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三十九 列傳第八十九: 陸贄 Volume 139 Biographies 89: Lu Zhi



輿蘇州嘉興溧陽禮部尚書少孤儒學十八進士博學華州東歸路由刺史有時再見百萬:「夫人一日。」而已:「。」拔萃渭南主簿監察御史德宗東宮翰林學士祠部員外感人巨細

建中奉天天下叛亂一日之內詔書數百揮翰起草思慮之後莫不事情機會不暇郎中德宗:「天下輿播遷陛下感動人心成湯勃興善言陛下能不改過天下使愚陋可以反側。」德宗奉天感激所為

國家凡事變革應時:「往年群臣尊號聖神文武諸事之中更加其事何如?」:「尊號安泰喪亂事體輿震驚中區大憝人情天意之際陛下收攬貶損不可美名。」:「理體時運必須不可思量。」:「稱號一字而已皇帝二字後代知人輕重自稱然而稽古得失居然傾危貶抑術數變更與其美稱人心天時人事相符陛下煥發引咎一舉。」德宗興元年號而已

德宗倉皇之際眾多之外解圍奉天貢物」、「

」、「」,自古耆舊開元:「貢賦區分賦稅貢獻歸於天子。」玄宗侈欲。《:「。」

陛下嗣位儉約清風肅然海內丕變輿奉使軍營經行殿之下所以何者痛心呻吟能忍軍情忿不可可以

頃者六師百物晝夜五旬死傷畢命陛下卒伍功勞不怨衣食軍情豈不患難好樂不足。《:「。」陛下天資見善大聖終日



興元元年異志激怒諸軍諸軍厚薄難以進軍使使

偷生制勝不用進取事情不可解陛下委曲聽從所為未知姑息變故難測事機危迫不可尋常容易

:「不要。」翻覆強盛光大從容:「未知商量今日從此聖旨顧問可否決定何如?」不可:「。」要約再三不詳追悔難為軍事大意:「未知利害商量軍情謀略夾攻使。」如此理當異端

奉使諭旨本緣事相機宜便

德宗不許節度咸陽

師徒足以逗留節度無益成功四軍異心勢力統屬忿不從其事端居齟齬兩全而後覆亡翹足太上其次事情禍難何以吞噬必然良圖不能危急在此願行便諭旨密使詔書進路先人不及掩耳

離合然後屯兵不肯在朝不足可疑

德宗:「惆悵使得旬時。」旬日節度人情翌日山南練達如此

二月梁州諫議大夫學士鳳翔節度使奉天解圍遣使鳳翔節度使德宗忿不能漢中節度:「不容輿大憝勤王南北便隔絕之中其間事機不容猖狂咽喉豈不!」釋然開悟善待使詔安

德宗號曰奉天功臣」,功臣」,:「而已介胄功臣。」

京城使翰林院散失宮人名字奉天尋訪資糧不時奉詔

禍亂陛下大號更新天下忿同心橫流舊物陛下天地神人百靈不如自古何嘗捐棄宮闕蒙塵復興大業

渠魁法駕傷殘傾耳翹望陛下上天將士鋒刃黎元塗炭以致戒慎以內末流天子富有宮掖如此使往來何必婦人流傳所以

先後武王未及先後震驚三時當今莫大大臣修整然後安定反側寬宥褒獎失職不可殿耳目不可

散失內人已經離亂之際將士自陳無識使喪亡大於搜索因而何不所以情愛不為天下何必在於詔書

遣使而已

德宗舍人學士如故盧杞上書德宗奉天解圍德宗宗廟嗚咽流涕:「。」流涕:「今日患者群臣。」盧杞:「禍亂運數。」罪狀兄弟翰林承德文章交結上前自卑蒼黃之中輔相朋黨加以歡心不為輔相議論應對理體敷陳下筆當時名流

貞元從容:「陛下奉天山南山東士卒即時見人如此不足。」

江東使京師東歸洛陽寓居嵩山布衣西蘇州合葬使禮遇如此兵部侍郎學士申謝伏地德宗中外屬意輔弼宰相所為不平

學士兵部侍郎文藝推薦眾望選士十四數年之內

四月得罪中書侍郎悉心報國天下為己任即位盧杞樹立朋黨良善天下沸騰輿貞元至於小官再三政事省長:「:『引用不得。』法行便今後選擇。」

使宰相知人之明上報使賢者至公職司允許南宮舉人十數則是使資望不愧難行可知

陛下勤求舉薦揀擇輔弼輿可謂委任責成陛下橫議責成橫議得以得以必定不定小人國家齊桓公管仲:「不能不能賢人謀事小人。」小人不必出眾趨近遠圖大道言行難保

宰輔不過數人所知固有展轉公舉有情所以不一自行明知專任諳識親朋則是不易則是不如公舉二者利害陛下不如委任長官僚屬失實莫不省長當朝所謂省長僕射尚書左右侍郎御史大夫陛下輔相出於其中往日省長省長將來但是行業有為長官不能一二屬吏悠悠

在於所知在於太后臨朝人心拔擢委任汲引非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