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七十三 列傳第二十三: 薛收 姚思廉 顏師古 令狐德棻 孔穎達 Volume 73 Biographies 23: Xue Shou, Yao Silian, Yan Shigu, Linghu Defen, Kong Yingda

  從子

 姚思廉 顏師古

 令狐德棻   李延壽 

 孔穎達  司馬 

蒲州內史侍郎從父十二屬文大業秀才陽山蒲州遣人生母歸國記室房玄齡太宗召見經略縱橫府主簿東道大行郎中太宗專任征伐出於言辭宿馬上點竄太宗建德以為退形勢:「據有東都府庫江淮精銳患者在於是以所持不可建德軍旅相連河北之間戰鬥出兵大王親率堂堂建德自下不過退自守之下。」太宗建德東都太宗宮室後主人力奢侈:「唐堯露台自古如此後主不能使瓦解後代所致。」太宗記室參軍太宗上將尚書第一太宗高祖白魚不復其二武德文學學士房玄齡心腹上書太宗:「心膽今日明珠比來黃金四十雅意。」太宗遣使臨問相望輿太宗生平流涕年三十太宗親自哀慟左右從父:「共事軍旅從容何嘗經略襟抱疾苦一朝萬古追尋傷懷兒子幼小壁立未知何處安置安撫。」使弔祭三百學士形像太宗:「故人。」房玄齡:「。」平生貞觀定州刺史永徽太常陪葬文集

侍郎文學齊名河東」。最小武德秘書太宗參軍記室文學學士心腹敬畏權勢:「記室不可不可。」太宗東宮太子舍人軍國東宮文翰稱職

好學屬文太宗王女和靜太子舍人晉書》。高宗即位給事二十六上書君臣政體及時得失高宗舍人學士修國史中書省盤石內史侍郎未嘗流涕永徽明年黃門侍郎檢校太子庶子文辭智周刺史侍郎舊制乘馬刺史西侍郎上官伏誅文章上元大夫中書侍郎高宗溫泉酋長以為族類上疏文學政理:「多人。」永隆太子庶子高宗東都太子京師太子臨行:「關西不得。」於是學士上疏太子高宗遣使弘道元年金紫光祿大夫致仕六十二祿大夫秦州都督陪葬乾陵文集四十文學知名三教》,大夫從子

進士舍人大夫知名同在為時景龍諫議大夫學士博雅隸書貞觀永徽之際褚遂良書跡魏徵圖籍舊跡模仿當時古蹟睿宗留意小學於是招引公主中書侍郎中書侍郎日用參知政事睿宗禮讓:「出自令德一朝師長清濁聖朝。」戶部尚書前面日用政事散騎常侍工部禮部尚書睿宗晉國封三太子睿宗宮中伏誅賜死萬年縣公主將軍駙馬都尉安邑封四特免晉州員外自殺開元十六公主駙馬都尉祿員外旬日暴卒

姚思廉雍州萬年吏部尚書太子舍人秘書丞三代吳興關中其父傳家未嘗家人產業揚州主簿漢王參軍解職臨終繼母河間司法遺言》、《》。煬帝起居舍人》。京城殿厲聲:「公舉匡王不宜無禮。」於是高祖至順閣下:「忠烈仁者!」高祖受禪文學太宗洛陽太宗從容:「姚思廉兵刃大節古人何以!」三百:「節義。」文學學士太宗春宮太子洗馬貞觀著作學士形像十八學士》,文學:「苦精實錄臨危。」秘書監魏徵推究顧野王梁書五十、《陳書三十魏徵總論編次五百散騎常侍禮遇得失直言太宗九成:「離宮所為。」太宗:「便游賞。」五十散騎常侍豐城十一太宗一日太常舍人

