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一百二十五 載記第二十五 乞伏國仁 乞伏乾歸 乞伏熾磐 馮跋 Volume 125 Records 25: Qifu Guoren; Qifu Gangui; Qifu Chipan; Feng Ba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乞伏 乞伏 乞伏 〈()〉

  乞伏隴西鮮卑有如三部漠北陰山神龜:「善神便開路惡神不通。」俄而不見小兒乞伏老父老父欣然有所善騎射五百四部乞伏可汗非人其後五世泰始五千鮮卑鹿萬餘高平迭相攻擊鹿南奔略陽高平鮮卑尉遲三萬鮮卑萬餘叔父師傅國政將軍胡為將軍便胡為將軍大寒石勒孤山大寒苻堅王統左右:「分散。」單于長安叔父勇士俄而鮮卑隴右使都督西諸軍西將軍勇士

  壽春將軍領先叔父隴西置酒攘袂大言:「名號疆宇遠略騷動蒼生中國何以難以諸君一方。」招集姚萇:「姿烏合之眾可謂先達見機英豪豈可!」太元十年自稱大都大將軍單于建元建義引出勇士上將軍武城漢陽天水略陽白馬十二勇士

  鮮卑率眾五千明年南安四面:「先人不可餌敵軍法所謂。」於是五千不意大敗南安與其率眾三萬將軍刺史

  遣使使大都都督諸軍大將軍單于三萬鮮卑大人三部高平鮮卑東胡來襲相遇大戰三千五千三部率眾建義將軍將軍將軍

  將軍七千部將官位鮮卑弟子部落五千

  太元十三在位烈王廟號

  仁弟度量群臣公府長君大都大將軍單于河南境內改元太初王后丞相將軍南梁刺史御史大夫金城

  太元十四遣使大將軍單于金城率眾七千二部五千於是吐谷渾大人遣使方物鮮卑鹿率眾官爵隴西太守自稱建國將軍賢王擊敗既而將軍

  遣使鮮卑安陽退攻陷金城呂光退使歸路甲胄戰敗將士死者萬餘

  遣使大都隴右河西諸軍丞相大將軍河南姚興遣使官司東平長公主王后將軍乞伏益州冠軍

  步騎:「聚眾自焚。」於是涼州乞伏秦州乞伏益州將軍益州平川退:「神武姿隴右東征西討席捲聲光將軍致命秦州奈何便面目項羽監軍成功將軍所聞古人!」:「所以秦州未知何如!」益州大敗七千於是隴西巴西

  太元十七境內殊死以下長子尚書長史尚書僕射長史僕射吏部尚書為主尚書為兵尚書民部尚書三公尚書侍中一如晉文故事單于大將軍

  天水乞伏益州:「益州戰功常有必將專任有所。」:「益州專擅。」於是長史散騎常侍司馬至大益州自矜不為將士解甲:「軍事!」:「將軍專征奈何解甲將軍。」益州:「烏合之眾理應決戰有方不足。」率眾益州:「以至於將士何為。」

  禿

  呂光率眾十萬:「將至陛下姿開業遐邇東夏八百不忍一時國家愛子退。」既而

  乞伏乞伏益州不平呂光成紀不從:「官渡劉玄白帝權略全州不足乘勝可以得志。」:「。」隆安元年使前鋒:「事勢逃命死中求生正在今日四面相去遼遠山河不周其一退。」反間成紀

  禿遣使使乞伏益州攻克俘獲萬餘益州慕容冠軍吐谷渾至於白蘭遣使謝罪方物鮮卑河內五千

  所居姚興率眾五萬南安次於隴西潛師:「以來乘機無遺姚興中國軍勢山川無從平川存亡一舉姚興關中。」於是慕容中軍輕騎軍勢俄而大風中軍交戰金城:「非命諸君非時今人不得西西安土保全妻子。」:「杖策南奔古人父子有心死生陛下。」:「自古無不廢興復有何為公等自愛寄食餘年。」於是大哭數百禿鹿

  遣使鹿鹿:「不能負荷大業顛覆鹿父子威名姚興兄弟不害。」於是兄弟西平長安姚興都督河南諸軍鎮遠將軍河州刺史歸還長史司馬公卿大將降號

  興元西平長安姚興以為將軍太守遣使散騎常侍賢王河西龍頭吐谷渾俘獲萬餘率眾西既而地震姚興西為主尚書建武將軍西校尉

  長安兵亂七千築城攻克遣使告之鮮卑五千龍馬三萬:「運籌瓦解世祖天命不可符籙不可乘機聖人三萬可以陛下應運四海鵠望固守不以社稷大位。」義熙境內改元更始百官公卿本位

  薄地率眾尚書部落隴西攻克姚興金城乞伏金城太守攻克略陽南安隴西五千姚興未能西更為遣使使散騎常侍都督隴西匈奴諸軍西大將軍河州單于河南權宜

  與其次子中軍步騎禿太子嶺南牛馬攻克四千三千步騎三萬西次於南奔公府清水歸入三千吐谷渾阿若赤水

  公府諸子公府大夏公府南山歸於元王在位二十四

  長子臨機權略過人姚興禿鹿西平以為將軍太守建武將軍西校尉太子冠軍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尚書姚興遣使西將軍賢王平昌大將軍

  義熙大赦改元永康相國御史大夫中尉尚書僕射尚書侍中散騎常侍黃門左右常侍侍郎

  義熙乞伏吐谷渾三千石川男女萬餘石城萬餘將士:「憑險除滅有征無戰輿!」於是進攻首級四千七百隴右安北冠軍吐谷渾俘獲吐谷渾前後俘獲男女八千

  十年五色南山以為群臣:「今年應有王業!」於是四方禿西征:「可以!」步騎樂都禿樂都論功平遠五千與其文武百姓萬餘大將軍文武百官禿王后

  十一攻克沮渠蒙遜太守沮渠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