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六十 列傳第十: 宗室 (太祖諸子 代祖諸子) Volume 60 Biographies 10: Members of the Imperial Family (All Descendents of Taizu and Daizu)

永安 淮安神通      孝友 孝義

 
 平王  子思   

 武王 河間    廬江

 淮陽王道 江夏王 隴西

永安高祖從父梁州刺史謀殺隋文帝高祖即位追封武德元年永安金剛夏縣縣令自稱行軍工部尚書內史侍郎尉遲大戰夏縣敗績歸國高祖不得招魂大將軍道立高平永徽刺史

淮安神通高祖從父海州刺史武德追封鄭王神通隋末京師神通潛入山南京師大俠河東崇禮遣使連結平陽公主神通自稱關中道行長史崇禮司馬令狐德棻記室高祖祿大夫京師宗正武德元年大將軍康王淮安山東道安大使宇文魏縣不能聊城神通進兵聊城神通不受使黃門侍郎神通:「兵士暴露正當攻取國威以為受降何以?」:「建德之間危迫!」神通既而神通刺史神通堅守神通建德退建德山東城邑建德神通退保建德建德河北道尚書僕射太宗大將軍貞觀元年三司五百太宗功臣:「公等封邑不能各自。」神通:「房玄齡刀筆第一不服。」:「有心叔父未嘗履行山東未定建德南侵全軍翻動叔父望風籌謀帷幄社稷所以蕭何汗馬第一叔父至親不可。」太宗司空十四河間大行僕射開山民部尚書襄公高祖十一長子武德高密淄川廣平孝友河間清河孝義西

高祖受禪天下未定宗室天下孩童太宗即位宗正:「天下便?」尚書僕射:「往古封王兩漢兄弟宗室疏遠非有大功不得所以親疏一切封王天下至公。」太宗:「天下百姓百姓。」於是宗室唯有封王知名

神通逃難山谷綿山中人間乞丐其父其父神通大夫高祖受禪刺史貞觀都督都督容貌親友不復太宗都督遣使党項國威李靖吐谷渾赤水道行朝廷党項党項首領拓拔:「吐谷渾党項軍用將軍。」歃血無備牛羊於是屯兵不能大敗死者數萬退保涼州都督禮部尚書

好學屬文高宗給事益州大都長史臨朝將軍光宅元年敬業揚州作亂大將軍揚州行軍督軍敬業潤州其弟屯兵淮陰梁山尉遲:「窮寇殊死殺傷大軍揚州勢必。」使司馬:「何以不如淮陰淮陰楚州開門官軍然後進兵高郵江都。」進兵壓伏官軍登山數百日暮淮陰敬業官軍流星敬業乘勝敬業窘迫與其妻子揚州敬業大將軍大將軍吳國素有名望承嗣垂拱刺史承嗣使誣告益州:「常在月中天分。」儋州景雲益州大都曾孫

神通義寧祿大夫安吉武德元年突厥可汗率眾出兵斬首五百二千沙河達官可汗乘馬揚州大都居人丹陽貞觀宗正辭職太宗縑帛輿引入紫微殿輿三司永徽七十三司空荊州都督陪葬武德次子知名至少臨川幽州都督垂拱開元宗正

平王高祖從父三司武德追封義寧祿大夫武德元年刑部侍郎以降率眾伏兵官軍敗績士卒守備突厥中流大將軍

武德范陽貞觀刺史麟德賜死

原州都督長史

子思高宗江都革命宗室神龍宗正隴西封二益州長史開元羽林大將軍更加封二大將軍開元秦州都督陪葬丹青迄今將軍山水

垂拱揚州參軍

武德新興貞觀十一涼州都督

先天殿雍州長史威名新興附會太平公主伏誅:「。」尚書郎澤州刺史

武德長樂有人高祖:「古風?」禮部尚書宗室王公涼州都督百餘左右行旅太宗即位交通境外反叛宇文都督其事縊殺

武王高祖從父朔州領軍大將軍武德追封西平義寧太常突厥可汗數百祿方物高祖刑部侍郎金剛稽胡

河間高祖京師祿大夫山南道大使出於巴蜀三十進擊:「食人。」:「不可?」相繼武德信州江陵高祖改信夔州使舟楫教習巴蜀首領子弟左右以為道行水陸十二進軍江陵水城所得:「賊船?」:「不然南極攻城援兵內外進退不可舟楫江州進兵。」救兵巴陵狐疑不敢內外於是高祖荊州使畫工於是創立百姓道行尚書僕射尚未遣使撫慰嶺南四十九江東發兵壽陽行軍元帥荊州九江李靖節度取水變為在座失色舉止自若:「禍福以致之後。」識度當時水軍博望步騎堅壁使奇兵糧道不動明日羸兵使敗走大敗梁山乘勝梁山死者陸軍李靖廣陵窮蹙丹陽及其僕射西門江南第一二部奴婢七百金寶東南道行尚書僕射揚州大都江淮嶺南統攝自大群雄太宗謀臣猛將有別方面聲名威名鎮遠石頭自衛宗正封一二百貞觀禮部尚書功臣河間刺史長孫無忌刺史歌姬舞女有餘然而寬恕退讓驕矜太宗宗室悵然:「居宅而已歿之後諸子不才他人。」十四五十太宗舉哀司空揚州都督陪葬配享高祖

崇義刺史益州大都長史威名宗正

次子乾封都督勞問三百將軍檢校雍州長史為人酒肆:「微賤不及長幼外人出入便從此。」高宗洛陽:「關中不可之外有利不須。」臨朝戶部尚書垂拱大將軍秋官尚書永昌元年幽州都督酷吏

武德尚書刺史

京城祿大夫武德元年漢陽突厥高祖使布帛數萬可汗箕踞遣使左右:「前來。」大怒自若不為不可威脅將軍衛尉荊州都督清靜攻擊遣使威德相次歸附太宗即位長史長命御史大夫貞觀刺史散騎常侍

垂拱冬官尚書

廬江高祖從父將軍追封濟南武德元年信州廬江幽州大都朝廷領軍將軍勇力倚仗結婚心腹太子建成建成舍人以為紿:「京都未可知大王懿親數萬使太子齊王大王?」相與北齊刺史曹參:「奉詔發兵改易法度權宜應變定眾刺史徵兵何以保全?」:「?」:「山東建德首領退居使所在不從隨便誅戮河北呼吸然後突厥太原大王洛陽西潼關天下。」以內翻覆不能:「禁錮使無能族滅富貴禍福如是?」:「討賊。」西面數百披甲門外相遇:「自取塗炭?」倒戈一時:「小人。」縊殺四十一京師

艾人亡命進逼夏縣遣使率眾歸國將軍幽州突厥邀擊二千五千高祖殿:「出血建德李靖發憤一時流血古人不可。」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