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七十八 列傳第二十八: 于志寧 高季輔 張行成 Volume 78 Biographies 28: Yu Zhining, Gao Jifu, Zhang Xingche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雍州高陵太師文公曾孫宣道內史舍人大業縣長山東鄉里高祖入關長春迎接高祖有名禮遇祿大夫太宗道行元帥記室開山太宗上將從事侍從征伐文學學士貞觀中書侍郎太宗殿不見:「所以。」太宗散騎常侍太子庶子昭王始祖房玄齡以為建議以為遠祖不可始祖太宗功臣刺史上疏太宗:「太子輔弼成王幼小師傅正道成性皇太子正道使邪僻。」二十太宗黃金三百十四太子明年喪禮太宗中書侍郎岑文本:「忠孝輔弼不可私情。」就職

皇太子營造不止所為不法上書

弘道恣情敗德是以凌雲於是,《呂望莫不盡忠竭誠無窮以為美談東宮營建修造財帛土木不停王法往來出入監門宿不知不見爪牙在外在內何以臣下朝歌回車墨翟孔丘先聖以為以為鼓聲大樂便不出股慄心戰往年聖旨懇切在於殿下不可至於微臣不得驅馳宮闕所有管見生路罪人逆耳,《春秋藥石停工萬國

閹官左右上書

稽古聰明開元莫不驅除不肖在於左右親近威權以為禍福趙高加以掌權使屏氣襁褓高齊閹官朝政吹噓重臣鼻息山嶽銅山是以骨鯁不見顛覆使退德行區區古人所以殿下憲章使一色上心輕忽便是綱紀不立取笑職掌門外使主司供奉往來出入宮中行路以為君子小人聖心眾望

不悅驅使不許突厥上書

上天日月明君至聖輔佐是以文帝莫不懇切宿輔導歷代賢君莫不丁寧太子海內獸醫尊親撫養突厥得以禮教不可忠孝是非無益盛德驚駭不安臣下殿下股肱殿下臣下股肱是以苦口逆耳古人誹謗

大怒刺客潛入不忍其事太宗:「規諫。」庶子令狐德棻高宗皇太子太子庶子未幾永徽元年祿大夫燕國公監修國史洛陽誣告太尉長孫無忌詔令不待時而斬決上疏

陛下功臣誣告賞罰誣告便破家不待之類較量秋分萬物生育行刑傷春左傳子曰:「。」順天禮記·月令:「孟春囹圄桎梏。」漢書董仲舒:「有所天道天道陰陽大夏生育空虛不用以此見天。」陛下使舉動天時刑罰陰陽宿於是風雨青陽生長肅殺古人生靈幸甚

衡山公主長孫吉禮上疏

明君所以記事大小善惡簡牘褒貶人倫萬古範圍衡山公主禮記:「十五二十二十三。」鄭玄:「遭喪。」。《春秋:「魯莊公。」杜預:「母喪失禮。」是非不待臣下:「之後。」漢文創製天下百姓至於公主縱使之內成婚非唯禮經人情不可陛下名教苦難高宗孝文國家公主

於是公主然後尚書僕射太子

顯慶元年太子太傅僕射:「以來基址新營田園有餘。」致仕尚書僕射太子太師高宗庶人長孫無忌褚遂良不從敬宗勸請兩端敬宗長孫無忌詔獄免職榮州刺史麟德元年華州刺史年老致仕七十八幽州都督上元祿大夫太子太師雅愛賓客接引後進文筆不能有所以此前後格式、《五經義疏賞賜不可二十立政太僕玄孫

德州太守萬年好學武藝母喪武德甚為歸附武陟率眾曹參貞觀監察御史彈糾舍人

太宗近臣時政損益

陛下平定九州富有四海然而簡易使深刻奉公未有聖明尚書責成屬於使溫厚清潔樸素好惡使廉恥親族利慾清淨自然禮節於是禍亂



聖躬節儉驅使人主不成邦本儲蓄休息自古常事之外徭役帝京非一江南河北差等勞逸



公主封邑足以資用俸祿足以慼慼儉約追求尚且黎庶由於



祿妻子賢達匱乏中庸巡察繼軌不能何以戶口倉廩祿使得然後



元曉懿親陛下友愛古昔禮儀瞻望答拜家人如此顛倒昭穆訓誡

太宗十七太子庶子上疏時政得失:「藥石藥石。」十八祿大夫吏部侍郎太宗一面二十二檢校吏部尚書監修國史永徽祿大夫太子刺史宗正使進食增損五十八舉哀三司荊州都督

正業舍人上官

定州河間門人:「方正廊廟。」大業孝廉員外以為尚書宋州制舉雍州富平縣主簿滿殿御史太宗以為房玄齡:「古今用人媒介。」太宗山東關中同異:「天子四海不當東西如是。」太宗十萬給事太宗:「所以不能恣情取樂當年苦心蒼生為人豈不公等漢高祖天下四海。」退上書:「失道天下沸騰陛下反正生人塗炭君臣陛下含光規模文武臨朝與其較量至尊臣下四時』;天下』。菹醢。」太宗刑部侍郎太子太宗東征皇太子定州成本太子:「還鄉。」於是先人鄉人馬龍太子召見任職太子使太宗三百河南巡察大使檢校尚書太宗太子上疏:「皇太子以為皇太子春宮日月未幾決斷政理京師重鎮四方盛德與其公道?」太宗以為祿大夫二十三刑部尚書太宗高宗即位太極殿北平監修國史晉州高宗成對:「轉動安靜晉州地動天道人事較量昭然作戒大臣陰謀在於陛下陛下地震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