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一百〇二 載記第二 劉聰 Volume 102 Records 2: Liu Cong



  第四夫人日入:「。」十五形體非常白毫光澤好學博士十四通經百家,《孫吳兵法屬文著述百餘五十十五擊刺猿臂善射三百膂力一時太原:「不能。」

  京師名士莫不交結新興太守為主簿司馬都尉善於五部河間中郎將成都成都將軍前鋒戰事單于賢王單于鹿群臣其弟北海公卿:「公正四海未定禍難年長國家便年長。」於是永嘉皇帝大赦境內皇太后太后單于司徒皇后河內使大將軍中外諸軍河間彭城高平及其率眾洛川周旋之間百餘司空司馬祿劉殷司徒祿司空太后姿色以為悲悼因此追念未便皇太后

  衛尉使前鋒大都前軍大將軍七千宜陽洛川石勒師會河南前後十二三萬洛陽攻陷平昌東陽河南以外出自東陽門王公子女二百河東洛水洛陽百官分散宣陽門南宮太極殿宮人珍寶於是王公百官三萬洛水平陽大赦嘉平祿大夫

  西安西南陽長安大眾潼關將軍至於及其范陽將軍長史等於平陽大怒:「天命肺腑洛陽不能死節天下。」:「雖然不免天道。」

  車騎大將軍三司雍州中山長安大將軍石勒大怒遣使有無長安安定太守雍州刺史太守固守京兆南山安定平南將軍率眾五萬長安扶風太守率眾十萬敗績長安諸軍大敗中流退保禿特等新豐平陽攻陷萬餘歸於長安皇太子關中莫不回應

  太保劉殷其弟太宰延年:「太保之後本源。」使左右貴嬪昭儀貴人位次貴嬪:「姿色太保不同?」:「太保陛下司空當世豈不司空太原。」黃金六十:「以此子弟。」於是後宮黃門貴嬪

  三司會稽:「豫章樂府:'。'盛德》,十二?」:「。」:「骨肉?」:「非人皇天大漢陛下自相驅除敦睦陛下!」貴人:「。」會稽夫人

  太原率眾太原歸罪大怒:「不得!」御史使者大匠望都殿不成無度中軍:「大難陛下陛下創業艱難不易四海陛下所為痛心疾首愚人之間刺客帝王陛下幸甚。」大怒夫人叩頭詔獄:「汝等生來!」太宰延年公卿列侯有餘涕泣:「皇帝創建六合夙世陛下龍飛東平南定長安可謂陛下書記未有王公直言便大將無度未解所以。」

  特等長安戰敗萬餘退還平陽司徒使將軍萬餘平陽太保給事:「尊公天命天命非人逆臣?」:「陛下萬物自然。」

  晉陽使敗績晉陽危懼太原太守晉陽左右妻子晉陽兄弟將軍率眾數萬晉陽率眾至於墜馬中流:「當今危亡。」:「小人大王以至於效命皇室大難天下一日大王。」於是乘馬戰死晉陽百姓蒙山敗績離散陽曲

  正旦殿祿大夫大哭平陽夫人貴人大赦境內殊死貴嬪皇后殿後庭廷尉:「聖王愛國皇天天生使父母使殿黎元百姓上天蒼生引領息肩高祖皇帝痛心疾首皇后群臣南北之前足以萬國可以十二陛下殿四十疾疫死亡父母若是詔旨中宮新立大難太宗高祖之後四海天下露臺歷代不朽四百陛下所有不過太宗匈奴南越而已孝文陛下如此所以昧死顏色。」大怒:「殿殿妻子使。」逍遙中堂:「社稷陛下上訴陛下陛下:'地下。'陛下何如!」及至左右不能在後左右於是逍遙中堂

  即位長安長安率眾大都:「大眾在外長安長安大王輕騎。」前鋒大都安南大將軍五千將軍長安焚燒諸軍退逍遙率眾戰敗入粟平陽

  流星牽牛紫微光照平陽三十二十七平陽哭聲晝夜不止公卿問曰:「有所。」博士:「後庭亡國陛下。」:「陰陽人事!」猛獸害人不得哭聲後宮無序

  太尉相國於是百官太師丞相自大司馬以上遠遊中軍冠軍大將軍二千諸子左右二十萬戶內史內史四十三單于左右十萬都尉吏部左右尚書以下位次僕射御史大夫丞相大將軍尚書延年尚書太師太傅太保司徒司空司馬

  復次新豐長安長史:「司馬鄴君臣不同致死將軍!」:「司馬馬蹄刀刃而後。」數百西敗績:「不用以至於!」於是臨刑:「將軍誅戮忿顏面瞬息世間袁紹將軍覆亡恨不得見大司馬無知將軍黃泉使將軍不得。」:「。」司馬曜:「不容。」

  八十遣使:「長安國家小丑足以將軍貝丘。」於是

  大怒驚悸攻城

  相國丞相相國平陽地震義人大赦境內建元東宮殿在地太師太傅太保:「主上殿下眾望王公莫不相國人臣主上發明東宮太宰大將軍以為羽翼事勢殿下不得不得而已在於精兵五千相國輕佻刺客大將軍殿下有意精兵便雲龍宿倒戈奉迎司馬。」

  其二左右貴嬪月光月華數月月光皇后

  東宮舍人謀反於是詔獄使監守東宮憂懼所為自陳諸子王粲

  青州刺史陽關太守齊魯之間四十西平陰臨河歸於臨淄於是石勒

  河南將軍進攻滎陽將軍

  皇后皇后貴妃皇后貴嬪皇后祿大夫於是太尉司馬司空尚書遜位御史大夫三司

  長安:「強盛。」

  皇后淫穢自殺追念姿色

  上黨陽曲遣使:「長安國家長安陽曲天時人事。」

  平陽地震東宮廣袤

  進軍靈武進攻太守太守於是所在

  武庫陷入中宮僕射黃門後宮群臣皆因愛憎功臣奸佞小人便二千軍旅將士後宮僮僕千萬子弟布衣內史長者三十良善內外

  :「主上殿下父子四海蒼生主上一旦風塵殿下寒心殿下高祖主上大將軍相見主上太上皇大將軍皇太子單于重兵以此舉事何不禽獸父親其一之後主上殿下兄弟東宮相國單于武陵兄弟三月。《春秋:'蔓草不可!'主上主上主上殿下成造採納殿下不信大將軍從事司馬歸善可知。」:「?」?:「。」:「無疑親舊。」於是流涕叩頭:「?」:「大人。」:「相國何不:'死罪主上聖性殿下骨肉詿。'」許諾不同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