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一百一十六 載記第十六 姚弋仲 姚襄 姚萇 Volume 116 Records 16: Yao Yizhong; Yao Xiang; Yao Chang

姚萇

  南安苗裔西戎其後之間漢中西侯馬漢朝冠軍將軍西校尉歸順南安玄孫西將軍校尉西產業永嘉之亂數萬自稱西校尉雍州刺史扶風

  西將軍襄公:「十萬高一正是行權洿豪強心腹。」安西將軍後晉豫州刺史上疏:「晉朝太后忠於陛下。」

  豪傑關東眾數清河武將西大都自立正色:「奈何把臂受託!」大都冠軍大將軍鯁直威儀回避公卿武城寵姬迫脅左右叩頭流血左右剛直

  滎陽八千輕騎不時引入領軍:「覓食存亡。」左右引見:「乃至小時不能使好人輔相天下煩憂思歸所行前鋒使一舉。」尊卑使西大將軍:「?」於是策馬殿西平

  率眾次於丞相:「。」之一

  博學文才以為尚書郎:「正是不足。」以為參軍寬恕如此

  四十二諸子:「中原無主自古以來未有天子便竭盡無為。」遣使使大都諸軍車騎大將軍三司單于高陵七十三

  入關為生所得天水追諡皇帝廟號始祖高陵五百

  第五十七才藝明察百姓使將軍校尉豫州刺史新昌遣使將軍刺史丘縣

  發喪陽平三千太原長史天水司馬略陽成為南安略陽前部後部太原略陽王權參軍滎陽始發高昌中流其弟以免譙城豫州刺史壽春一面便平生

  好學談論中軍將軍揚州刺史威名刺客刺客將軍五千使將軍劉啟國內:「舉動自由。」:「將軍在於。」:「縱放小人盜竊王臣若是?」:「將軍威武自強為難自衛。」:「。」擊破關中率眾北伐要擊大敗使淮南劉啟淮南盱眙勸課農桑遣使建鄴罪狀自陳

  內史吏部尚書中軍將軍自稱大將軍單于進攻於是許昌河東洛陽長史:「天下效力不可河北遠略。」:「洛陽山河洛陽然後大業。」:「!」

  西大將軍桓溫江陵伊水北山百姓妻子五千四千前後所在賓士所得莫不如此弘農桓溫:「神明孫策。」如是

  關中使將軍招集歸附五萬率眾西苻堅沙門智通:「黎元。」三原二十七晉升元年追諡武王東城

  第二十修行征伐洛陽酋長侍立:「如此。」中流:「何以?」:「令兄!」

  苻堅武將將軍河東武威巴西扶風太守刺史武將步兵校尉大功

  左右苻堅將軍梁州諸軍:「建業假人山南。」將軍:「戲言陛下。」默然

  淮南長安慕容司馬長史謝罪西乾等五萬天水:「將軍威靈豪傑不可拯救。」太元自稱大將軍單于萬年大赦境內年號行事天水南安左右長史南安左右司馬天水從事延年參軍

  慕容苻堅西遣使苻堅安定萬戶不能

  長安進趨:「咸陽天下。」:「懷舊成事東歸然後垂拱血刃坐定天下。」將軍三千長安司馬率眾安定

  苻堅慕容走入長安校尉尚書趙遷皇甫祿大夫扶風太守文武數百將軍吳忠

  慕容車騎大將軍蓋率五萬平南蓋率

  率眾長安空虛長安扶風眾數漢中進攻

  太元十一皇帝位於長安大赦國號大秦長安皇后皇太子百官故事安定五千長安校尉長安

  安定鮮卑秦州苻堅秦州刺史王統天水略陽萬餘將士南安:「俊傑秦州不能三分鼎足珠玉以至於陛下秦州。」尚書郎隴右諸軍西將軍秦州刺史校尉

  安定德政時弊

  秦州》。太子長安相距太守慕容遣使尚書僕射:「陛下。」:「時機自行正當不能深入之間。」次於率眾大戰士馬苻堅鞭撻無數衣裳慕容西將軍率眾

  關西雄傑天下一旦積年遠近冠軍子弟軍糧征伐天大責罰後宮珍寶戎事一味二等士卒太學先賢之後

  敦煌:「?」:「之後友人隴西。」都尉

  進逼安定決戰:「窮寇兵家之下。」於是尚書安定夜襲大界:「怒氣未可。」安定使鎮安安定安于

  社稷長安百姓七十德行大夫

  :「窮寇歷年奸雄所在?」:「主上賢能大業不成!」:「窮寇奸雄所在?」:「天府主上十分所在可慮不足智勇至尊霸王驅除然後大業有餘一同海內年間主上英武可謂天下有餘德行厲兵秣馬天機不成腰斬。」關內

  率眾將軍自稱大將軍沖天數萬安北群臣:「陛下六十六百?」:「非常控制遠近羽翼長安東北。」於是時眾不滿二千數萬首尾不絕喜色:「惡相乘勝席捲一舉巢穴東北。」數百其後擾亂鎮遠平遠步騎首級萬餘:「智勇一時一方千里智力。」不可

  戰功:「。」:「少來如此六百三萬事業!」

  三千將軍刺史鎮遠將軍金城太守

  太常:「陛下小節駕馭群雄高祖輕慢。」:「未有其一!」

  五千安西將軍

  私仇

  馬頭:「失利。」:「遲緩虛實連結變成禍難所以使其事。」大敗退數百:「不信何以!」從而

  太子:「便。」長安

  大敗安定置酒:「武王至今陛下。」:「不如十萬天下爭衡講論駕馭英雄收羅大眾上下所以建立功業賢者中一。」群臣萬歲

  學官有所考試優劣將軍六千使車騎將軍高平

  長安太子:「王統為人。」於是王統:「王統兄弟遠志秦朝天下奈何便令人喪氣!」

  征伐世世

  :「太子遐邇領英遠近所知太子可以威武。」:「。」因襲使長安

  

  平遠將軍校尉三千大敗將軍

  長安至於輿苻堅天官使者數百走入宮人:「正中。」出血驚悸出血狂言陛下。」長安太尉尚書僕射僕射尚書:「骨肉大臣四者無憂。」太元十八六十四在位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