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五十四 列傳第一百〇四: 孔巢父 許孟容 呂元膺 劉棲楚 張宿 熊望 柏耆 Volume 154 Biographies 104: Kong Chaofu, Xu Mengrong, Lu Yuanying, Liu Qichu, Zhang Su, Xiong Wang, Bai Q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冀州海州參軍工部郎中文史李白竹溪」。起兵江淮從事側身由是知名

廣德江淮宣撫使衛兵曹參節度使監察御史殿檢校庫部員外刺史建中節度留後秘書御史行軍司馬汾州刺史諫議大夫刺史湖南觀察使元帥元帥行軍司馬御史大夫

德宗奉天給事河中招討使德宗御史大夫宣慰使逆順利害君臣:「今日王化!」自矜騎射:「無堅不摧。」:「歸國。」:「當作功臣。」:「。」背叛之至承嗣失職因人搖動謀殺大將軍務

興元元年河中七月御史大夫宣慰使詔旨使帳下眾數在行兵權待命不止忿:「太尉!」不禁遇害震悼尚書僕射河中布帛從子

父兄家法忠義書記相連秉筆不軌以為不可謝病洛陽揚州上疏不得已衛尉洛陽貞元從事便給事使調員外

進士節度使從事監軍使御史尚書郎元和諫議大夫上疏時政四條

十月內官將軍二十萬貫以求方鎮諫官淮南監軍使太子舍人上疏心腹不宜使不受疏於交結幸臣側目人為

公卿太子吏部侍郎

信州刺史使監軍術士不軌京師:「刺史得罪按問不合內仗。」御史臺三司黃老修齋藥物別無誣告司馬不測人士尋出華州刺史潼關防禦使大理國子祭酒

十二嶺南節度使三軍宰相:「上疏南海忠正何在。」退祭酒即日廣州刺史御史大夫嶺南節度使

剛正南海刺史之外南海京師南人奴婢不受禁絕南海從事風波韓愈潮州經略使騷動以求邀功廣大

即位吏部侍郎長慶南海家人散騎常侍尚書禮部尚書致仕征士故事長慶正月七十三

進士大中顯職京兆尹天平節度使孺子自有

季父死難德宗修武長兄高等秘書校書郎監察御史殿東都節度判官既得元陽節度然後御史庫部員外

舍人從事執事京師京兆尹:「指斥輿悖逆不能。」即日

京兆尹汝州刺史大理刺史湖南觀察使嶺南兄弟朝野散騎常侍京兆尹亢旱大雨文宗御史大夫大和正月工部尚書

進士大中

京兆長安》,撫州刺史禮部尚書知名進士秘書校書郎黜陟使判官貞元徐州節度使從事御史屯兵揚言告諭於是單車逆順禍福即日使修好刺史無幾德宗禮部員外

公主諸生不許命中使郎中德宗降誕麟德殿講論十四兵部郎中滿給事

十七京兆尹:「陛下使事宜綱紀停留得以可以。」不許公議

十八浙江東道觀察使使衢州刺史:「陛下兵戎衢州驚駭總是浙東判官留後團練使向來敕命便不可陛下須要酬勞不知總之功能衢州浙東自大評事監察御史使遐邇不甘兇惡陛下暫停密使聖朝無私隨狀。」諫官不下德宗對於:「使執事。」自給高論盧杞未嘗可否四方

十九上疏

陛下數月齋居兆庶有司密雲陰陽自古天人交感未有不由百姓家教京師萬國強幹自古其一地租出入一百萬貫陛下即日下令其次三分使之際流亡播種無望征斂遷徙不顧墳墓愚以為一發戶部歲計緩急一百萬貫京兆百姓年差陛下巍巍天下鼓舞省察之中禁錮饋送未免沈滯有司日內下詔所在即時施行愚以為如此

不行貞元延齡讒謗十數貞元罕有遷移

太常元和刑部侍郎尚書京兆尹長安富人八千滿械系克日:「不及。」興元禁軍渥恩軍士日益縱橫不能剛正命中使使:「奉詔職司合為陛下豪強未盡不可。」自此斂跡威望兵部侍郎知禮浮華選擇才藝河南威名知禮吏部侍郎

十年六月宰相淮夷問罪未有成功罷兵盜賊人情而言:「奸臣主上英明朝廷未有過失無狀無人莫若。」下詔議論人物大臣太常尚書奉詔河陽行營諸軍東都留守元和十三四月七十六太子

富有文學折衷禮法樂善士多

鄆州東平曾祖拾遺殿御史曹參秘書監

瑰偉建中賢良同州安邑同州刺史長春判官進取

貞元節制朝廷德宗使以軍殿御史御史繼母員外蘄州刺史:「父母明日不得相見。」為期:「不可。」:「忠信。」無後由是

元和郎中御史雜事諫議大夫給事規諫駁議大舉處置使給事兵部侍郎不可:「內臣不為。」使同州刺史時政得失翌日宰相:「左右使得失以為何如?」:「陛下不能不能忠言孤負聖心合當給事左右。」皇太子

御史未幾觀察使尚書支使散騎常侍鄧州刺史詔書明示江西觀察使刺史朝廷順道:「廉使刺史不可天下。」詔書御史按問不能輿東都留守檢校工部尚書御史大夫都畿防禦使舊例留守方鎮受任西不宜儀制威望諫官:「。」留守

十年七月鄆州東都以往不敢防禦百余宮室明日小將半月進攻防禦判官而後突出團結長夏牛馬伊水數月鹿召集官兵獲之中嶽寺僧八十史思明過人使:「不解健兒!」臨刑:「我事不得使流血!」死者留守防禦耳目自始無知之間衣食部分千萬理佛舉火山中作亂之上三百郎將山河子弟宮城都城留守不可皇城指使部分自若故居

數年河中河中節度使方鎮多事姑息監軍使往來無不吏部侍郎太子賓客元和十五二月七十二吏部尚書

學識深遠處事得體正色京師:「不及之類!」始終無缺

出於寒微拾遺果敢以為鷹犬中傷

敬宗即位出血苦諫:「嗣位莫不陛下即位放情西山陵鼓吹皇帝大行皇帝長君四方叛亂陛下即位未幾惡德諫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