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七十七 列傳第四十七 陸曄 何充 褚翜 蔡謨 諸葛恢 殷浩 Volume 77 Biographies 47: Lu Ye; He Chong; Chu Se; Cai Mo; Zhuge Hui; Yin Hao


  吳郡伯父吏部尚書高平員外:「家世不乏。」居喪鄉人:「光氣性命傷心。」孝廉烏江縣令鎮江祭酒將軍太守大中興元太子南人著稱尚書大中

  明帝即位祿太常尚書僕射太子祿大夫領軍將軍江陵王導皇太子殿宿遺詔:「忠貞兄弟門風尚書。」

  祿大夫三司親兵石頭舉動方正變節加害使歸順宮城軍事將軍次子

  鄉里墳墓舊制六十黃門侍郎:「內蘊至德受託歸省大臣無期。」七十四追贈車騎大將軍


  器量美名綱紀東海丞相參軍王導人情:「不同不能亂倫。」因而:「。」輕易權貴如此

  武將王敦長史不得已尚書不能匡正奸惡禁錮申理吏部尚書領會尚書僕射本州大中守宮歸順興平尚書:「清純雅量內外顯著宜居眾望祿大夫三司。」褒揚自陳:「風操嘉會便總括不能一朝終於陳訴事務六十智力有限深重朝夕職事莫大天下陛下。」不許:「不足徘徊至公上下量力加官祿濟世三世辭職興替曠職不可天下不堪陛下哀矜使四海不可不可私取!」不許王導相繼朝野以為國家司空羽林四十有人柱梁之間:「當今柱石!」玩笑:「。」賓客:「三公天下無人。」以為

  謙讓不得已素有為人名位格物後進布衣莫不:「自省綿孤負終身陛下崇明祖宗群生不勝。」六十四七十太元功臣減削司空六家興平官屬尚書


  大將軍武陵王太原敬重長史黃門侍郎本州尚書吏部吳興太守桓溫:「食肉多少?」:「便白肉不過云何?」:「不能不足。」:「。」欣然受禮鹿肉:「飲酒。」賓客酣飲受俸祿尚書大中應召:「糧食。」而已其餘太常吏部尚書都尉將軍謝安茶果而已盛饌珍羞大怒:「不能!」於是四十舉措

  愛子求解犯法謝罪特許尚書僕射僕射尚書始終會稽王少年專政委任:「家居!」祿大夫三司以為弟子廷尉


  廬江祿大夫曾孫豫州刺史太守風韻文義大將軍王敦主簿廬江貪污狼藉:「家兄廬江人士。」正色:「廬江。」默然不安自若東海文學中書侍郎

  王導穆皇后麈尾:「。」揚州解會:」。」明帝即位給事黃門侍郎作亂京都傾覆石頭義軍其後東陽太守將軍會稽內史德政征士以為將軍丹陽王導:「社稷。」吏部尚書冠軍將軍領會將軍尚書五十車門尚書將軍以內糾正使上疏領軍大中宿

  兄弟王室之後戚屬國有強敵建議:「父子相傳先王改易武王朝臣以為琅邪孺子社稷宗廟!」:「:「陛下龍飛。」

  建元將軍徐州揚州諸軍徐州刺史北伐鎮江:「宜居宰相。」於是徐州琅邪諸軍揚州刺史將軍兵役發揚中興不宜復發

  文帝建議皇太子便太子臨朝:「任重可以殿。」尚書自陳尚書不宜羽林

  幼主臨終以後于時西人情:「不然楚國西門戶口百萬西經略險阻周旋萬里中原社稷所謂亡者可以白麵年少桓溫略過文武識度西夏。」:「。」:「。」使西將軍皇太后上疏尚書外出:「桓溫。」

  宰相改革強力臨朝正色社稷為己任選用功臣親戚以此信任不得釋典佛寺供給沙門糜費親友至於貧乏以此:「大宇。」:「尚未作佛!」于時奉天釋氏:「。」飲酒:「令人傾家。」

  五十五司空弟子參軍外戚》。


  太傅從父知名才藝關內冠軍參軍于時長沙擅權成都河間幽州河北還鄉河南天下鼎沸合同陽城潁川憂世不得東海以為參軍

  洛陽覆沒滎陽太守不能攻擊:「所以在此逃難自相失理忿非一深思。」悔悟數萬

  明年不得密縣校尉以為參軍將軍三千新城陽城營事司馬營事率眾許昌司空以為將軍國內

  建興豫州司馬軍事太傅參軍得人不能:「人情。」餘黨聚眾既有徐州平等吏部應召

  太子中庶子將軍淮南內史永昌王敦西將軍五百明帝即位校尉太子將軍朝廷戒嚴軍事敗績司徒王導:「至尊正殿。」太極殿侍立左右百官殿不動:「冠軍至尊軍人!」兵士殿執政以為輿石頭明年祿大夫固守丹陽京邑人物收集散亡

  石頭領軍尚書都尉尚書僕射僕射將軍咸康六十七將軍豫章太守


  尚書樂平太守好學書記不合富貴高平服飾詭異拘忌如此成都大將軍記室丞相素有望風河內琅邪:「。」示眾:「山子一字。」:「山子。」號稱多士琅邪行經太守:「人士?」:「。」大位姓名問曰:「甲乙?」:「。」:「何以?」:「。」:「風俗果然小吏如此。」車騎將軍河北從事不得已

  孝廉從事東海明帝中郎將參軍丞相復辟參軍中書侍郎太守大將軍王敦從事司徒長史

  吳國內史出奔會稽吳國內史起義尚書琅邪上疏:「前後節令著名御史司徒長史會稽太守尚書郎丹陽不同階級聖朝微臣長史中興未嘗當之是以與其違命。」不許吏部濟陽不許

  祠部明帝太常白衣太常秘書監不堪上疏遣使太傅太尉司空作樂宿縣殿祭祀太常遣使金石作樂彭城經歷:「夷狄經典天地多才多藝臨時至於佛道盜賊神靈盛德形容歌頌人臣興義史官夷狄。」於是

  西將軍石勒石城公卿

  屈伸滅亡強盛是以高祖忍辱平城終日原始歸於而已之間垓下文王故道牧野會稽今日豺狼
  :「。」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