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六十八 列傳第三十八 顧榮 紀瞻 賀循 薛兼 Volume 68 Biographies 38: Gu Rong; Ji Zhan; He Xun; Yang Fang; Xue Jian


  吳國丞相宜都太守黃門侍郎太子都尉陸機兄弟。」郎中尚書郎太子中舍人廷尉縱酒酣暢友人:「可以。」

  淮南僚屬廷尉篡位大將軍長史同僚宴飲:「終日!」

  齊王司馬主簿擅權終日友人長樂長史:「為主簿所以事機南北親疏海內大事。」:「江南不宜。」:「中書侍郎。」以為中書侍郎在職飲酒:「而後?」懼罪:「齊王主簿自殺。」喜興太子中庶子

  長沙長史成都丞相從事臨漳不得西長安東海徐州祭酒

  廣陵揚州刺史丹陽內史子弟鼎峙將軍丹陽內史危亡之際士人:「中國喪亂太傅今日不能華夏百姓江南人物將軍神武孫吳勇略當世數萬舳艫上方傳檄君子讒諂大事。」委任利器:「江東事勢大略政令反覆子弟驕矜安然官祿使江西諸軍逆賊惟一顛覆萬世!」明年南岸萬餘潰散永嘉彭城禍難》。

  鎮江南州右職朝野貴嬪祈禱:「文王父子兄弟可謂文王不暇周公一日不可不理一言當今天子流播豺狼露營勇士辛苦貴嬪便白事賓客問訊流言滿人心紛紜俊彥今日鬼道淫祀天下群生。」

  :「金玉文武施用明亮守節不易會稽服膺儒教青雲兄弟才幹實事。」

  齊王功臣吳郡內史

  作亂兄弟州郡威逼以為臣僕于時嘉興忠貞崎嶇艱險之中逼迫之下社稷發憤同謀東夏莫不回應駿率先忠義奮發歷年一朝血刃上代天下

  論功司馬齊王帷幕密謀參議野戰不得子弟遐邇失望齊王宗室天下臨危高尚成功封閉倉廩大軍今日未必強弱不同優劣至於密謀方面卑下忠義授命

  考績幽明古今未有立功酬報如此

  將軍三司追封開國

  家人吳郡上床撫琴:「?」慟哭弔喪侍郎


  丹陽秣陵尚書祿大夫知名孝廉不行

  尚書郎陸機:「三代明王一致莫若莫若反之王道反覆一定不同功業各異聖王三代損益百姓變遷三代?」:「國有化隆然而隨時聖哲等差反之三代所謂隨時羲皇簡樸無為賢聖不同使天順九有一貫莫不然而大道當今太和。」

  :「哲王所以上帝所以所以禮教太學所以藝文盛典制度損益異物遺作異事月令之一?」:「所以上帝孝道大數明王南面為主正中順天施行法令養老諸侯造士教化之類正室其四太學異名同事其實是以之一。」

  :「明亮時雍多士,《金蘭所以廢興所以成功急於不對如此?」:「興隆政務急於二八天下武丁周文渭濱之上國政先王使是以神祇翔鳳飄颻甘露萬物日月重光和氣大道君臣父子夫婦長幼九州海外重譯南面垂拱教學是以四門造士明令考績殿優劣使調符契金蘭。」

  :「五刑周公奸宄法物族誅因而不同救世不得已之中族誅?」:「利害利害道德勇力仁義仁義三皇天下而已知法所以及其是以法令盜賊。《:'五刑三德。'世道文公族誅感傷和氣後代不能六合回應漢末因而權時四海一統簡樸仁者族誅。」

  問曰:「五行陰陽所以四時所以化生。《'天成在地成形'。形象陰陽調大數不得不一氣偏廢萬物不得明證溫泉不同。」:「陰陽升降通氣初九泉源自然柔弱剛直以外是以金水。」

  問曰:「然而約法不可聖人?」:「因時聖王始終適時濟世質樸禍難大道不同廢興輕重隨時非有。」

  司馬祭酒鄢陵公國明年松滋太安

  尚書郎在途太極:「太極混沌日月八卦天地聖人然後清濁陰陽萬物六合。《老子'先天',太極'太極天地',兩儀天地陰陽太極天地天地無生天地。《老子'天地所以長久一生三生萬物',以為元氣天地以此為准。」:「八卦陰陽文王仲尼相承共同一致其餘地平兩儀四時推移日月其間自然''聖人混沌能藏分之先天神通體解太極外形外形兩儀可謂古人以為父母父母天地?」徐州不行刺史東海軍禮發遣一日夜行三百揚州

  將軍祭酒長史石勒將軍以南蕪湖諸軍退會稽內史大將軍便訊問使者丞相祭酒臨湘西

  長安王導勸進不許:「陛下天道史籍古人成敗今世舉目可知為難宗廟神器陛下使六合遐荒宗廟宿北極百川所以中興國賊以此天下逆天人事失地三者將來得救祖宗危急適時大業可以中興所以所謂陛下厄運宗室大位所謂宇宙大業如此宗廟無主神器西北陛下東南所謂救火區區不許大人天地日月可以!」不許使殿將軍:「星宿!」

  尚書上疏諫諍忠烈不堪上疏

  曠廢不再義人及時不朽億萬常人貪求凡庸邂逅遭遇大運思慕古人僵臥救命有餘一日陛下性命升降冰冷荼毒七十衰老皎然隱伏

  職掌戶口租稅六合波蕩安居百度轉運人力不及停機使朝廷日月衰退天慈使偏私虧損萬國古今陛下得以使官修死生

  尚書僕射病篤不許

  鄒山石勒朝廷上疏:「爪牙帝王利器虞舜十六南面垂拱將軍文武荒地所在救援殘餘使南侵立功使從容抗直以來尚書西將軍一代聖朝以至天下是以聞見萬分之一。」

  明帝天下:「社稷如何?」屈指:「便其一。」辭讓:「云何謙讓!」文武朝廷雅正領軍將軍當時疾病久病王敦使:「。」將士還家不許:「雅正經濟逡巡以為將軍制度。」遣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