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六十八 列傳第一百十八: 韋溫 獨孤鬱 錢徽 高釴 馮宿 封敖 Volume 168 Biographies 118: Wei Wen, Du Guyu, Qian Hui, Gao Yi, Fengsu, Fen G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京兆吏部侍郎德宗翰林學士散騎常侍致仕宰相歲時毛詩十一太常寺拔萃調秘書校書郎致仕田園:「高等之上交結幸而?」:「無愧!」調咸陽監察御史著作醫藥不解二十補闕倡言:「履行不當奸人陷害吾輩諫官一時雷電聖君蒙蔽?」知名

太和第四第六缺漏宗正使上疏:「國家所以歸於朝廷所以制度官司典故國有經費宗廟歸於罰俸宗廟便內臣公然宗廟陛下便聖朝事關宗廟不可詔書制度。」使

群臣尊號上疏:「三皇五帝徽號聖王今歲水災江淮。」御史

李德裕禮部員外溫厚牛僧孺:「正中君子。」鳳翔不為弟子使以為不可:「莫若。」員外翰林學士懇辭

太子至少太子:「殿下盛年早起周文王太子雞鳴問安西。」太子不能不悅太常未幾給事靈武軍士貶官詔書文宗得罪:「太子年幼陛下到此太子。」尚書

吏部員外長慶幽州不時人士溫居其事刺史判官河陰冤獄鹽鐵使職方員外:「國朝不可能吏。」使放入堅執奉詔檢校禮部郎中翌日:「故事?」:「清流公元殿陛下清流陛下。」重溫觀察使

武宗即位李德裕吏部侍郎以為汾州司馬從容:「不為所知不孝按問。」:「親情?」:「。」不悅觀察使觀察判官不悅池州郡守

明年婿:「校書郎二黃:『至大。』。」明日工部尚書

在朝周旋:「!」居位不能大家十二士族傳寫常侍

少孤耿介處士拾遺郎中博雅圖畫筆勢真偽二十元和兵部郎中刺史太常諫議大夫刺史御史防禦觀察使太和八月散騎常侍

退鼓琴賦詩書畫林壑終日名人給事尤重林泉

河南天寶李華齊名》,為時常州刺史貞元十四進士文學尤為舍人輿貞元監察御史

元和制舉才識體用第四拾遺太子議郎補闕:「不宜。」改為拾遺:「補闕拾遺諫官時政得失不可。」

補闕不宜河北招討使招撫宣慰使

史館修撰翰林學士起居郎輿:「輿婿。」宰相士族公主員外史館修撰德宗實錄》。

郎中十月翰林學士十一月秘書

諫官西興元監察御史殿十五史館修撰遷都官員外郎

長慶諫議大夫史館飲酒宰相漳州刺史員外諫議大夫揚州節度使鹽鐵使中人

元年十一月御史六月御史議郎故事御史大夫居中丞相敕命太常博士居中十月失儀彈奏宰相大夫罰俸執法敬宗使文宗即位工部侍郎太和元年八月福州刺史御史福建觀察使暴卒散騎常侍

進士大中侍郎

吳郡天寶十年進士五言詩江湖月夜聞人:「不見。」攝衣所見以為鬼怪其一十字中有十字稱為絕唱秘書校書郎韓翃出入」,圖畫尚書郎

貞元進士從事元和祠部員外翰林學士祠部郎中郎中如故舍人十一西朝臣上疏西不悅學士

長慶元年禮部侍郎宰相文昌文昌好學圖書刑部侍郎兄弟文學知名書畫》、《藏書獻文進士文昌翰林學士中選元稹直道急於進取嫌隙婿及第文昌大怒文昌殿放進十四子弟不當選中其事學士元稹文昌命中舍人主客郎中白居易題目竹管》、《中選

國家文學至公近日浮薄朋黨關節主司之中題目責令成就學藝淺深竹管祭天出於周禮正經不知本事蕪累宣示將來四海人心及第及第今後禮部舉人開元二十五及第雜文

江州刺史舍人刺史補闕開江文昌開悟:「不然無愧一致修身慎行安可?」子弟人士長者

既而

大夫相與庶人相與周成王不用漢文帝真理爭端誘掖不能彰善癉惡。《匿名兩造是以刑人當事

末代大夫盡忠退庶人切磋琢磨浸潤諂笑退群居不出陰私公論不容朋黨自我從簡準繩風聞是非顧問憎愛安可不惑枝葉

我國貞觀開元三代風俗禮讓久矣然而無恥樞機因而澄清祖宗勸誡告諭殷勤自省

元稹睚眥

明年華州刺史潼關防禦鎮國使文宗即位尚書太和元年十二月華州刺史吏部尚書致仕三月七十五進士

禮部郎中太和鳳翔名家以為檢校兵部郎中御史鳳翔節度使十一月鳳翔監軍使

宋州寧陵監察御史元和進士及第秘書校書郎補闕史館修撰十四上疏以內西北和糴使十五起居郎

時政得失長慶元年殿翰林學士兵部員外四月中有敬宗宿翌日七十戶部郎中十二月舍人如故謝恩殿敬宗莫若躬親五十

三月學士太和七月刑部侍郎吏部侍郎同州刺史御史六月兵部尚書命薄力行自立居家

元和進士即位監察御史員外吏部郎中太和給事監考使十月文宗助教諫官:「。」使:「非有。」京師彗星人情犯難省悟宣傳失色危亡翹足明年五月越州刺史御史浙東觀察使開成檢校散騎常侍刑部侍郎七月河南會昌吏部侍郎

元和進士吏部員外太和進士十八之後監察御史中立審定以為二月郎中諫議大夫舍人十月知禮開成元年及第人名文宗:「從前文格進士題目去年。」:「陛下格調精選聖旨。」:「近日諸侯章奏浮華掌書記。」:「古人今人實在。」禮部侍郎四十:「進士四十過多精選每年三十。」豪華至今吏部侍郎九月鄂州刺史御史大夫觀察使

進士咸通十二禮部侍郎員外舍人咸通諫議大夫宰相高州司馬乾符舍人禮部侍郎選士得人潞州大都長史節度觀察使

宿東陽父子靈芝宿文學宿進士徐州節度掌書記軍士師古恐懼宿檄書師古:「兄弟兩河歸天所知歿隔絕朝廷孤危公安天子僕射迫脅使得束身朝廷!」朝廷司徒

宿不樂與其浙東觀察使泉州太常博士不順宿以為懷柔不可虞部員外

元和十二東征義軍節度判官西平郎中韓愈佛骨宿草刺史刑部郎中十五宿故事翰林學士諫官御史仍舊

長慶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