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八十八 列傳第五十八 孝友 Volume 88 Biographies 58: Filial Piety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而立萬象天地鬼神景福安義哀哀立身是以翼翼七體至誠錫金鹿然則友悌歸一天倫分形急難盡歡!   中朝江左君子孝悌名流孝友
目录
1 李密
2
3
4
5
6
7
8
9 劉殷
10
11
12
13
14
15 史評
李密
  李密犍為早亡祖母撫養奉事涕泣未嘗湯藥後進講學門人

  使人稱泰始太子洗馬祖母年高無人奉養上疏

  閔凶六月慈父見背祖母躬親撫養疾病不行零丁辛苦至於成立伯叔兄弟無期應門煢煢孑立形影相弔疾病常在湯藥未嘗

  聖朝沐浴太守孝廉刺史秀才供養無主郎中洗馬微賤東宮隕首所能上報就職詔書逼迫臨門急於星火奉詔賓士私情告訴不許進退狼狽

  伏惟聖朝治天下偽朝名節亡國拔擢豈敢盤桓有所希冀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祖母以至今日祖母餘年是以私情區區不敢今年四十祖母今年九十陛下烏鳥私情

  辛苦非但人士明知皇天后土陛下僥倖餘年死當結草

  :「有名!」洗馬司空張華:「安樂公何如?」:「。」:「管仲安樂公諸葛亮成敗。」:「孔明言教?」:「皋陶相與;《凡人孔明言教是以。」

  從事:「。」從事才能朝廷無援漢中太守東堂密令賦詩:「有緣中人不如歸田明明!」武帝忿於是從事

  屬文玄鳥》,秀才文才刺史使將軍劉弘求救參軍諸葛孔明叔子使


  廣陵少有異才太尉失明未嘗流涕於是至於使忿恨暫行蠐螬以為異物慟哭豁然從此中書侍郎刺史大中中正太康


  會稽永興父母伯叔死者十三十四號哭葬送種植松柏猛獸馴擾仁義都尉五官中郎將朝會未嘗乘車讓路高山百姓有罪方向涕泣不加大小秀才還家八十七


  城陽有名文帝司馬:「近日?」:「元帥。」:「司馬!」引出

  身長容貌音聲雅正博學非命未嘗西不臣朝廷於是隱居教授拜跪涕淚:「在此。」哀哀父母劬勞」,未嘗流涕門人受業

  有助諸生不受門人:「不足不足執筆四十。」乾飯門徒隨從安丘以為整衣出迎土牛而立:「門生送別。」涕泣以為

  鄉人少有未知以為男女便許為婚西校尉洛陽:「姊妹吉凶斷絕以此父子洛陽京邑本意!」:「臨淄。」:「安有河南用意如此!」

  北海立志自居遊學以為復出慕名不成其後無行學業以此以為所行當歸善道何必所能不能

  洛京傾覆蜂起親族渡江思慕不能


  東陽孝友好學二十豫章太守會稽》、《》、《》、《孝經》、《論語》。還鄉喪亡負擔奔赴送喪會稽蔬食制服俄而柴毀骨立東山自負不受鄉人便鳥獸大功宿松柏鹿悲歎:「鹿!」明日鹿猛獸置於不已猛獸歎息樹木二十餘年娶妻朝夕鹿猛獸元康孝廉終身八十孝順

  咸康太守上疏:「聖賢褒貶不遠故人孝友言行及其喪親古今猛獸不及積年性行以為其後既往。《:'及其子孫'。大體。」子孫朝夕


  穆皇后伯父勤儉篤學咸寧父母次於父兄:「不畏。」親自扶持晝夜其間不輟如此有餘家人無恙父老:「不能行人不能歲寒然後松柏之後。」

  躬親稼穡供養執事弟子樹籬:「先生?」:「君子。」養母:「。」:「不甘!」前妻華麗資財安貧相敬如賓服喪

  門人敢為退其間。」及其入山長幼違者鄰人自責叩頭:「不能先人。」父老垂泣後人使長者諸子衣食諸子男女:「少孤適人灑掃溫恭朝夕。」舊宅與其長兄成人未娶長號行路莫不

  自責:「先父何以!」三十鄰人善事不倦兄弟:「?」:「未知所以?」:「當朝社稷大節能奪徵聘。」於是州郡孝廉秀才清白

  元康潁川太守功曹:「。」太守逡巡辭退行入功曹既而自取不可太守不屈:「非常何以!」

  齊王同族百姓安寧未知戰守:「孔子:'。'」諸如:「二三君子相與處於安保古人:'人為。'!」:「今日!」默然:「古人不敢逃難。」:「一心危難。」於是蹊徑丈尺勞逸有無量力使分數號令不二上下少長滿挑戰不動是以退如是:「所謂!」

  歸於京師不朝:「!」新鄉故鄉忠信石勒父老:「九州古人遺跡。」長安相與未熟石蕊保安收穫之下中途目眩:「不可!」:「絕塵超然固窮不免!」

  》《》,非法不行是以宗族莫不門人為人

  渡江中興生願太守


  吳國將軍曾孫兒童未嘗其外:「神明志氣非常。」學識有理獨處幽暗之中容止瞻望未嘗豐厚布衣蔬食躬親欣然父母如此夙興夜寐父母起居左右車道江川風波輿扶侍門外之間主人經年扶侍藥石甘苦必經心目跋涉山水祈求聞人聞人有失見人鄉里老者數人往來既而鄉鄰感愧侵犯

  會稽虞喜隱居同志梁鴻夫婦濟陽少有過人東陽便終日結歡

  司空揚州為主簿司徒並不尚書經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