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十八 列傳第六十八: 元載 王昂 李少良 王縉 楊炎 黎幹 庾準 Volume 118 Biographies 68: Yuan Zai, Wan Gang, Li Shaoliang, Wang Jin, Yang Yan, Li Gan, Yu Zhun







鳳翔岐山寒微員外不理產業自幼屬文博覽學道徒步天寶玄宗崇奉道教學者邠州監察御史使黔中判官大理評事東都留守判官大理

肅宗即位急於軍務廉使江左蘇州刺史江東使祠部員外洪州刺史郎中肅宗使御史數月戶部侍郎支使轉運使朝廷肅宗幸臣海內京兆屬國懇辭翌日轉運使如故旬日肅宗晏駕代宗即位國勢上前中書侍郎集賢殿大學士修國史祿大夫許昌轉運使職務負荷大位友善使天下元帥行軍司馬廣德元年輿恩寵以是有所信任封人上方而已

魚朝恩專權驕橫天下大將同謀三月伏法支使第五志氣自若是非以為文武城中南北二甲當時近郊宿別墅一百不法無度方面引用結子貨賄公行近年以來未有人相日益縱橫代宗君臣

河中中都魚朝恩盈滿建中大略河東京師精兵五萬中都四方以為河中經營

節度之後以為西不足西刺史河西隴右要害上前:「國家西吐蕃沙堡原州其間原州西肥水吐蕃西故地原州早霜可以西原州青海不二大軍以為根本石門峻嶺不可羽翼靈武形勢然後隴右以至安西西戎朝廷。」地形密使原州檢校僕射神功:「興師陛下書生舉國。」遲疑得罪

文武以下吏部兵部便不得歸於駁正封人上前數人公府道路不敢之內平素交友道義

代宗十二三月庚辰殿大將軍政事主事吏部尚書受任天下不敢專斷共事御史大夫散騎常侍兵部侍郎禮部侍郎諫議大夫推究出自使伏罪宦官將軍省事:「急於時政中書侍郎正直未能上面夜行典章納受貿提防使賞罰差謬君臣之間申明知人不明中外。」:「侍郎附會奸邪阿諛讒佞使諸軍刺史赴任南面股肱哲人使。」承旨:「大臣。」聽命

長子揚州曹參得罪命中使揚州賜死次子祠部員外次子秘書校書郎賜死真一收入掖庭開元河西節度使威勢聚斂財貨征求音樂

相位四海珍異不可輕浮不及兄弟天倫無愧得罪行路使陰陽萬年縣父母墳墓大寧安仁載籍五百御史臺五品尚書省

出自軍功河中河中節度使不法聚斂永泰元年正月檢校刑部尚書省事殿六月江陵御史大夫節度觀察使大將檢校刑部尚書省事專事奢靡刑部公務無愧甚為刺史使萬州

使殿御史京師權貴專政子弟縱橫貨賄公行不見良友慎密狂妄御史臺御史大夫屬意奏議使伏罪良友子弟上前大怒京兆府通經浮躁

弄權自恣七月晉州男子:「三十便。」京兆府召見三十:「、「團練使監軍使殿御史以為桂陽員外出於中外當時歸咎凡百

河中好學文翰著名文辭清麗御史員外祿太原太原功效謀略侍郎

國子祭酒鳳翔防禦使工部侍郎散騎常侍玄宗》,稱為兵部侍郎河北奉使廣德黃門侍郎太微使大學士河南元帥徐州河南西山南東道節度營事加上東都留守河南元帥四十萬貫東都殿宇幽州節度使幽州盧龍節度河東節度太原留守河東節度觀察使河南元帥東都留守太原儒者違約一朝股栗

河東侍郎不敢言辭忌憚京兆數論不能白事:「南方君子安知!」如此

弟兄茹葷晚年尤甚無限李氏寶應度僧三十住持節度觀察使寶應修繕代宗飯僧代宗福業報應因而啟奏代宗百余宮中陳設佛像經行念誦之內道場窮極珍異出入西仁王經》,退橫加不空封國公卿京畿豐田歸於寺觀不能相繼代宗信心不易天下官吏不得僧尼窮極瑰麗業果以為國家福報業力已定患難不足道祿思明西戎退非人公卿大臣業報人事陵遲

五臺山金閣寺鑄銅照耀山谷億萬宰相山僧分行講說代宗七月望日道場盂蘭百萬高祖聖神衣裳尊號寺觀儀仗花鼓道路以為

李氏稱為弟妹女尼得罪刺史刺史十四太子賓客東都建中十二月八十二

鳳翔曾祖大寶武德龍門進士隱居玄宗諫議大夫肅宗散騎常侍先生》。

風骨之間河西節度掌書記左右反接鐵棒二百流血節度使元帥判官起居舍人祿丁憂號泣不絕三代未有員外兵部禮部郎中舍人綸誥開元

下士汲引為己任人士》,文士莫不吏部侍郎修國史文學禮部郎中吏部侍郎司馬德宗即位宰相文學祿大夫侍郎風儀文學天下

國家舊制天下財賦四時尚書出入上下及第鹽鐵使京師求取不能進入中人天子便不復是以天下為人私藏不得多少不能二十簿其事三百其間連結不可上前:「財賦邦國生人天下輕重是以重臣往往大計天下動搖中人大臣不得天下利害宰輔陛下至德參校宮中經費幾何不敢如此然後可以陛下。」:「財賦舊式三五十萬全數。」片言人主以為中外

國家調開元玄宗修道不為堤防不禁貧富升降戶部文總當時舊制人丁戍邊租庸玄宗夷狄天寶戶口使聚斂不出之外三十租庸天下租庸久矣至德之後天下兵役征求運輸版圖空虛軍國轉運使四方節度團練使統攝於是朝廷不能使使不能四方貢獻因緣進獻萬萬河南山東劍南重兵奉養俸給厚薄增損數百不知百姓受命膏血親愛休息蠶食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