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七十六 列傳第四十六 王舒 王廙 虞潭 顧眾 張闓 Volume 76 Biographies 46: Wang Shu; Wang Yi; Yu Tan; Gu Zhong; Zhang Kai

〈()〉〈( )〉〈( )〉

  丞相御史所知天下當時潛心四十太傅青州秘書監輕騎洛陽公主重金甚多

  建康父兄軍事溧陽明帝中郎將司馬將軍宣城參軍廣陵車騎司馬中郎將軍事博士少府廷尉將軍荊州刺史南蠻校尉荊州諸軍父子荊州西將軍安南將軍廣州刺史疾病刺史將軍尚書僕射

  司徒王導外援將軍會稽內史二千上疏同音於是」。不得已揚州刺史吳國內史御史將軍前鋒軍事率眾浙江太守參軍起義將軍吳中軍事軍事率眾西江前鋒無錫交戰大敗自相驚擾退嘉興所在白衣行事屯兵吳興太守暴雨大水乘船吳興退守將軍精銳所在還都使西陵使於是吳興諸軍退余杭將軍將軍司馬精銳三千斬首數百器械進兵宣城長城等於退斬首納降二千臨海新安反應討平等至京都失利遣使浙江軍事吳郡軍事追躡彭澤縣車騎大將軍三司

  長子參軍受禪知名

  輿便於以為廷尉議事啟明

  荊州西:「臣子。」會稽討賊番禺六百建武將軍都尉去職太守與其:「太保天下不得輿海內名士不免死亡子弟零落!」不肯宣城內史揚州江西建武將軍咸康西中郎將中郎將江州刺史豫章郡驚愕以為丞相不可吳郡將軍會稽內史四十

  

  丞相尚書郎屬文書畫音樂博弈太傅參軍大駕武陵尚書郎濮陽太守鎮江以為司馬廬江鄱陽封邑冠軍將軍石頭丞相祭酒王敦將軍荊州刺史

  即位中興》,上疏

  肺腑至於陛下撫育兄弟交友是以濮陽扶持老母長江陛下陛下中興不得交集司馬相如不得封禪慷慨發憤骨肉服膺聖化

  先後陛下誕育光明白毫相者四海壬申鄱陽內史七月牽牛京都陛下琅邪甘露陛下將軍導向郭璞中興不過明天歷數陛下

  文學史籍四十三未能上報朝露溝壑不得上達中興宣揚詩人

  

  王敦使荊州上書不許江安第五諸軍刺史豫章太守得到神氣王導:「。」:「。」誅戮征士皇甫於是人情將軍母喪去職將軍將軍

  王敦不能悖逆受任得志平南南蠻校尉荊州刺史京都皇太子親臨家人將軍明帝大將軍:「至於盛年令人如何!」

  東海內史聲譽郡守丹陽素有發動神明朝廷西中郎將刺史美譽太守義熙尚書

  雅正州郡祿大夫揚州刺史建武長史曹參參軍尚書郎建安太守內史祭酒

  中興石頭使遇害所以:「未能。」:「刑戮凡人!」:「長者親友在朝後加所以。」:「殺戮門戶。」慷慨大怒厲聲:「不能!」王導:「見天!」:「?」意氣自若京師變色左右正色:「?」豫章太守容忍豫章太守為人樸素風味顯貴布衣蔬食將軍江州刺史

  :「大將軍平素江州云何欲歸?」:「所以江州強盛能立同異非常所及荊州意外行事!」父子以為

  太守皆除:「司徒大義其後近親。」祿尚書大匠關內尚書僕射五十九將軍長子黃門知名

  二十皓白著作東海文學:「尚書郎可作!」:「多少不足于時至於超遷。」將軍武陵王以為司馬尚書司徒長史御史廷尉

  永嘉太守訴冤揚州刺史從事廷尉廷尉不肯相反詔令上疏文帝執政應有答曰:「中興以來往往愚意黎庶此時僥倖。」

  吏部尚書秣陵安遠句容殿御史湘東:「秣陵殿下安遠句容湘東未有殿下人才。」

  太尉桓溫北伐不許武昌人情告退:「社稷殿下去職人情天子殿下!」:「問罪如此手書成敗不順正義。,無故匆匆。」:「大事日來使得了。」

  時眾遷徙之上

  雍容廊廟而已在於在於天下是以考績一切速成道融四海風流凡庸賢能多於清濁前後固然所以職事職事在於在於其事

  內外百官應有太常宗正可以太常宿其次有所軍校四軍不宜獨立遊擊內官以下中興而已事實未能職分能否考績清濁未可使祿

  疾疫舊制朝臣有時以上不得百官:「疾疫。」朝廷

  長安應接壽陽便山陵文帝詐偽反叛浩大退守譙城:「以來何以!」

  領軍將軍尚書僕射疾病太常衛尉:「武陵大修非常。」:「武陵王馳騁田獵異同。」以此

  尚書僕射豫州刺史使可以:「當今。」:「如何?」:「不必溫居上流天下其弟西兵權一門人才殿下。」:「。」

  將軍會稽內史斂跡三萬桓溫威勢四方綱紀:「司馬富貴朝廷既有宰相動靜綱紀天子何以!」山陰縣不時彈糾以為尚書

  海西震栗所為不可:「皇家便當。」》。儀制定于須臾:「不當如是!」曠代朝臣毅然朝服文武莫不朝廷以此武陵王:「武陵未有不可之間便建立聖明遐邇歸心王室大事。」:「成事。」

  群臣疑惑司馬處分正色:「太子司馬。」於是孝武帝即位皇太后周公故事施行:「異常大事司馬使停滯山陵。」不行

  朝廷袁宏文辭:「安可以此!」謝安使逡巡其事:「日增。」

  主上未能皇太后臨朝:「前朝母子一體臨朝太后不能政事顧問上年臨朝讚揚立德大體。」委任使太后臨朝在乎自己以為

  尚書:「大事不能王公不得。」年老上疏骸骨不許將軍宮室:「中興即位是以修築之中隨宜增益修補而已正是休兵大興功力百姓!」:「宮室後世無能。」:」天下屋宇!」。」

  祿大夫三司黃門侍郎三十醫藥太元七十三祿參軍東陽太守

  文子季父國子祭酒清官丞相從事政事豫章太守武將驕傲自負上心諫諍以為推崇一門服事崇高不能使

  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