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八十四 列傳第五十四 王恭 庾楷 劉牢之 殷仲堪 楊佺期 Volume 84 Biographies 54: Wang Gong; Yu Kai; Liu Laozhi; Yin Zhongkan; Yang Quanq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祿大夫皇后美譽過人自負宰輔齊名友善為人謝安:「可以將來。」其父會稽有餘大驚:「平生長物。」如此

  起家著作:「仕宦不為宰相足以!」秘書丞吏部將軍太元丹陽太子

  孝武帝會稽王置酒尚書正色:「!」內史服食天師賓客談論:「宰相婦人。」莫不反側其後以為都督徐州諸軍將軍刺史都督不受軍號於是將軍慕容青州偏師失利將軍

  會稽王執政王國正色直言忿山陵:「便。」國寶國寶伏兵國寶不許內外舊惡不順及時厲聲不可於是因人國寶國寶士馬不敢臨別子曰:「主上大王直言。」國寶安北將軍國寶遣使桓玄大喜京師:「將軍國寶得以不能感恩效力報時社稷登遐遺詔皇太后聰明神武東宮以為仇敵與其同黨共相扇動明白忠誠殉國是以非一浸潤不行趙鞅!」內外戒嚴國寶不知所為解職國寶賜死

  司徒長史吳國內史起兵國寶去職上疏不許說道強盛宰相自衛司馬江州刺史豫州使:「兄弟方鎮前事難測及其未成。」以為桓玄京師

  內外不復去年司馬:「將軍忠貞昔年將軍將軍晉陽!」不從封王司馬兄弟朝廷使

  :「。」帳下使重利以降婿高雅輕騎城門不復參軍之下桓玄商人宿京師桓玄石頭建康秘書及其

  抗直節義左傳」,機會自在矜貴信佛調百姓佛寺壯麗臨刑佛經:「所以本心豈不忠於社稷之下。」財帛書籍而已

  姿愛悅濯濯」。:「真神中人!」:「乳母。」桓玄撫養弔祭執政太保太常侍郎腰斬庶子義熙給事


  西將軍會稽內史小子西中郎將豫州刺史隆安將軍會稽王江州豫州以為上疏江州西使不許懷恨使兄弟國寶使汝南太守大敗桓玄柴桑上疏武昌太守遣使會稽世子:「朝廷。」得志


  彭城曾祖善射武帝雁門太守將軍赤色驚人計畫太元北鎮廣陵苻堅東海琅邪諸葛樂安東平西參軍精銳前鋒百戰百勝」,敵人南侵盱眙將軍廣陵

  車騎將軍衝擊襄陽宣城內史率眾壽陽以為聲援二千苻堅其弟攻陷壽陽使不敢萬人五千參軍諸葛臨陣及其步騎崩潰淮水萬餘器械大敗長安餘黨所在譙城使太守將軍彭城內史武岡食邑五百鄄城河南城堡歸順

  苻堅慕容新城沛郡太守二百敗績士卒策馬臨漳將軍淮陰後進彭城太守尊號苻堅擊破金鄉太山太守參軍慕容太山鄄城河北彭城司馬馬頭參軍慕容氏高平太守告急不能

  王國司馬彭城內史將軍使太守京師朝廷國寶威德爪牙武將相遇才能之後廬江太守使參軍置酒精兵利器使前鋒朝廷都督揚州軍事一朝自強桓玄京師次於退

  攻陷會稽吳郡內史率眾將軍殺傷浙江將軍都督吳郡諸軍烏程司馬率眾浙江入會將軍都督會稽率眾東征上虞攻破吳國內史袁山使參軍劉裕戰士十萬樓船山陰使劉裕海鹽大眾不滿鬱洲劉裕威名

  朝廷桓玄前鋒都督西將軍江州遣使不能之後天下不為懷疑不得已文武桓玄:「自古亂世君臣相信孔明設使成事:'獵犬。'文種句踐秦漢英雄霸王不敢功臣凡庸開闢以來暗世管仲往往無射戰敗戰勝富貴金石無窮天下。」強兵才能足以經綸江表人情遣使交通劉裕不從大喜置酒陰謀書畫莫不相視而笑

  將軍會稽太守:「便!」猶豫不決廣陵高雅江北參軍:「不可莫大將軍往年兗州近日司馬郎君桓公三反。」失期不到自縊高雅丹徒桓玄斬首劉裕建義

  長子不及技藝從事桓玄參軍廣陵高雅慕容:「。」旬日司馬京師將軍太守諸葛將軍江州刺史所在冠軍將軍宣城內史襄城太守軍事將軍西白帝六十班師中軍加冠將軍太守內史冠軍將軍大軍將軍散騎常侍將軍青州刺史冀州參軍司馬


  太常吏部尚書參軍太守堪能屬文道德》,便齊名愛慕調著作冠軍參軍尚書郎以為長史

  之後中原子女江東不可骨肉荼毒終年感傷喪亂足以懲戒愛育蒼生當世大人經略塗炭使至於歎息道德神明以及使枯槁之類莫不仁義干戈功業明德

  所得行者顧念一旦使西悲鳴不忍禽獸不可桑葚無情非難使邊界無貪強弱不得一發沙漠黃河

  

  太守父母義理病積年不解醫術精妙揮淚居喪孝武帝太子中庶子相親不知從容:「?」流涕:「進退。」黃門:「不才。」會稽王社稷以為都督軍事將軍荊州刺史鎮江:「使廊廟!」如此

  上流朝野旬日門前有人自稱:「。」:「門前?」:「中有名為。」荊州桂陽生父父喪詐取父母棄市:「詐取父母棄市親生情事悖逆不當生父積年久遠以此。」異姓不許子孫繼親後者避役

  朝廷益州刺史太守朝廷將軍尚書益州梁州人丁一千漢中益州

  劍閣關鍵巴西梓潼漢中遼遠劍閣之內成敗統屬梁州定鼎中華在後所以是以益州上流歷年梁州王侯背地內外哀矜,關中餘燼自相梁州益州牽制城邑空虛流亡要害遠慮保全熾盛兵力經理乖謬號令不一劍閣非我大機上流

  文武三百梁州資生梁州公私劍閣號令選用不專益州非分更加梁州文武五百一千五百之外仍舊梁州

  朝廷

  桓玄柔弱之中不知何以若是

  隱顯賢達不同天下仁者未能天下然而賓客是非如意爭奪滋生非一百姓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