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十八上 本紀第十八上: 武宗 Volume 18 Annals 18: Wuz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武宗至道皇帝第五皇后元和六月十二東宮長慶元年三月本名開成三司檢校吏部尚書百官逐月文宗追悔太子敬宗皇太子開成十月正月文宗宰相樞密劉弘皇太子中尉矯詔十六:「不能大臣神器昌圖軍國政事便勾當中外皇太子師資至公。」兵士十六百官東宮殿使尉遲文宗遺詔皇帝宰相十四正殿二十七安王文宗太子王妃失寵楊妃王妃太子開成安王武宗欲歸安王舊事

  二月追諡皇太后正殿中尉楚國中尉韓國太常戶部尚書二月十五皇帝降生休假一日

  三月宮人朔望刑法便

  五月六月十二皇帝慶陽太后武宗:「神道二十聖靈不安未合陰陽避忌有所不移典禮。」名曰:「今年二月給與公事商量二百。」

  七月檢校禮部尚書華州刺史中書侍郎

  八月十七文宗皇帝樞密劉弘禁軍文宗倒戈鹵簿使兵部尚書山陵使鹵簿諸軍伏誅侍郎檢校吏部尚書刺史湖南團練觀察使中書侍郎檢校兵部尚書刺史防禦觀察使御史杭州刺史節度使豪傑數百兵士

  九月淮南節度使檢校尚書僕射李德裕吏部尚書侍郎宣武節度使檢校吏部尚書汴州刺史淮南好道道士歸真八十一殿道場殿九天受法拾遺上疏不宜崇信

  十一月轉運使江淮節度使三軍留後

  會昌元年正月壬寅庚戌丹鳳大赦

  二月壬寅淮南節度使檢校吏部尚書中書侍郎:「南宮職分因循戶部諸軍束手閒居今後公幹相當轉授。」車駕昆明僕射

  三月湖南觀察使潮州司馬觀察使端州司馬杭州刺史李德裕司空三月壬申宰相李德裕:「皇帝恢復中興。」:「。」不行晉國太師山南東道靈符

  四月:「《實錄史官重修不得。」李德裕宗廟其父不善實錄朝野

  五月辛未:「六典》,諫議大夫大曆侍郎有所''。大臣補過拾遺張衡侍郎帷幄從容諷諫大臣任重老成諫議大夫舊制分為左右出入御史大夫大夫官名。」

  六月禿庚子五更流星五十兵馬留後檢校工部尚書大都長史節度使故事宰相時政史館衡山道士劉玄祿大夫學士先生道士趙歸真修法補闕上疏河南府:「中外論事有所今後御史臺』,不得』。事關軍國在此事實奉公反問告示中外明知。」

  七月北方流星天良關東江左大水之間

  八月回鶻可汗遣使本國可汗可汗本國太和公主南投大國首領宰相部下西防禦使德城公主牛羊供給大將軍王會宗正公主

  九月幽州留後三軍十月幽州使言行不可

  十月兵馬使車駕咸陽

  十一月丁酉壬寅東北山崩五十六太和公主遣使自稱可汗使

  十二月實錄體例:「公卿聞見史冊在外傳聞便今後實錄公卿論事不行乖僻啟事有著耳目史書實錄當時今後實錄章奏朝廷知者如此愛憎不行褒貶。」李德裕實錄不善武宗

  正月丙申三司幽州大都長史幽州盧龍節度大使使檢校散騎常侍幽州司馬使留後百官宰相左右僕射

  二月丙寅:「元和河東鳳翔州縣戶部二千五百吏部數百以為戶部零碎不時觀察使破用不及所以實物及時觀察判官月支年終戶部貪求今年前件戶部衣食清廉。」太子太師致仕南詔遣使

  三月遣使回紇可汗節度使祿大夫檢校尚書僕射單于大都御史大夫彭城開國食邑二千檢校僕射太原北京留守河東節度內觀處置使回紇太原

  四月祿大夫司空侍郎李德裕祿大夫僕射侍郎祿大夫中書侍郎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太子太保牛僧孺尊號文武皇帝戊寅殿十四改用二十三中尉宰相減削禁軍草料:「軍人。」宰相李德裕其事:「奸人。」中尉:「出自宰相施行公等安得?」惶恐:「元日殿百官宰相之內便侍立大慶萬邦宰相介胄至尊退殿宰相香案殿侍立。」回紇侵擾:「勸課敕命遵行州縣禁斷。」

