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二十九 列傳第七十九: 韓滉 張延賞 Volume 129 Biographies 79: Han Huang, Zhang Yansh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太子好學曹參主簿至德節度景山判官監察御史北海司馬道路阻絕山南使判官通州長史王府參軍景山淮南殿御史京師不加及其使兄弟冗官祠部吏部員外

簿無遺大曆吏部郎中給事富平捕獲監軍魚朝恩尚書兵部戶部侍郎至德乾元所在賦稅無度帑藏因循不容四方過犯大曆帑藏案牘

大曆十二霖雨京兆尹御史三萬一千一百九十五渭南所部戶部御史代宗以為不宜渭南御史渭南三千:「縣令不問可謂稱職。」有司伏罪萬州員外員外弄權此類太常晉州刺史數月蘇州刺史浙江東西團練觀察使檢校禮部尚書御史大夫潤州刺史節度使百姓租稅未及境內建中德宗騷然訓練士卒稱為李希烈汴州長榮宣武節度劉玄寧陵居多

關中所部閉關石頭京口玉山出境樓船戰艦三十舟師五千海門威武上元佛寺道觀四十建業佛殿石頭國家永嘉渡江以為鑾駕自守城中穿深井江平偏將酷虐士卒先賢丘墓明年正月長榮其所宣州刺史使營壘教習佛寺兵器揚州甲士三千臨江三千金山相應樓船金銀互相德宗京師軍用道路關中饑饉加之江南兩浙朝廷

興元元年檢校吏部尚書數月檢校僕射貞元元年七月檢校僕射使如故晉國十一月來朝京師江淮京師浙江東西節度威名江淮轉運使剛愎江南十八以北京師江東監院收獲四十萬貫轉送入關不許:「京師國有。」:「一千江南水路一千三百?」使詔令堅執以為不可十二月轉運使宿雷州以為尚書:「未知罪名危懼有權相公何不三司去年夙夜軍國可謂人心人心聞雞起舞相公痛惜。」而已給事申理朋黨不行

兩河罷兵中土:「吐蕃已久大曆中國所以西回紇南詔之外而已國家十萬萬人守禦當道財賦然後收復二十翹足而待。」路由汴州劉玄上訪犬戎不可貞元二月其事六十五震悼久之太傅布帛

宰相美名其所結交俊彥親密節儉奉公十年居處風雨江南:「先公吾輩失墜所有豈敢。」自居彌縫無不家人未嘗在意以至四十相繼乘馬丹青急務未嘗春秋》,春秋通例天文以前後進京師不能政令明察婺州死者境內疑似誅殺殘忍令行禁止統制一方自幼本質子群員外

令名大臣雲陽賢良拾遺補闕起居郎員外德宗中人慰問事業號泣德宗執政者郎中舍人御史尚書兵部侍郎稱職京兆尹苛刻搜索百姓三十圖恩興平縣令

貞元十四枯槁百姓陳訴倉庫惶惑不敢公主庶子內官使往來百姓遮道內官德宗下詔:「京邑四方親人邦本大夫京兆尹紫金之間黎庶蠲除悉心報失處理不安上訴虛詞壅蔽撫州司馬員外發遣。」。尋出司馬無幾杭州刺史尚書

前輩王叔文:「不能新貴。」告之鄂州刺史觀察使東都留守元和六月檢校吏部尚書刺史節度使之後十萬吏部尚書太子太常元和十一三月皇太后大明使十五正月山陵禮儀使三月檢校僕射十二月科目失實刑部侍郎一月長慶元年正月尚書僕射四月僕射尚書省命中使酒饌送上東都留守暴卒七十九太子太保大和元年

知音彈琴止息》,:「之際肅殺所以同音所以司馬司馬懿魏明帝後嗣篡奪都督揚州諸葛前後相繼揚州都督父子揚州廣陵文武大臣廣陵,《散亡廣陵。《止息終止迫脅在於永嘉之亂後代知音所以。」

受任屬吏諫議大夫建中元年二月諫議大夫罷黜天下尚書省綱紀出入未有戶部侍郎:「江淮鑄錢五千京師轉送二千商州不理歲計出錢二千轉送九百江淮。」天下當歸諸侯所有節度團練使鹽鐵使」。

得罪無何疏理德宗刺史興元元年三月為兵侍郎六月京兆尹七月御史大夫貞元正月刑部侍郎宰相盧杞得罪刑部侍郎兵部侍郎貞元十一月國子祭酒

本名開元玄宗召見曹參政事侍中韓國肅宗鳳翔監察御史殿御史關內節度使從事河東太原行軍司馬留守

代宗給事御史舍人大曆河南使當兵簡約疏導河渠修築數年歸附詔書河南西山南元帥東都東都留守第一朝拜御史大夫封人狂妄御史臺有所尋出揚州刺史淮南節度觀察使:「存吾限於。」舟楫瓜洲江南甚為便去職檢校禮部尚書江陵御史大夫節度觀察使

數年檢校兵部尚書成都劍南西節度觀察使御史大夫吏部尚書建中十一月部將西兵馬使成都鹿復歸成都天寶楊國忠南蠻車駕其後得志侈靡蕩然制度法度建中山南梁州劍南根本

貞元元年宰相一有中書侍郎鳳翔節度使德宗興元僕射大曆吐蕃劍南成都大怒即使追還詞色正月德宗西觀察使來朝使於是不許:「人性舊惡之間可解文士修睦不許得無!」無幾兵權吐蕃興兵鳳翔:「何不勞軍?」是以三千設伏大敗吐蕃遣使乞和京師:「不可。」宰相請調軍食將帥邀功給事不許:「社稷自舉。」於是太尉而已五月吐蕃背約太尉故事三公侍中宰相兵部尚書

奏議官員:「舊制官員而且州縣殘破劍南州縣官員不下十數吏部未嘗公事以此無疑官員祿俸戰士劉玄軍用不乏。」汴州劉玄勞問受命不可不行判官京師拒絕挾怨由是建議之後不平下詔:「其中滿職掌公務清白當州州縣諸色舊例當州本土資產差遣。」人眾道路侍中太甚不可太子常參招怨西觀察使由是官員

貞元七月六十一太保

字元河南府參軍調藍田東都留守從事監察御史殿御史供奉留守將令轉運道者家子判官其事牙門不為幕府詔令三司使後果河南無何德陽公主下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