師古雍州萬年黃門侍郎琅邪江左關中學藝武德王府記室參軍師古傳家博覽詁訓屬文仁壽尚書安養尚書僕射師古:「安養何以?」師古:「。」高祖有所綴文使親暱長安十年不得調教授

起義師古長春大夫京城敦煌公府文學起居舍人舍人機密軍國師古政理太宗中書侍郎琅邪去職中書侍郎太宗經籍久遠文字訛謬師古秘書五經》,師古太宗傳習師古古今意表莫不於是散騎常侍天下學者貞觀秘書所有剖析後進師古富商引進納賄郴州刺史太宗學識居官自取使不忍遐棄。」於是以為秘書師古驅策任用杜絕賓客葛巾搜求古蹟奉詔博士五禮》,十一,《東宮師古班固漢書》,解釋學者太宗師古二百良馬十五太宗泰山公卿博士太常禮部侍郎令狐德棻封禪使參考異端師古:「封禪十一參詳以為適中。」於是公卿可否師古然而不行師古秘書監學士十九六十五六十漢書》,大行永徽師古上師高宗秘書五十

師古學業武德房玄齡學士貞觀諫議大夫拾遺補闕諍臣禮部侍郎疾病太宗使醫藥師古不勝師古叔父武德刺史臨沂強暴風俗撫卹境內大行:「性行愛人赤子非時。」高祖鄆州刺史漢書十二學者師古漢書》,

令狐德棻宜州原人燉煌河西文史早知大業就職淮安神通太平自稱記室參軍高祖入關丞相記室武德元年起居舍人秘書丞藝文》。高祖:「丈夫婦人高大?」:「所以古人東晉江左正位之後尊嚴衣服近事。」高祖喪亂經籍遺書楷書繕寫數年從容高祖:「近代正史大業離亂當今耳目十數事蹟湮沒受禪國家功業文史何以愚見。」高祖

序言史官記事得失變通所以將來伏羲以降兩漢三國受命載籍乘機世相淮海莫不正朔綿徽號定禮至於發跡奇士立言然而簡牘遺風給事敬業著作秘書丞令狐德棻舍人顏師古大理舍人太子洗馬太子吏部郎中秘書丞魏徵修齊秘書監給事中歐文學姚思廉舊聞書法

數年不能貞觀太宗修撰令德秘書岑文本舍人李百藥修齊著作姚思廉秘書監魏徵尚書僕射房玄齡總監既有魏收詳備不復殿御史崔仁師武德修撰禮部侍郎修國史彭陽十年四百十一氏族二百十五太子庶子除名十八刺史公事晉書》,房玄齡修撰當時十八為首體制取決秘書

永徽元年定律禮部侍郎學士監修國史五代史志》。太常學士高宗嗣位留心學士中華殿問曰:「何者王道霸道先後?」:「王道霸道王道王道為難。」高宗:「所行?」:「其事以此當今天下合於古道要道過於。」高宗:「無為。」問曰:「何以何以?」:「《:『罪人。』誅戮所以。」高宗國子祭酒貞觀十三以後實錄四百學士高宗實錄三十龍朔致仕金紫光祿大夫乾封元年八十四暮年著述國家修撰參預

武德李延壽前後修撰國史頗為當時

大業河陽賓客太宗洛陽言辭洛陽懼罪姓名自號先生鹿貞觀主簿崔仁師慕容善行敬播史學宿太宗房玄齡:「重罪天子坦然危懼。」著作衛尉太宗武功定海不暇詩書數年之後留情文史敘事天才宏麗玄遠貞觀十三上疏編錄太宗不許隋代舊事東都三十著作

蘇州給事黃門侍郎秘書學士永徽起居郎修國史太宗實錄二十大夫學士武德貞觀國史八十大夫餘杭五百龍朔郎中漢書古今二十長安天官侍郎

李延壽隴西貞觀太子學士著作敬播五代史志》,晉書》,御史台主簿直國史延壽太宗三十修國史調露高宗》,五十延壽南北》,一百八

、《、《》,並行

孔穎達冀州後魏青州曹參就學左氏》、《尚書》、《》、《毛詩》、《禮記》,屬文海內質疑意表不可還家教授大業河內博士煬帝東都秘書學士少年宿儒刺客禮部尚書太學助教太宗平王文學學士武德博士貞觀曲阜轉給太宗即位留心忠言太宗問曰:「《論語:『不能。』何謂?」:「聖人不能能事才藝以為非唯帝王如此帝王內蘊神明使不可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