  五月慶陽百官三百素食京兆府不用使回紇大將將軍二千六百中人慰勞宰相李德裕司徒太子太師致仕

  六月甲子火星丙寅太白回紇二千六百京師檢校工部尚書歸義軍使懷化賜姓名曰回紇宰相歸義軍使檢校散騎常侍賜姓名曰

  七月滿

  八月回紇可汗北川出師雁門回紇首領幽州將軍回紇內地牛僧孺公卿可否:「固守關防。」宰相李德裕:「強弱可見不顧成敗忿入侵出師示弱退便。」天子以為徵發太原節度使回紇南面招討使幽州盧龍節度使檢校工部尚書回紇東面招討使河西党項回紇西南招討使太原皇子昌樂公主第二壽春公主第三公主麟德殿室韋首領十五太原回紇四十俘虜公主牛羊

  「為人父母好生黷武不幸邊境之間不到給以前後遣使勞問交馳小小侵擾可汗朝廷大臣四方懷疑忿興師使回來可汗劫奪未知如何行止之間遷徙隨逐水草逼近殺戮至多牛羊黎庶所以中朝大臣:『回紇大義。』因此懷柔情深可汗京城知人誠懇自行事機不能可汗良圖後悔。」

  太原室韋沙陀三部前鋒大同清朝沙陀六千回紇党項十月吐蕃贊普遣使弔祭涇陽鹿諫議大夫等於:「陛下停止。」諫官宰相:「諫官庶幾。」

  正月宿銀州刺史本州銀川使清朝檢校太子賓客大將軍沙陀党項處分

  二月百官不得京城皇城不得依舊太原:「至大回鶻牙帳大敗回鶻可汗太和公主。」殿

  「格言回鶻結怨近鄰潛師瓦解種族原野至於可汗逃走自立沙漠邊陲章表使全盛哀鳴去歲潛入牛馬逼近城池可汗破敗姻親河東節度使乘機制勝以為前鋒帳下彀中儲備太和公主居處不同情義豺狼再見宮闕宗廟宿皇太后歸寧回紇破滅兵馬使河東立功將士優厚處分東都功德回紇回紇摩尼錢物功德使御史臺京兆府差官點檢不得人影錢物摩尼寺僧。」

  刺史德行使祿大夫檢校散騎常侍刺史御史大夫西城中防禦使檢校尚書僕射檢校尚書僕射如故使可汗回鶻太和公主歸國差人公主回鶻使太原公主可汗黑車出兵

  三月太和公主京師百官章敬寺四月節度使三軍為兵留後遣使洛陽尚書御史臺武官會議

  五月節度使隨身不過六十使不得四十經略不得三十:「不宜中原親王兵馬罷兵。」李德裕以為內地跋扈朝廷不可武宗:「後悔。」諫官上疏不可相繼

  六月西神龍中尉楚國

  七月戊子宰相:「秋色進軍幽州回鶻遣使諭旨軍情今日聖旨使商量體勢負氣不安不如兵部侍郎判官分明相稱。」:「不如回去。」奉使

  八月壬戌火星七月赤色動搖十六輿萬年縣使僕射檢校司空河中御史大夫河中節度觀察使

  九月

  「天下風俗大同安生法度至於亂紀古今大義

  節度海岱爪牙問罪一境離心危機歸命以南之上招致一方戾氣跋扈無上自居妄作妖言朝廷接壤陰謀哀鳴邪僻使朝服近臣官爵在身官爵節度使節度使王室任重任職形於色橫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