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七十五 列傳第二十五: 蘇世長 韋雲起 孫伏伽 張玄素 Volume 75 Biographies 25: Su Shizhang, Wei Yunqi, Sun Fujia, Zhang Xuans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雍州武功後魏散騎常侍刺史周武帝長年上書武帝:「?」:「孝經》、《論語》。」武帝:「《孝經》、《論語?」:「《孝經:『不敢鰥寡。』《論語:『。』」武帝讀書其父歿武帝號泣武帝隋文帝受禪便宜頗有補益超遷長安大業使江都煬帝發喪慟哭路人太子太保僕射襄陽高祖不從使者武德洛陽歸降京師高祖:「自古帝王受命逐鹿獲鹿之後忿陛下天順施惠安得管仲武功死亡聖朝陛下天恩使。」高祖玉山玄武引見平生高祖:「諂佞正直?」:「。」高祖:「?」:「洛陽天下陛下使漢南天意有所人事。」高祖大笑:「忠貞鄭國信義。」:「聖旨奉詔竇融河西山南歸國。」諫議大夫涇陽禽獸高祖朝臣:「今日?」長進:「陛下遊獵不滿大樂。」高祖既而:「?」:「陛下。」突厥武功戶口武功:「突厥陛下發言畋獵非但有所不足百姓何以?」高祖殿:「殿隋煬帝?」高祖:「豈不殿何須煬帝?」:「不知鹿琉璃並非受命帝王愛民所為若是陛下武功陪侍陛下風霜以為不堪陛下儉約天下之內雕飾寧可?」高祖州長祭酒文學學士房玄齡十八圖畫文學:「超然正色。」貞觀突厥不受朝廷巴州刺史溺水嗜酒威儀犯法引咎於都不勝以為

高宗王府司馬年少舉事不法正色王府官屬高宗荊州大都長史高宗使所在荊州上疏:「遠方珍異道路聖人愛人小人。」高宗慰勉永淳雍州長史關中人相盜賊縱橫嚴明日內臨朝工部尚書西京留守天賦時尚檢校西苑:「。」文昌載初元年文昌依舊政事地官尚書謝恩便不能輿八十五輟朝舉哀觀風百官三司益州都督八百八百弔祭太常酷吏嶺南官爵景龍元年追贈司空

開元王府長史

雍州萬年伯父武德國子祭酒綿刺史開皇文帝問曰:「便可言。」兵部侍郎應聲:「未嘗公主婿要職陛下便。」:「藥石師友。」仁壽在朝文武舉人舍人大業改為上疏:「今朝之內多山門戶朋黨朝政所以痛心扼腕不能朋黨姓名。」煬帝大理推究於是朋黨赤水契丹突厥契丹部落可汗處分分為二十相去不得鼓聲公使走馬之後中有於是突厥仰視契丹本事突厥猜忌使突厥柳城高麗交易中有使漏洩契丹退還五十宿契丹男女女子突厥男子煬帝大喜百官:「起用突厥契丹奇譎文武親自。」御史:「內史侍郎虞世基樞要隆重御史大夫維持內外四方不為陛下發兵懸殊使官軍失利。」大理善果:「朝政妄作威權。」大理煬帝揚州長安入關長樂義寧元年陽城縣武德元年三司大發:「國家喪亂之後百姓流離安養關內京邑盩厔藍田朝夕極為京城之內連結國家之後乘虛一旦千里山川無能有餘度外愚見勸農安人和眾關中自然有餘之後一舉便未可。」突厥九州兵馬便宜從事西刺史如故夔州刺史都督懷柔益州民部尚書轉行兵部尚書僕射殺戮因此凶暴不從營私交通太子益州疑雲堂弟親族東宮設備而後不信問曰:「詔書何在?」:「建成奉詔。」年少太學博士及時:「如是自取富貴以此。」垂拱華州刺史太子

侍郎地官尚書垂拱格式》,損益甚為承嗣三思當朝宰相承嗣不為左右:「權貴。」:「吉凶大丈夫豈能。」酷吏儋州神龍

武城大業自大萬年縣武德元年三事其一

天子諍臣無道天下無道陷於不可不可以此後主所以天下當時直言不受盛唐功過夏禹天下戶口盜賊不覺知者朝臣不敢使嚴父直言賞罰人人樂業搖動所以前朝變更師古陛下晉陽天下響應旋踵大位陛下天下不知陛下天子富有天下史書史書竹帛恣情四時天理安得非時妄動陛下二十龍飛二十一前朝少年事務今日相國參軍牟子琵琶長安弓箭之下莫非莫非王臣」,陛下有所不得陛下陛下天下幸甚

其二

百戲散樂不可太常官司人間婦女五百五月玄武遊戲子孫後代:「。」從小至於。《論語:「。」:「。」以此愚見天下不勝幸甚

其三

性相:「同道同事。」以此皇太子左右不可愚見但是無賴家門不能奢華聲色歌舞不得使悅耳至於拾遺補闕決不往古近代至於子孫不孝兄弟離間莫不左右陛下賢才以為皇太子如此克隆盤石

高祖典籍臣僕漢高祖反正忠臣結舌一言嘆息不能天道勉力公卿直言萬年縣慷慨詞義懇切得失迴避非有利行御史頒示遠近。」三百軍國多事繁重改革高祖高祖:「隋末無道上下驕矜諂佞盡忠使社稷傾危反正安人守成虛心接待盡忠可謂俯首而已!」平王建德大赦天下既而

自古格言:「不信食言。」論語一言出口不及以此出口不可陛下光臨群生臣妾一發使不惑陛下雲雨公私不免天下更新以此但是即便建德部下陛下本心子細推尋之內無罪:「渠魁。」渠魁為首渠魁古人:「狗吠。」東都建德部下陛下有人陛下以此無罪:「。」上古以來所以天子難得天下威權四方既定設法陛下使天下百姓:「王道蕩蕩王道平平。」賞罰貴賤聖人無限親疏愚見建德天下幸甚

諫官高祖

太宗即位樂安縣貞觀元年大理太宗上書:「千金以此天下不可天子居處社稷生靈大計古人:『。』陛下走馬近臣陛下有所何者史冊顯揚所以聖躬不可後代只是少年天子今日陛下社稷天下愚見不可。」太宗刑部郎中大理民部侍郎十四大理刺史永徽年老致仕顯慶

蒲州鄉人隋末建德攻陷號泣:「若是大王天下四方如何使善人解體?」建德御史不受江都黃門侍郎建德都督參軍太宗即位召見:「自古以來未有喪亂使至於一日多虧乃至乖謬賢良高居奉職隋末沸騰天下不過十數全身思歸知人不能陛下危亡一日何以!」太宗御史給事貞觀洛陽殿巡幸上書

微臣秦始皇及其逆天害人天下不可神祇不可儉約可以陛下東都未有何須不可陛下東都層樓殿天下同心侈靡不可巡幸勞役過度不可百姓之後財力天恩生計三五年間奈何不可漢高祖洛陽一言西豈不貢賦形勝不如關內陛下斟酌事宜不可殿所有豫章二千生鐵便行一破壞數百終日不過二十十萬過於解體陛下功力何如瘡痍以此煬帝陛下無為天下幸甚

太宗:「不如煬帝何如?」:「殿所謂同歸陛下東都太上皇大殿焚燬陛下不宜不行天下謳歌至德舊制復興年間何以昭示子孫四海?」太宗:「思量至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