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六十九 列傳第一百十九: 李訓 鄭注 王涯 王璠 賈餗 舒元輿 郭行餘 羅立言 李孝本 Volume 169 Biographies 119: Li Xun, Zheng Zhu, Wang Ya, Wang Fan, Jia Su, Shu Yuanyu, Guo Xingyu, Luo Liyan, Li Xiaob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肅宗宰相進士形貌魁梧神情灑落人意從父宰相陰險中傷

留守宰相不樂以為遺訓珍寶數百萬長安中尉文宗戎服訓釋京師太和四門助教殿十月周易博士翰林講學入院弟子二十諫官奸邪海內不宜

文宗元和左右不堪深處明言黃門翰林之際再三憤激上心言論縱橫成事真誠不從往往中人師友七月兵部郎中翰林學士九月禮部侍郎三五翰林

權衡謀誅元和忠義扼腕襄陽監軍漢南遣人長慶樞密禁軍十二使殿宰相莫不黃門禁軍趨附人心天下以致太平人主

引用祿位兩立中外鳳翔節度使十一月兵力大理節度使戶部尚書太原節度使京兆立言使刑部郎中召募豪俠其事

二十一平安:「石榴樹甘露。」宰相百官相次:「甘露陛下。」退上乘殿殿宰相分立文武兩班殿宰相:「甘露不敢四方。」:「?」左右中尉樞密內臣

:「!」不能殿下丹鳳門外中尉樞密驚恐中人不能內官不能:「將軍?」:「陛下。」輿殿:「衛士殿輿。」內官殿後輿:「陛下不得。」衛士立言臺中西四百殿內官死傷瞋目內官拳擊內官萬歲須臾內官五百宰相輿書會出走死者七百

知事走入終南山寺僧宗密宗密鳳翔盩厔所得京師昆明兵士:「所在富貴不如奪取。」

戶部員外伏法

宗密宗密怡然:「貧僧反叛教法身命甘心。」中尉

翼城長安水族」。

元和十三襄陽節度使節度徐州職事軍政可否詭辯人意籌謀未嘗一日軍情:「如此奇才將軍不如監軍內室促膝相見翌日:「奇士。」出入無限巡官

樞密長慶之際國政交通讒邪進取數年之後山東西諸軍評事御史檢校庫部郎中節度使誣陷守道側目

太和行軍司馬京師御史:「使往來財貨不敢道路。」旬日十數文宗王府司馬判官中外九月藥方召對東方光耀十二月太僕御史大夫

長廊京師輕薄子弟方鎮招權日入禁軍移時輕浮八月工部尚書翰林講學人相太平以為朝夕天子天下生平恩仇絲毫李德裕心所相繼列為之一人人人情

天資狂妄至於經略召對富人榷茶江湖百姓茶園造作使者榷茶使中有宜興文宗杜甫:「宮殿?」天寶曲江樓臺行宮心切左右差人曲江昆明公卿士大夫紫雲彩霞不從

九月檢校尚書僕射鳳翔鳳翔節度使謀事中外十一月鳳翔親兵五百扶風監軍使密詔監軍議事伏兵伏兵京師部下潰散家屬孑遺京師人人

不能遠視金丹其事以是衣冠一時一百

太原貞元進士藍田貞元二十十一月翰林學士拾遺補闕起居舍人元和宰相學士官員外郎司馬吏部員外兵部員外八月舍人十年工部侍郎大夫清源開國學士如故十一十二月中書侍郎十三八月兵部侍郎吏部

即位檢校禮部尚書梓州刺史劍南東川節度使十一月吐蕃南北西北騷動上疏:「一路龍州州城吐蕃節度一路綿吐蕃險要。」:「見方今天海內中外陛下大官使晝夜思忖所以淒淒萬一自古長策昭然在於斥候士大夫微臣舉行愚見陛下定約犬戎悖亂邊鄙患者發兵深入若干若干若干開懷所以要約匈奴之後西戎。」不能

長慶元年上書

悖亂有情扼腕問罪國家文德武功不服不安逆天詔書貔貅問罪猖狂失節不是

相依一時興師財力輕重攻堅范陽出自一時宿偶然扇動如此分離迫脅晉陽輔以然後在朝不為失信軍勢機宜在於

咽喉重兵死生間諜大軍井陘以上不勝

不可

御史大夫敬宗即位戶部侍郎御史大夫轉運使禮部尚書檢校尚書僕射興元山南西道節度使檢校司空

太和正月太常文宗樂府太甚古樂開元雅樂名曰》。樂曲太常少府監樂工會昌殿

正月吏部尚書檢校司空轉運使九月僕射使河南十二州界每年百餘收復未定稅額鹽鐵司建中元年九月

七月食邑二千正月檢校司空侍郎大學士太清使五月司空三司江南榷茶使

十一月二十一文宗書會蒼惶永昌家屬奴婢不知不勝手書同謀兵馬三百立言兵馬三百輿腰斬西南柳樹榷茶百姓怨恨詬罵瓦礫書房爭取工部郎中集賢殿學士博士其餘少長十一軍士

博學以至數萬書名不受官爵金寶與其

以為節度使三相罪名宦官人士

進士文辭知名元和進士風儀修飾諸侯元和監察御史起居舍人長慶員外十四職方郎中元年二月御史

宰相便僕射相遇上疏:「僕射師長開元丞相其後三事之中尚書宰相御史列位禮儀中外特異所以武德貞觀聖君賢臣合宜不安近年不當便不用事實僕射相看與欲僕射僕射後來尊卑倒置人才賢良法制事體使遵行。」:「元和師長太常博士。」天子處分工部侍郎僕射太子東都弄權如此

七月河南太和東都十月尚書吏部侍郎七月京兆御史大夫十二月太常八月檢校禮部尚書潤州刺史西觀察使

傾心五月戶部尚書召對十一月內官召募豪俠太原節度使爪牙長興禁軍舉家柳樹少長

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