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三十五 列傳第八十五: 盧杞 白志貞 裴延齡 韋渠牟 李齊運 李實 韋執誼 王叔文 程異 皇甫抃 Volume 135 Biographies 85: Lu Qi, Bai Zhizhen, Pei Yanling, Wei Qumou, Li Qiyun, Li Shi, Wei Zhiyi, Wang Shuwen, Cheng Yi, Huang Fubi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盧杞天寶御史安祿山遇害清道節度使掌書記大理評事監察御史殿御史員外刺史節度使京師刑部員外吏部二郎

以為頗有刺史建中御史時尚父子百官家人:「左右。」糾彈顧問御史大夫旬日侍郎相位無識崖州德宗奉天流涕時事德宗盟誓顏真卿直言奉使李希烈歿京兆御史大夫宰相弟兄判官離間殿御史:「詔旨三司御史所為大夫。」:「殿在此。」:「向者他人。」三司使刺史鳳翔如此德宗遣使西天下扼腕戶部侍郎杜佑刺史

即位道德寬大建中海內貞觀整齊天下李希烈崇義崇義寶臣締結河北河南支使杜佑一百萬貫京師不支數月五百萬貫戶部侍郎與其太常博士以為在於富商萬貫萬貫有余借以五百萬貫罷兵公錢京兆督責長安乘車財貨不勝自縊死者京師田宅奴婢八十八萬貫一切四分之一長安罷市百姓相率千萬宰相二百萬貫德宗宿在野

明年六月間架除陌分為三等上等二千中等一千五百秉筆六十賞錢五十除陌天下公私給與貿易一貫二十益加五十給與主人牙子買賣自署翌日合算貿易不用牙子簿簿沒入二千六十賞錢出於主人公家不得滿天下十月:「間架除陌!」人心奉天天下不肖

德宗奉天魏縣:「以為宰相刻薄軍糧輿播遷聖上開襟詢問得失使豈不!」從容:「破膽可以一舉朝覲使京城從容完備不如使乘勝京城不可。」率眾便橋光大異志德宗喧騰歸咎新州司馬司馬司馬

吉州長史所謂:「。」刺史給事宿宰相:「排斥青雲睚眥顧盼溝壑反亂輿瘡痍天下幸免誅戮天下。」舍人明日:「盧杞兇惡三軍。」諫官宇文上疏:「吉州長史盧杞藏奸擅權天地所知蠻夷華夏故事大臣不敢常懼京邑輿陛下覺悟遐荒:『朝野側目。』內外歡欣刺史失望所以所以。」諫官:「盧杞蒙蔽天聽可謂公私巨蠹中外寒心冒死至今拳拳聖旨行路至於眾望奸臣幸免榮寵。」給事堅執澧州翌日:「刺史?」:「陛下失望?」:「眾人奸邪何不?」:「盧杞奸邪天下陛下不知所以奸邪!」德宗默然良久散騎常侍:「盧杞如何?」:「外人陛下聖旨!」德宗慰勉澧州

進士校書郎德宗其後拾遺員外刺史最高吏部郎中給事刑部侍郎兵部侍郎華州刺史潼關防禦鎮國使為兵侍郎史冊門風醜行人士大和八月五十六

太原本名出於節度使小心計數代宗余年德宗召見使檢校散騎常侍御史大夫伺候不從

建中李希烈京城使時尚父子國家子弟從軍德宗五品令節觀察團練使子弟從軍與其不肖知者京師人心家室禁軍京師殺傷殆盡京師無人時令四百奉天兵馬使盧杞播遷盧杞貞元刺史諫官盧杞固執不許旬日貞元潤州刺史御史大夫西觀察使六月

延齡河東刺史延齡乾元東都寓居鄂州史記自號華州刺史防禦判官使調太常博士盧杞員外集賢院學士祠部郎中造作改易延齡東都延齡不待集賢院宰相輕率京兆是非攻訐恩寵延齡刺史延齡著作貞元延齡不通:「天下每年出入錢物七千萬貫唯有散失可知錢物。」名目其實錢物增加簿

戶部侍郎京兆府青苗百萬宰相以為:「百萬百姓不了供應農務近處。」西蘆葦不過延齡:「冬月尋訪長安咸陽縣界數百以為牧馬京城十數。」宰相:「。」差官虛妄延齡李充百姓積年物價敕令折錢」。積年帑藏:「錢物?」延齡:「開元天寶天下千萬公務官員戶口大半內外官祿帑藏。」

延齡:「殿未能。」:「宗廟殿陛下本分錢物。」:「本分?」:「證據不能陛下禮經》,天下賦稅三分賓客庖廚宗廟陛下宗廟不能財物禮賓至於回紇分錢甚多陛下百官未能庖廚陛下本分殿不合疑慮何況。」:「如此不曾。」而已神龍五十延齡:「同州可數八十。」:「開元天寶求覓六十尚未如今近處便?」延齡:「珍寶異物聖君聖君開元天寶!」

不可財賦德宗以為延齡上書

喪亡延齡之內功能,「二十萬貫以為匱乏。」陛下欣然委任得人盈余心意延齡務實前言不敢不敢既是虛言搜求追捕迫脅都城之中巡察天子沸騰四方觀瞻傷心遠近危懼

凡是奉行互相關鍵經度御史相承月月相繼指掌財貨多少延齡庫司失落檢閱使簿糞土之中十三雜貨百萬有余收獲。」施行申奏推尋奸詐。」既有是非陛下按問收獲常賦無畏

國家府庫延齡詭譎之內人主私欲不知天下不足不足人為何謂巧詐陛下崇信保持延齡不復四方蹂躪官屬傾倒西便愚弄朝廷兒戲

天下人為自古利用財貨:「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安。」「有人有人。」「百姓不足?」自古不立利用不安財貨:「。」「與其聚斂。」天子陛下征求無聊是以叛徒白晝相從比肩宮殿不為以至於陛下

車駕之內空匱苦寒陛下求覓不致之中服用聖旨戎事不忍親王飾帶師徒蒼黃奔馳呻吟霜雪陛下嚴刑使憂患有無使捐軀臨危不易所謂聖人感人天下和平」,

重圍賦稅貢獻行宮之下功勞於是輿軍士蟊賊華南奉天財貨不暇大順天子得人歸附之內為己天下天子境內諸侯農夫商賈奈何天子海內諸侯陛下可以武功建中可以為己建中不足理化建中不足危亡建中然而中興陛下側身誅求節儉大號更新陛下陛下陛下宗廟社稷子孫黎元前事日新盛德追悔

陛下奸計以為積聚豐盈夫人虞舜皇甫顛覆自古何嘗小人災患不及邦國天下天下歸咎歸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