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一百〇五 載記第五 石勒下 Volume 105 Records 5: Shi Le Part Two

石勒

  殊死百姓孝悌孤老春秋列國改稱元年始建社稷宗廟東西從事參軍經學祭酒參軍祭酒史學祭酒遊擊祭酒胡人門生胡人不得衣冠華族胡為國人遣使州郡勸課農桑執法單于諸軍將軍擊刺記室上党》,大夫大將軍起居注》,參軍單于》。朝會天子禮樂威儀冠冕從容可觀群臣論功:「孤起十六文武將士征伐莫不身見輕重死事一等足以存亡。」國人

  十一洛陽

  徐州刺史遣使前鋒使東平三百大怒

  大雨中山尤甚山谷渤海

  攻陷設備大敗

  天子禮樂

  使步騎長史妻子譙城封丘

  朝臣上士三百崇仁大夫宮殿法令乘馬車門大怒執法:「夫人天下宮闕之間入門?」:「乘馬不可。」:「胡人。」

  使俘獲牛馬二十

  五品九品執法執法士族選舉州郡賢良直言武勇從事一部二千丞相

  下令:「去年所在皇天洛陽太極建德殿。」從事使工匠五千妻子上書自陳以為和氣所致一口一百四十

  臣下輿冠軍將軍其弟左右中郎將三萬於是幽州遼西巴西陷於

  將軍中原善於以南歸順:「邊患幽州墳墓感恩。」參軍使方物使五十休息

  從事營建殿殿太常

  建德校尉:「度量衡。」未詳以為參軍:「王莽。」兵亂之後定式中有大錢三十:「。」十三篆書不可因此公私人情一千二百八百百姓四千二千十數不行洛陽

  門童新蔡內史周密遣使:「天下將軍。」遣使

  勒令武鄉耆舊平生鄰居迭相父老:「壯士何以布衣崇信天下!」使:「往日毒手。」第一參軍都尉:「武鄉豐沛萬歲之後魂靈三世。」百姓於是重制宗廟數年

  車騎將軍三萬鮮卑離石俘獲牛馬

  世子世子領軍

  中外堅守於是將軍將軍列侯攻陷Ξ妻子三千兗州刺史鄒山退下邳琅邪內史琅邪

  清河長史參政世子威重使:「遊俠門客百餘社稷以便國家。」不時因此之間長史朝臣莫不

  西將軍將軍退壽春境內十二文殿豫州於是之間

  中外步騎疾疫未及太守長廣太守將軍河西三萬青州刺史:「使牧人無人。」男女七百青州

  刺史武將襄城俘獲

  參軍清貧章武內史衣冠大驚:「參軍!」誠樸然而:「無道資財。」:「。」叩頭:「書生。」車馬衣服三百

  都尉下邳將軍彭城內史東莞太守東海太守

  親臨大小學生文學軍旅儒生史書帝王善惡儒士莫不使漢書》,大驚:「成天!」:「。」天資如此

  揚州下邳自下

  河內太守新安五千兵戈河東弘農百姓無聊

  勸課大夫使者都尉州郡核定戶籍勸課農桑農桑五大

  使延壽俘獲萬餘攻陷將軍大敗內史進攻俘獲男女二千

  近郊主簿:「馬刺倉卒帝王孫策枯木馳騁。」:「文書。」:「不用忠臣。」朝服關內於是朝臣忠言

  都尉許昌攻陷兗州刺史鄒山西中郎將刺史上黨內史滎陽長史二千於是

  洛陽單于功臣三十九置於建德殿桑梓

  檢察繒帛金銀永昌以為都尉關內記室參軍不平因此發怒退攘袂仰視不顧因而:「!」於是妻子

  鄴宮世子家室左右衣物萬人車騎五十四祭酒

  壽春五千京師

  太守將軍下邳內史以下

  河南太守

  將軍王國以南彭城內史石城攻陷

  勒令州郡發掘骸骨暴露記室參軍九流

  茌平以為龍飛革命陰精殿下天人。」於是大赦太和

  豫州刺史壽春淮上將軍王國以南南陽都尉襄陽遣使壽春壽春百姓陷於萬餘

  洛陽滎陽太守太守國大洛陽左右長史司馬:「乘勝爭鋒未可千里不支不可萬全大業。」大怒於是:「洛陽庸人不可十萬洛陽送死冀州席捲以為何如?」:「不能無能三時天下一舉機會所謂。」:「。」佛圖澄:「大軍。」使內外戒嚴豫州刺史眾會滎陽使石門中軍步騎自大以為神靈:「洛水其次洛陽。」諸軍七千守軍舉手:「!」出於之間西左右:「可以!」步騎萬人宣陽門太極殿三萬西其中八千西前鋒大戰西陽門甲胄出自夾擊斬首五萬下令:「獲之將士歸命。」使東石

  使:「歸命面目。」以前

  長安

  巡行引見高年孝悌文學遠近宣告隱諱使區區

  主簿傳國玉璽太子進攻河西俘獲數萬涼州駿遣使方物十五冀州

  群臣功業徽號乾坤於是皇帝尊號群臣天王皇帝宣王元王王后世子太子中外諸軍大將軍單于將軍太原小子將軍南陽中山太尉尚書中山河東彭城冀州刺史齊王將軍將軍長史尚書僕射長史僕射吏部尚書司馬司馬從事郎中尚書參軍秘書監論功封爵開國公文二十一二十四二十六二十二其餘文武參議旗幟:「疑難大事東堂要務尚書避寒。」

  忠於本朝及其諸子至親百餘

  群臣尊號皇帝大赦境內建平國都臨漳追尊高祖世宗皇帝皇太后文武皇后昭儀夫人貴嬪貴人列侯華視淑媛容華美人賢淑

  荊州監軍南蠻校尉襄陽退樊城使旗幟無人使觀察:「自愛堅守。」使晝夜不絕中郎將以為武昌襄陽無私百姓將軍石城襄陽百姓樊城

  秦州刺史司馬隴右涼州秦州五千雍州

  :「忿不宜死事邂逅。」一口高句麗肅慎宇文涼州駿長史高昌于闐鄯善大宛使方物荊州長史江南珍寶秦州鹿荊州甘露遐方百姓去年調特赦涼州殊死涼州郎中綿遣使駿武威涼州公卿日蝕正殿公卿州郡祠堂皆除有益百姓更為祠堂

  鄴宮廷尉上書大怒:「不得!」御史:「陛下天資忠臣不可奈何一旦直言!」:「為人不得如是豈不人家天下。」公卿賢良方正直言郎中舉人薦引西大雨中山西北百餘公卿:「天意。」於是少府使者鄴宮規模

  梓潼建平

  成周洛陽御史洛陽

  高句麗宇文使:「自古何等?」:「陛下神武籌略超絕可比軒轅!」:「豈不北面爭先中原未知鹿大丈夫行事日月皎然不能司馬父子孤兒寡婦天下之間軒轅!」群臣萬歲

  將軍攻克馬頭將軍南沙俘獲五千退樊城襄陽攻陷

  暴風大雨建德殿西門西平地洿行人禽獸太原樂平武鄉廣平鹿樹木東堂:「歷代?」:「天地未始所以去年寒食歷代或者以為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