翰甚為王敦司馬不朝:「周公相成不可朝政人臣聖心莫不服事唐堯文王大德有事小心風流至聖不宜文王服事天下幸甚。」於是密謀聲譽:「精神滿腹。」素有知人丹陽:「喉舌得文自選朝廷用人不盡。」可作:「。」不從丹陽餞別起行未及作色:「何人!」以為涕泗橫流出閣如是再三然後:「朝廷庾亮未必可信。」:「聲色得以便。」由是不行還都

  將軍都督東安北部諸軍王導:「如此!」奸臣為首自拔:「宿徵兵危及社稷陛下。」不得率眾江寧封建開國五千四百將軍

  王敦綱紀除名上疏:「王敦剛愎不仁忍行殺戮小人疏遠君子朝廷不能骨肉不能危亡故人結舌道路賢人君子人士私心郭璞罪人奸党加以陛下其事愛才。」

  天下不足公卿以下時政軍國要務其一:「退壽陽將來守禦都督竭力以資徵兵五千偏將二千壽陽可以保固援助。」其二:「勸課出租不可以百姓殷實司徒勸課農桑能否依舊必得奉公足以宣示。」其三:「州郡都督使四軍可分上下良田開荒之後軍人重者在外蔬食便。」:「不以私人如此春秋三軍後代江南平日十分之一軍校同在如此祿俸然後。」:「臨時生靈所以宗廟舊制。」:「使命宣揚王化四方人情不樂生長不可二千,」:「凶戾凶戾一時施行聖朝三族。」

  王導等同太守藏匿亡命朝廷西將軍威名以西使上流江州刺史都督平南將軍武昌孺子豫章刺史濱江都督進退不便鎮將文武形勢不同選單刺史豫章黎庶。」不許王敦畫像:「古人,《春秋居正王父未有天子圖形。」

  不虞未幾愆期西太守鄱陽內史舟師京師傾覆相對俄而庾亮太后將軍三司:「今日榮寵所聞何以天下!」不受推崇愆期不受不許部將庾亮:「西重兵。」於是愆期於是尚書罪狀七千四方

  惡相死期將至天地自絕人倫不可即日庾亮太后寇逼宮城撓敗社稷將軍冠軍將軍將軍愆期西太守鄱陽內史其所逆賊宗廟宮掖太極宰相殘虐子女悲惶精魂飛散不能先帝死而後已士卒諸軍一時電擊西太守太守相繼宣城內史所屬濱江江夏

  楚國微臣諸侯藺相如按劍董卓作亂州郡相率同盟廣陵功曹小吏涕淚橫流慷慨不期不亦

  合眾不盈五千將軍戰陣殘破都邑宿衛兵即時不為情性不仁小子殘酷江表興義其後隔絕

  西方鎮州郡國恥社稷死生一方文武君子竭誠小人盡力從戎匍匐人士竹帛不能無德隆重朝廷無後事機日月令德萬里不在

  自下

  進而無退不可遠近月半大舉南康建安晉安便疑惑遠近成敗在於

  任重篤愛成規至於戎行不敢如常首尾討賊安危休戚頃之綢繆往來情深人士一旦社稷

  文武莫不翹企假令不守西逆賊因之饑饉將來今日大義社稷顛覆忠臣開國天府退慈父愛子

  無道人士五形近日來者不可骨肉痛感天地人心齊一切齒人心乖離三軍

  由是激勵京師旌旗七百鉦鼓百里石頭次於沙門為首:「公子果然。」

  將至大駕石頭舟楫不敢交鋒將軍使庾亮步騎萬餘不下退二百:「設伏以逸待勞之一。」義軍失利軍食:「使將士為主安在荊州倉廩不虞便西今歲不為。」:「不然自古光武昆陽曹公官渡海內今日奈何進退天子社稷危殆四海臣子肝腦塗地不足先帝事勢旋踵猛獸安可人心。」

  於是創建壇場皇天后土祖宗聲氣流涕三軍仰視水軍石頭挑戰將士佈告天下故吏二千御史以下赴台於是雲集司徒王導尚書間使不受求救江州:「不便不如。」石頭長史天子處分出於將軍三司散騎常侍三千

  中途歸順王導:「莫大足以首領!」

  先帝京邑資用而後武昌深不可測怪物須臾水族異狀乘馬:「幽明道別?」先有中風四十二江州莫不:「不能大道時雍社稷識心忿回應戎行元惡王室三光宇宙先王追贈侍中大將軍都督刺史如故百萬太牢。」

  豫章朝廷:「大將軍忠誠筆墨所能之際篋笥時時省視未嘗中夜。'',當之伏惟陛下黃泉國恥救濟艱難使抱恨結草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