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十二 列傳第六十二: 李暠 李麟 李國貞 李峘 李巨 Volume 112 Biographies 62: Li Gao, Li Lin, Li Guozhen, Li Huan, Li J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淮安神通玄孫清河少孤睿宗衛尉丁憂去職柴毀家人未嘗開元汝州刺史肅然每月東都往來微行如此太常黃門侍郎太原太原諸軍節度使太原舊俗僧徒近郊鳥獸如是積年土人」。死人侵害遠近前後官吏不能禁止申明不再發兵捕殺久之太常旬日工部尚書東都留守

開元二十一正月:「邊鄙受命當時工部尚書領袖朝廷金城公主公卿豈能吐蕃使發遣。」信物覿二千五彩金城公主今年九月一日吐蕃使既而吐蕃使劍南河西西:「兩國和好無相。」使奉使稱職吏部尚書吏部參雜難以區分兵部官告至今

風儀威重朝廷宰相武都太子六十益州大都

淮安神通刺史無學嚴整開元二十四刺史天寶犁鏵平陸河北平陸縣光祿大夫河南貶官竟陵太守至德太子賓客刑部尚書鳳翔太常京兆尹官吏清廉晚年太子太傅宗正上元五月輟朝一日:「金紫光祿大夫太子太傅宗正宗室士林楨幹清廉獨斷剛毅周行中外威名神州喉舌調師傅從容師長官僚松柏太子太師。」

江陵苛刻江陵縣蘇州刺史政聲李希烈背叛節度數出朝廷江陵軍民母喪江陵御史節度行軍司馬刺史御史招討使檢校常侍西叛亂前後經略使征討奴婢作坊親屬歸還南人廣州刺史御史大夫嶺南節度觀察使會安經略使正平相次州縣狼藉流於勸導百姓茅屋瓦舍瓊州陷於遣使瓊州都督所在宗正檢校工部尚書華州節度華州刺史潼關防禦鎮國使檢校戶部尚書御史大夫

貞元十年節度使檢校兵部尚書刺史成軍節度觀察使御史大夫數百以資軍食十二檢校僕射十三四月五十九司空布帛方面為時

大將軍舍人容貌三十周旋俯仰可觀建中元年八月

皇室太宗開元按察使精選潤州刺史江南東道按察使刺史益州大都長史御史大夫劍南節度按察使誠信稱為戶部尚書

京兆府開元二十二宗室異能殿御史戶部吏部員外天寶元年郎中諫議大夫河西隴右西黜陟使給事兵部侍郎楊國忠專權不悅知禮俄而御史大夫十一光祿大夫國子祭酒十四七月河東太守河東道使祿朝廷儒者將軍祭酒渭源縣六月玄宗奔赴成都戶部侍郎尚書至德正月宰相鳳翔俄而玄宗宗室其事十一月金紫光祿大夫刑部尚書

張皇干預朝政殿肅宗天下兵馬元帥行軍司馬宰相威權傾心正身依附不悅乾元元年政事太子八月六十六太子太傅二百京兆府差官護送好學皇朝五十

淮安神通淄川曾孫州長本名剛正安定扶風參軍稱職乾元長安河南史思明元帥河陽官吏數月京兆尹上元改成御史大夫劍南節度使殿八月戶部尚書御史大夫西北庭興平節度行營兵馬河中節度處置使河中觀察處置使如故

百姓饑饉難為聚斂將士未報左右:「何苦如是有所。」信宿城門左右:「不能安可!」左右回避麾下所在:「陳請不堪將士。」引退:「今日!」三大

有風清白守法急於追贈揚州大都

貞元刺史寶貨由是潤州刺史鹽鐵使恩澤德宗西布衣詣闕罪狀德宗坑殺天下切齒之一名曰隨身」;雜類名曰健兒」。德宗潤州鎮海節度使鹽鐵使利權節度

即位倔強僕射判官留後既而遷延使不悅將士冬衣監軍使使鎮將刺史於是常州刺史傳檄鎮將湖州鎮將蘇州刺史鎮將船舷

宣州富饒兵馬使三千密謀六十七」、「將士自縊紛紛枕藉死者不可

宰相親疏未定兵部郎中問曰:「大功?」:「大功堂兄弟淮安神通之下淮安大功不可以。」:「兄弟?」:「兄弟兄弟削籍。」宰相以為元惡而已

太宗第三第三安王天寶南宮余年父喪王子趙國楊國忠出於郎中睢陽太守太守兄弟十四京師祿玄宗奔赴侍郎御史大夫蜀郡太守劍南節度使成都健兒不從兵馬使金紫光祿大夫鳳翔太守肅宗兄弟戶部尚書御史大夫京兆尹兄弟

乾元御史大夫淮南江南江西節度觀察處置使宋州刺史河南異志淮南節度使密詔揚州長史景山景山壽春渡江丹陽袁州司馬寶應追贈揚州大都

戶部尚書吏部尚書政事戶部侍郎光祿大夫兄弟同居長興兩國十六十二榮耀刺史

樂善下士少有高陵知名萬年河南太守將軍京兆府所在天寶十三六十楊國忠歸咎京兆尹長沙太守京師百姓:「。」得人如此至德朝廷扶風太守御史大夫至德十二月:「光祿大夫禮部尚書光祿大夫御史大夫京兆尹。」乾元:「朝廷宗室中書侍郎。」第五拜相軍國大事諸公由是

行軍司馬官軍人間是非御史臺大理寺推斷未了不問輕重一時釋放違者每日天下事處分便出入然後施行叩頭專權正直變革以此行軍司馬歸本由是

鳳翔頗為劫掠平人州縣不能興縣擒獲飛龍使之上監察御史其事詔令御史刑部侍郎李曄大理三司三司不已詔令御史歸罪有情不能定刑使不順告急肅宗:「已知出去。」:「。」有頃附會中人端州高要郴州桂陽鳳翔李曄除名流播數人:「不守國法陛下御史臺。」刺史散騎常侍擇木:「專權御史臺刺史自覺用法。」擇木:「專權陛下。」

代宗即位節度江陵江淮使禮部尚書宗正輿山路京師黃門侍郎故事政事堂海內宰相詔命政事堂宰相常參諫官人數

東京數百深刻處死天下三司使:「輕重若一處死陛下國家羯胡無不二京南巡衣冠陛下親戚子孫明王渠魁河北官吏自新叛逆困獸猶鬥數萬!」不識大體變通全活此類政事太子吏部尚書江淮洪州明年檢校兵部尚書衢州刺史永泰七月五十八

曾祖父高祖第十四第二果決涉獵屬文開元天寶西太守皇太子婿詔獄京兆往來由是貶義司馬御史楊慎李林甫構陷得罪黨史伏法相識安置夷陵太守祿東京玄宗將帥善騎射謀略玄宗京師楊國忠相識:「如此小兒得令見人!」不得玄宗使玄宗敕令宰相亭午:「比來?」:「不知相公手打?」太守御史大夫河南節度使翌日官銜玄宗:「得令?」即日御史大夫:「艱難不知何以取信?」玄宗嶺南節度使黔中節度使趙國南陽節度使節度潁川太守御史:「足以補過何以?」玄宗:「隨宜處置。」內鄉南陽解圍趙國南陽章服效力命令復位

至德太子十月西京留守御史大夫四月太子河南東京留守尚書省使城市橋梁出入頗有不睦皇后從父宗正其所刺史劍南東川節度兵馬使梓州刺史段子節度使綿蒼黃

宗室好學五十太學聽受來朝貞元王府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