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七十 列傳第四十 應詹 甘卓 卞壼 劉超 鍾雅 Volume 70 Biographies 40: Ying Zhan; Gan Zhuo; Deng Qian; Bian Kun


汝南南頓祖母祖母居喪而後稚弱族人資產至親以此知名性質學藝文章司徒:「君子!」

公府太子舍人長史成都從事長沙盛稱浮躁臨漳人士:「!」不見南大將軍劉弘長史:「當代老子。」軍政漢南南平太守

荊州南平天門武陵軍事洛陽傾覆攘袂流涕使便壯烈慷慨不能天門武陵谿時政不一背叛其後天下百姓:「僥倖塗炭同江父母。」將軍軍事作亂力戰長沙中金圖書莫不建武將軍王敦巴東軍事荊州刺史無賴南平得人如此益州刺史巴東監軍號泣

將軍上疏便宜:「先王使覬覦綱紀未能享年古跡之後制度盛德。」:「性相正始之間元康以來玄虛儒術鄙俗永嘉未必教養所以育人崇明教義受訓然後皇儲親臨。」

吳國內史公事將軍祿王敦專制標明明帝慷慨:「陛下宗廟不然王室。」前鋒軍事將軍朱雀將軍擊敗梟首一千六百五千上疏:「開國光啟汗馬親密。」不許

使江州諸軍平南將軍江州刺史上疏

天下智力莫若使天下商鞅綱紀滄浪顯明時雍

在乎南北所知所以所以有所能否褒貶既有漢朝使刺史不足幽明復有過於往昔天下得失漢宣帝二千公卿稱職平人長久中間以來不足不足進而失意退以素在職多少實事先後以此責成舊制二千長史戶口折半使天下難得二十文武醫卜不得百姓中外諸軍減損游人不過然後使祿足以

大事之後遐邇寂然綱領

王敦人情莫不歡心百姓

:「繾綣忽然其間事故足下承乏幸會足下本朝報恩幼主退平生纏綿舊好幽冥能不神州四方足下功名至公至順不利足下。」,[1]五十三南大將軍三司侍郎太守將軍追贈冀州刺史

京兆喪亂之際親屬洛陽弟兄隨從積年伉儷居宅:「遭喪人士任運耿介守節年三十字元執心才識煩人靜默政事昔年一身菜蔬顏回皇室宇宙四門開闢荊山。」至少生成朋友止宿終身


丞相之後尚書太子太傅退居自守主簿功曹孝廉東海參軍見天東歸相遇縱橫共相密使朱雀太守敬服良久南岸京都

前鋒將軍內史其後苦戰擒獲以前豫章太守刺史將軍

中興以邊學校陵遲孝廉依舊策試上疏:「答問損益古今明達政體學校人士流播不得策試孝廉期限。」不許於是隱括桂陽厚禮考試不行策試

有志自立于時經籍不能師友在家所得未有名譽耀終身

遷安將軍梁州刺史諸軍襄陽善於無二所有魚池貧民西

王敦遣使不同使參軍武昌大驚:「云何正當朝廷。」不能:「事實!」刺史主簿:「大連非有天下大將軍天下忠臣義士受任同體天人大順勤王不可。」:「至於盡力。」參軍:「隴右河西今日將軍天下使大將軍將軍方面不勝朝廷將軍富貴存亡!」:「創業中國隴右河西一方鼎足天子從容海內君臣正位終於隴右傾覆河西不容將軍本朝襄陽河西人臣安忍何以北面天子使大將軍武昌石城將軍人手。」未決:「大將軍所見虛實大將軍不過萬餘不能五千將軍將軍威名天下精銳戰勝威名將軍武昌顧慮武昌既定施惠士卒使呂蒙所以如是大將軍安坐危亡不可將軍熟慮。」

在後參軍樂道道融得道:「本意。」巴東監軍南平太守宜都太守遠近參軍司馬參軍廣州參軍長沙堅守西將軍江西萬歲武昌大驚詔書南大將軍諸軍荊州梁州刺史參軍

年老多疑猶豫參軍求和:「家計不得不便襄陽。」敗績騶虞遇害流涕:「今日朝廷使聖上太子上流便社稷武昌天子四海不如襄陽。」都尉:「彭澤上下不得自然離散將軍既有中道將軍之下便西不可。」不能樂道日夜便襄陽意氣騷擾舉動不見金櫃:「金櫃是以悲鳴。」主簿家人散兵使功曹襄陽太守無備左右捕魚追贈將軍


字長長沙有志氣鄉鄰正直刺史主簿便參軍同行

兄弟鄉人:「行人!」:「所謂。」

節操忠信太尉長者武陵始興太守大司農


琅邪內史清辯兄弟」。陵遲積年尚書郎駿執政附會正直駿將軍婿齊王長沙專權正色

有名齊王還鄉永嘉著作將軍從事本州傾覆徐州刺史廣陵

建鄴從事選舉明帝長史繼母使自陳

天性不能退情事家門亡父門戶逼迫下邳從事退自陳世子西尚書郎因此未及

先母所見十二亡母所見不能家產歡娛私情艱苦如此無情江北便傾危功績不得自然神明司馬明德去留損益家門不能恭順不見



世子前後中興太子中庶子東宮太子公事御史忠於權貴

淮南中正繼母前夫喪服前夫前夫繼子奉養合葬前夫:「臨終許諾。」於是:「臨終許諾正名七出制服使去留自由存亡所得春秋禮記事奉制服守節之後從子致使他人無名許諾同居假使二門前門不可不可防閑不絕不移至親繼母聖人之內開闢未有孝敬去留自由合葬路人可謂虧損不可居人司徒實在任人揚州大中,[2]淮南大中侍郎朝野不能孝敬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