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七十七 列傳第二十七: 韋挺 楊纂 劉德威 閻立德 柳亨 崔義玄 Volume 77 Biographies 27: Wei Ting, Yang Zuan, Liu Dewei, Yan Lide, Liu Heng, Cui Yixuan

 

      

  

 閻立

     

 

目录
1
2
3
4 閻立
5
6

雍州萬年民部尚書太子高祖京城隴西公府祭酒武德太子檢校太子高祖避暑上書太子異端慶州刺史楊文伏誅東宮太宗東宮郎中貞觀尚書吏部侍郎黃門侍郎御史大夫太宗齊王房玄齡魏徵顧問政事令狐德棻等同氏族》,太宗:「御史大夫左右大臣無為!」:「不足陛下高位之上立功。」太宗不許祿大夫黃門侍郎太子過失太宗中書侍郎漏洩太宗:「不忍。」太常大夫監察御史太宗周密宰相十九遼東使太宗經略高麗因此太宗:「幽州以北二千州縣資糧為此使軍用不乏」。人部侍郎崔仁師使文武使二百二百河北節度以便行事太宗幽州司馬幽州造船幽州八百:「之外壅塞。」以北不可發春轉運大兵軍糧太宗:「十九大舉二十無謂。」軍糧:「工匠造船方知不得便平夷幽州至公陛下明年。」太宗大怒御史唐臨洛陽白衣前軍兵士大軍高麗新城鄰接日夜戰鬥鼓噪不絕不堪不平失職術士公孫自縊城中太宗象州刺史五十八

永徽江夏王得罪婿盧龍將軍高麗高麗襲擊中郎將經略苦戰退蘭州刺史吐蕃邊患高宗涼州大都司馬刺史守禦將軍檢校羽林軍事儀鳳吐蕃檢校涼州鎮守兵馬臨朝吏部尚書司空高宗山陵祿大夫改為天官尚書一千五品武職甚為當時垂拱元年十月道行突厥明年六月文昌依舊辭職不許於是潤州刺史明年上疏於是安息道行三十六吐蕃吐蕃不支高昌天大逗留伏法

學業音律上元吏部郎中太常當時調宴會增損以為稱職吏部


華陰雍州刺史溫州刺史時務琅邪顏師古燉煌令狐德棻友善大業進士司法蒲城義軍渡河長春御史上書郎中貞觀長安長安婦人為人不得伏誅太宗過誤吏部侍郎河南道巡察大使獲罪尚書所在吏部侍郎前後人倫稱為然而文雅酷吏時任頗為太常雍州祿大夫尚書檢校雍州戶部尚書永徽幽州天時雍州長史刺史

尚書大業萬年長安使使留守高祖受禪隋代清河太子舍人貞觀兵部員外西河道行軍長史舍人太宗遼東文武兵部侍郎參謀馬步二十四太宗盡力居多敬宗:「。」宰相定州皇太子唯有褚遂良敬宗在行二十中書侍郎明年祿大夫節度於是破處焉耆支部龜茲于闐凱旋未及太宗晏駕大臣刺史永徽蘭州

武德永徽吏部郎中孝敬皇太子舍人麟德東嶽荊州司馬高宗吏部五品上官後母夫人同宗又稱遷西侍郎乾封至德李安等同東西政事總章元年汴州刺史

天時醫術兄弟之後父子子孫不合供奉:「尚書本朝離間骨肉搖動後主喪亡族誅庭訓門風刑戮四海從容褒貶之外年代耳目兄弟子孫不得京官侍衛。」於是刺史州長梓州司馬刺史刺史宣州刺史


徐州彭城父子姿魁偉大業祿大夫討賊鎮守武德元年戰敗高祖將軍滕縣南侵司馬齊王百姓相率高祖勞問虛實利害高祖彭城未幾檢校大理建德刑部侍郎壽縣貞觀大理祿大夫綿刺史著稱百姓立碑檢校益州大都長史十一大理太宗:「近來刑網安在?」:「主上臣下三等便所以各自非有使畏罪所致陛下今日。」太宗刑部尚書檢校雍州十七濟州齊王長史濟州遣使便河南兵馬經略十八刺史同州刺史永徽七十一禮部尚書幽州陪葬所得宗親

祖母隋末道路鄉里負載天下西長安湯藥:「孝順貫徹幽微顧念宿疾。」貞觀郎將去職跣足流血行路不許永徽大匠檢校彭城歿嗚咽流涕早亡繼母壽縣憂懼容色繼母友愛所得祿俸妻子未嘗介意同居二百無間工部尚書檢校大將軍儀鳳吐蕃涼州行軍青海後期永隆工部尚書刺史睿宗以後追贈尚書僕射

參軍吐蕃號哭晝夜不止吐蕃其父徒跣萬里彭城朝野彭州長史任城永昌遇害遠近奔走相率功德以為長史祈福為人如此從子開元舍人太子庶子

從父文明潤州司馬敬業作亂率眾潤州刺史固守敬業:「效命州城朝廷不能偷生宗族一身今日。」敬業大怒江都近親不得梓州長史刺史宗族刺史二十

閻立
閻立雍州萬年殿關中工藝知名立德傳家武德立德輿人稱貞觀太安高祖立德營山大匠貞觀十年文德皇后司空怠慢解職刺史十三大匠十八高麗東西二百泥淖人馬立德造橋太宗賞賜工部尚書二十三司空太宗山陵顯慶元年吏部尚書將軍突厥淮陽春官尚書皇室大怒率眾攻陷突厥百官然後其三

顯慶大匠後代立德工部尚書兄弟總章元年陵縣圖畫寫真。《十八學士貞觀功臣》,並立太宗學士泛舟中有隨波太宗外傳:「畫師閻立本。」為主郎中奔走流汗俯伏瞻望不勝愧赧退子曰:「讀書丹青莫大。」不能樞密歷任將軍立功塞外善於圖畫宰輔千字文:「宣威沙漠丹青。」咸亨元年改為


蒲州尚書僕射太常新城隋末縣長陷於歸國郎中容貌魁偉高祖殿之外中郎將陵縣未幾刺史數年調太宗南山召見哀矜北門引見祿大夫祿太宗:「情素宿為人交遊過多。」此後杜絕賓客節儉職事太宗以此二十三祿大夫太常萬年檢校刺史永徽禮部尚書幽州

貞觀御史畋獵居人太宗:「不能匡正。」范進:「房玄齡陛下不能畋獵?」太宗大怒:「?」:「陛下。」太宗高宗尚書揚州大都長史

使高麗哀號貞觀舍人以外皇太子兵部侍郎皇后中書侍郎永徽褚遂良監修國史而後憂懼上疏請辭樞密吏部尚書愛州刺史敬宗宮掖褚遂良朋黨高宗遣使愛州甚為當時傷痛神龍褚遂良官爵子孫親屬當時

開元舍人:「褚遂良五家子孫唯有曾孫陛下先天宰相執政故鄉後嗣鄉里曾孫。」敕令輿

景雲曹參政事刺史太平公主上疏

不可不可補過是以危殆不當慷慨關心夢寐利於社稷便於神龍以來作孽法網擅權出於賞罰章程商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