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七十二 列傳第一百二十二: 令狐楚 牛僧孺 蕭俛 李石 Volume 172 Biographies 122: Ling Huchu, Niu Sengru, Xiaomian, Li Shi

令狐
令狐初十學士綿昌明縣令太原功曹家世兒童屬文進士貞元觀察使而後太原桂林奉養太原相繼太原從事掌書記節度判官殿御史

才思德宗太原所為鎮暴不及處分後事喧嘩中夜十數遺表白刃之中三軍軍情聲名拾遺太常博士禮部員外刑部員外職方員外

皇甫同年進士元和財賦翰林學士職方郎中舍人西罷兵十二宰相義軍節度西招撫處置使宰相西招撫使不合舍人

元和十三四月刺史十月皇甫河陽節度使十四四月太原七月皇甫大夫中書侍郎

十五正月山陵使天下皇甫奸邪即位群臣月華門外崖州

六月山陵觀察使山陵奉天翰林陰陽等同價錢十五萬貫伏罪刺史

元稹學士:「文藝異端不明討伐奸邪因緣進取臺階。」

長慶元年四月刺史太子賓客東都十一月大都長史御史大夫觀察使下旬諫官未合一日賓客東都極力未能敬宗即位河南御史大夫

九月檢校禮部尚書汴州刺史宣武節度觀察使主帥前後兄弟偷生未能前鎮河陽滄州河陽三千赴任解甲汴州仁惠軍民前例二百私藏數百

太和九月戶部尚書三月檢校兵部尚書東都留守防禦使十一月檢校僕射鄆州刺史天平節度觀察使東平天平流亡二月太原留守河東節度使風俗因人轉徙書生太原歡迎軍民六月吏部尚書檢校僕射故事檢校高官便不宜六月太常十月尚書僕射彭陽開國十一月京師文宗僕射宿商量宰相冤死罪狀輔弼轉運使

榷茶使鹽鐵使

數年疾疫使榷茶蠹政破滅百姓茶樹官場栽植茶葉官場造作兒戲近人失色道路吞聲聖明黎庶微臣蒙恩使之內俯仰使

二十一殿處分依舊不用加價商人轉賣萬國不害陛下愛人微臣遠近傳聞



元和十年弓箭左右使宰相以為:「方鎮節度使尚書省兵部古今定制蒙恩兇狂首創詣闕震驚輿騷動屍僵史冊前件事宜公服。」曲江三千七百尚書省

開成元年曲江大臣不宜在內上疏使四月檢校僕射興元山南西道節度使十一月七十二司空

風儀嚴重不可寬厚從事毅然重任貞操吟詠自若諸子入口:「何須?」一日從事李商隱:「氣魄。」秉筆

際會並列體魄事先陳屍不能陛下春秋鼎盛教化前年至多誅戮不少歿雲雷雨露使五谷安康

:「無益鼓吹一乘宗門秉筆高位。」歿寢室之上端坐家人嗣子奉行:「歿可謂兩全鹵簿哀榮末節國家大典鹵簿舊例。」太尉文集一百》,文士

元和十一進士及第使太和職方員外學士檢校刺史防禦觀察使禮部尚書

刺史立碑輔弼:「元和因人出自詔書立政立碑任隨上下河南不必立碑。」

太和進士校書郎開成拾遺父喪補闕史館修撰庫部戶部員外會昌湖州刺史大中郎中翰林學士舍人彭陽三百御史戶部侍郎兵部侍郎舊事尚書省少府監太常博士相位太常手筆其事

十年吏部尚書僕射二千十三檢校司空河中河中節度使

咸通汴州刺史宣武節度使揚州大都長史淮南節度大使節度三司檢校司徒進食三千

徐州七月西沿江白沙舟船遣使供給:「好意權變二千旗幟人見其實水路高郵縣界河岸水深奇兵縱火敗走誅鋤十萬禍亂。」奉詔:「過去。」

徐州聚眾淮南淮南經年不能徐州南面招討使五千遜順:「朝廷抗拒三兩束身。」不得湘軍解甲相對歡笑一日步騎五千徐州監軍手足西約會大將勇敢知名湘軍淮南旗幟望見徐州

朝廷大將軍徐州西南招討使淮南節度使十二八月檢校司徒太子太保東都十三鳳翔鳳翔節度使趙國三千

進士在內十年驕縱不法盈門中外側目即位不一河中:「孩提便至於會昌戶部員外應舉至大未成湖州刺史郎中學士事體十九退祿位長成二三年來罷免每年取得便蒙恩禮部便至於出自主司。」詔令

舍人三十戶部尚書臣子諫議大夫上疏:「令狐相位一門妄動雲集在朝出於取舍由於無人天下便可以御史臺日月。」奏疏

及第長安集賢咸通拾遺史館修撰拾遺起居郎上疏:「安南交州。」:「大中十年諫議大夫刑部郎中東宮子弟?」淮南重傷大臣興元華陰

進士舍人定子進士使

牛僧孺
牛僧孺僕射之後進士賢良方正監察御史殿禮部員外元和員外集賢學士

即位庫部郎中十一月御史刑獄冤抑相繼中外肅然

長慶元年宿州刺史貴人申理堅執:「經度。」:「凡人祿帝王立法束縛奸雄祿過人天下?」守法正月戶部侍郎三月

宣武舊事流言多言之中父子幼小竊盜命中使簿家老簿具有:「月日侍郎若干付訖。」簿

敬宗即位中書侍郎祿大夫章子五百十二月集賢殿大學士監修國史

朝廷政事出於大臣:「。」退鄂州武昌檢校禮部尚書鄂州刺史武昌節度觀察使江夏風土每年板築綿板築相對吏員漢陽汶川鄂州文宗即位檢校吏部尚書鎮江

太和不宜正月兵部尚書

正月幽州文宗忠於:「范陽奈何?」:「不足范陽得失國家翻覆如此土地歸國朝廷耗費百萬不得范陽天府至今因而契丹朝廷自陳不足逆順。」:「。」命中使侍郎大學士

吐蕃遣使修好西節度李德裕吐蕃利害:「三千十三可以。」其事尚書省:「吐蕃疆土四面萬里一維比來修好中國守信應敵一朝失信得以贊普咸陽發兵。」:「。」西仇怨以為十二月檢校僕射揚州大都長史淮南節度大使節度

中尉時政一日宰相文宗:「天下太平有意?」:「等待輔弼無能太平四夷至交百姓公議未及至理小康陛下太平所及。」退:「宰相天子責成如是安可?」旬日退不許

左右邪說急於太平奸人銳意數年之間進退

開成弄權

開成五月檢校司空二千東都尚書省東都留守防禦使

介懷歸仁淮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