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六十四 列傳第一百十四: 王播 李絳 楊於陵 Volume 164 Biographies 114: Wang Bo, Li Jiang, Yang Yul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曾祖司馬咸陽參軍進士賢良方正集賢再遷監察御史殿御史貞元幸臣京兆尹故事移文三原受命所部政理豪門未嘗德宗母喪

即位郎中長安工部郎中為人郎中刺史使兵部郎中

元和御史朝章十月京兆尹禁軍布列軍人出入佩劍往往難以鎮將出入不得駙馬不得鷹犬畋獵三月刑部侍郎轉運使

長於案牘鞅掌剖析無不天下繁雜前後疾速當時嘆服不暇

十年四月禮部尚書使如故江淮使江淮輿以至有力皇甫鎛大用使而已十三檢校戶部尚書成都劍南西節度使

即位皇甫鎛京師長慶元年七月刑部尚書轉運使十月中書侍郎使如故長慶內外假借輔弼安危一言河北朝廷太原朝野不宜明年三月政事淮南節度使檢校僕射使如故上都淮南人相設法

敬宗即位光祿大夫檢校司空轉運使中尉利權珍異以為啟奏諫議大夫起居郎柳公權補闕拾遺奸邪交結寵幸大用天子不能不息明年正月轉運使既得之內名為其實正額不恤人言

揚州內官河水漕船西里港開河向東屈曲開鑿十九料度省錢使方圓自備漕運

文宗即位檢校司徒太和元年五月淮南大小三千四百二十六月尚書僕射使如故太原太清使正月暴卒七十二太尉

播出文辭自立升華沈浮奸邪進取君子天性使胥吏取決簿他人不堪

貞元十五進士太常博士

貞元十四進士集賢直言藍田宰相淮南監察掌書記殿起居郎員外史館元和十四郎中即位舍人

長慶元年禮部侍郎貢士朝臣以為白居易貶官禮部侍郎門子酬酢寒門元稹翰林其事貢士進士雜文送中可否然後放榜以為是非河南吏部侍郎

文宗即位集賢學士僕射兵部侍郎太和觀察使御史大夫尚書友悌戶部尚書以西北邊靈武檢校吏部尚書河中河中節度使豪門儲蓄由是為兵尚書檢校僕射刺史山南東道節度漢水塘堰下車從事業行檢視特為兇年光祿大夫門生八月兵部侍郎戶部長者不以戶部

文宗古學長於長於翰林講論官位夙夜孜孜無不兵部尚書太子儒者太子太常禮儀使創造奏議

邦國大事周禮》:「天地四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日月星辰」。祀神:「昊天上帝。」鄭玄:「。」開元周禮》:「大寶。」梁代靈恩三禮義宗:「祭天一則祀神。」靈恩合於禮經》。國家祀神常用有司創造

太子文場翰林講學太子

太子兵部如故每月三百文學理家無法入門即為所有師友分給

武宗即位八月山陵鹵簿使樞密使劉弘山陵兵士廢立山陵使伏誅檢校僕射東都留守東都尚書省

會昌元年吏部尚書太常知禮明年僕射

前後當代有名興元山南西道節度使鎮日:「宰相內外。」不許大中元年八十八太尉文集一百二十,《,《疑事使名曰》。

大年蕭灑不樂琴書不從京城兄弟同居園林書齋其間」。從父河中山谷起草人道朔望府第後人郎君」。東周龍門西棲息往來興元漢陽龍山閑逸如此武宗拾遺久之殿陳情:「疏散無用加以疾病祿九十鎮遠晨昏。」明年補闕御史尚書郎

大中團練觀察使祠部郎中史館修撰河中使為兵郎中

咸通太常檢校散騎常侍同州刺史前後防禦使不能十四越州刺史御史大夫浙東團練觀察使舞抃江淮工部尚書

屬文季父避嫌乾符湖南鎮江從事藍田史館拾遺補闕御史山南員外中興兵部尚書

監察御史殿太和江陵大中咸通浙東觀察使會稽討平徐州徐州節度使平定天子

會昌進士使大中監察御史咸通郎中舍人禮部侍郎貢士得人戶部侍郎禮部尚書十二宰相拔擢刑部吏部尚書即位僕射得罪檢校僕射汴州刺史宣武節度使

經世大志安邦為己任乾符河南江左相繼結集內官僕射侍郎江陵失策統率宰相戰功:「在朝不足陛下諸軍蕩滌。」司徒侍郎江陵節度使道行兵馬之間嚴整

兗州節度使西平家世將才團練使黃巢嶺南口才軍政不理廣明嶺南湖南不敢沿甲兵五萬部將江陵襄陽江陵陷於天子太子太師宰相淮南

淮南挫敗得罪天子為兵明年侍中刺史成軍節度使道行禁軍山南三萬盩厔靈感

明年鳳翔師大關內名號以前觀察使宰相天下兩端傳檄四方諸侯翻然號令東西不過南北勁卒驍將國門由是離心同州十一月華州戍卒七千二月沙陀華州四月良田京城晉國高下命危天子大事若非奮發忠義未可知

關東方鎮主帥自號徐州鄆州兗州青州河中諸葛河陽賞罰朝廷姑息不暇關東合縱討賊軍容使以內監護有時

節度使以便忠於恭順既而軍旅不可

節度使滄州受命旬日甚至以上元老輿妓女一時兇戾無行數百行李賓客遇害時光十二月

汝州刺史王仙芝

贊皇曾祖參軍進士秘書校書郎滿渭南貞元監察御史元和翰林學士未幾尚書主客員外員外郎中孜孜為己任

即位朝廷其所:「誅求刻剝一道叛亂蘇息一方輦運四海所謂天慈今年租稅四海歌詠。」

恩寵中尉安國佛寺建立》,大興翰林

陛下積習四海》,天下。《大人天地日月垂拱豈可文字贊皇敘述虧損盛德至道秦始皇然後巡幸萬代至今稱為失道亡國豈可擬議陛下高祖太宗貞觀開元不遑順流安得暴虐陛下詳盡事宜允許前事安國不得不遊觀遊觀哲王



方鎮進獻厲聲:「太過?」不已:「無利國家陛下不以使豈可仰屋陛下不顧幸臣聖旨以此獲罪陛下素不相識嫌隙只是聖朝所以不敢不論使緘默社稷。」:「使忠正誠節日南如此。」退舍人翰林學士翌日

前後朝臣白居易奸人申論寬宥節度使朝廷以為未可盡心事機中人學士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