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八十八 列傳第三十八: 韋思謙 陸元方 蘇瑰 Volume 88 Biographies 38: Wei Siqian, Lu Yuanfang, Su Gu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鄭州本名天父故稱其先京兆襄陽進士應城調公事殿舊制吏部尚書:“自居大德。” 監察御史由是知名:“御史不動搖山嶽震懾州縣曠職。”譯語其事同州刺史不得清水:“便大丈夫正色明目張膽報國不能碌碌妻子。”皇甫公義檢校王府長史:“。”郎中

永淳尚書御史大夫將軍御史高宗應對:“知事不能自理眩惑非常不盡。”縱橫高宗王公答曰:“奈何耳目獨立。”:“陛下不惜陛下微臣。”朝廷肅然

臨朝宗正官名改易改為光宅元年大夫大夫御史抗禮以為:“國家自有差等奈何姑息?”垂拱納言致仕大夫永昌元年九月幽州都督

恭謹繼母進士王府參軍中文出於辭藻一時太子議郎儀鳳五月皇太子太子聲色上書

太子所以宗廟萬國四海殿下姿天皇殿下殿下使無不無不

夫君孔子:“百姓不足百姓不足?”有水不能黎庶貧窶朝夕遑遑可哀稼穡艱難天皇所以北極殿下所以東宮天下天下百姓百姓社稷不得百姓帝王不能明君知人知人天下不以四海之外西干戈日用千里有勞三農不遑稼穡殿下在於盡孝在家不可以不可以聖上留神殿下豈不任情

北門之內造作倡優不息鼓吹小人左右奉承顏色能不莫不由此不加使後悔?《:“無益有益。”無益不可

所以滿所以。”不可不慎滿溢不可。《:“君子終日。 ”敬慎在於可以祿殿下姿天下天下豈可不為盡善盡美久之博覽經書屏退聲色靜默無為寡欲非禮非法居處節儉畋獵不為正人便使遠近內外可以聖人業者

太子太子用心浮躁靈台

調露東宮烏程風化大行長壽舍人天官屬文迅捷軍國大事下筆起草大臣刺史未幾復舊天官久之太子刺史長安天官侍郎修國史以來天官海內侍郎依舊修國史神龍張易之失實伏誅眾議以為神色當時刺史秘書員外修國史實錄五百天皇》,光祿大夫黃門侍郎依舊修國史傷悼久之其弟刺史黃門侍郎如此秘書監子長員外

異母私自察知進士雙流萊蕪舍人去職:“往日忠孝陛下。’兄弟舍人兄弟自相替代。”即日舍人

學校頹廢刑法上疏

古先哲王學官掌教六行六藝三教人道。《禮記:“化人。”太學庠序諸子大夫歲入小學十五太學春秋》、《》,冬夏》、《》。是以天子以至於庶人未有不須

國家永淳二十國學胄子儒學章句後進考試之際何以從政垂拱之後文明盛典際會加以讒邪凶黨妄執威權正直死亡道路罕有至公偷安使綱領不振選舉經術使海內騷然不安州縣官僚貪鄙不可陛下庠序學校即令王公子弟不容求仕國學服膺尊尚講說使有所發揚道德於是乎四海之內然後調安樂居人相與樂業百姓桑梓貧窶今天戶口過半調不足故知進德而已

衣冠千載以為美談伏惟陛下獨有論法未盡主司亂視陛下未能本源前事天下陛下本心使四海九泉不識大綱陛下始末而言其事

之後刑獄用法連坐數年不絕使伺隙豺狼共相不勝便公卿道路籍籍皋陶定刑塞責陛下仁慈便周密其實於是族滅不可勝言宿申報成功當時羅織其中得罪被告便甘心故知傷人陛下昭然之類相次伏誅遐邇朝野之際陛下省察菹醢及其欲望聖代安可陛下而後得罪怨氣怨氣上達欲望不可

陛下天地大德雷雨歸罪垂拱大辟輕重昭蘇伏法追還官爵沾恩如此天下陛下幽明歡欣和氣和氣下降風雨風雨五穀太平陛下

秋官侍郎侍郎長安州縣官吏納言夏官尚書:“不能使止息戶口未免使陛下臨朝以為夙夜慚惶不知當今要務富國安人富國安人擇刺朝廷莫不內官再三比來風俗由於賢良率先濟人有所補益。”:“為此?”率先:“機密承乏。”於是檢校汴州刺史

無幾政事祭酒檢校刺史刺史州長太仆吏部神龍刺史黃門侍郎修文學士

景龍兵部尚書寺觀封邑上疏

故知立國儲蓄陰陽運數非人力所能及大水不能此時不至於陛下倉庫之內尋常用度不支有水徵發何以倉庫政化而是

營造寺觀百十三五萬餘計都資財千萬轉運不停廢人農務:“無益有益異物用物。 ”玄旨歸於空寂修心定慧諸法有為土木雕刻殫竭人力壯麗降伏身心蟄蟲種類每日殺傷連年如此損害可知聖人慈悲不然目前世俗眾僧府庫聖人福田修法饑餒夷狄資糧陛下龍象伽藍豈能萬分之一道法既有在生極為陛下豈可不深

戶部六十一百二十每年調不過百萬八十國家何以山河經綸然後宗廟功臣定天下當時二十尋常百家國家太半資用有餘國家不足有餘奢侈不足或是或是奴仆州縣凡是不勝侵擾裹頭百姓遠近復有更生紛紛貧乏百姓何以不得侵擾蘇息

安人安人天下自理鄉曲然後州郡州郡然後然後天朝甚深孔子:“不可使。”用人不可不深此道人之常情而今接踵比肩文武內外上下將軍怯弱喪亡無限員外府庫倉儲國家大事唯有任用賢人君子所以遁跡賢人君子正直賢者不可復出賢者退欲求安化不可不安陛下安可不深刺史縣令近年京官聲望吏部暮年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