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八十三 列傳第一百三十三: 外戚 Volume 183 Biographies 133: Families of Imperial Consorts

自古進退宮掖祿聲色師友危亡自然明哲滿榮寵難保授任祿位不過天命不易大義使終始所以。《:「。」:「嘻嘻。」與其失節漢人幼主嗣位不得臨朝不得封爵刻薄大過受命任職盈滿廢興天命人事長孫無忌各自其余得失外戚》,

皇后涿郡太守幼時皇后宮中縣令高祖京城長安在職嚴明高祖受禪工部尚書刺史蒲州怯懦不利高祖不利高祖高祖:「姑子天子?」以為扼腕:「我家富貴?」

南山金剛高祖關中太宗解縣五原主簿山賊糧道河東夏縣縣令起兵高祖永安內史侍郎金剛來襲陷於既而高祖蒲州尉遲使罷兵使其事蒲州高祖使不知輕舟中流按驗年三十

皇后後魏文帝公主鉅鹿西平郡守文史漢王作亂十八五千號令嚴整齊王長安永安江夏王高祖婿:「在此招怨。」高祖人稱長者武德郎中太宗戰功貞觀刺史

高宗

有名兄弟宗族輿自修衣服儉素清河越州都督揚州大都長史所在著稱

神龍御史大夫檢校雍州長史庶人安樂公干預委曲改名后父名稱庶人乳母莒國夫人乳母婿官位皇后」,無慚宦官畏敬聽訟無須監察御史以內常侍信義:「常侍安樂公信任權勢禍福彈糾?」:「君子擅權今日明日。」

庶人司馬益州大都長史附會太平公主御史大夫尚書僕射監修國史魏國

睿宗公主創立甚多以為不可贊成其事:「奈何校量工匠之間海內瞻仰?」不能如故:「僕射公主。」公主

先天太平公主謀事懼罪



刑部尚書昭成皇后天時太常潤州刺史長壽后母龐氏酷吏咒詛司馬

嶺南神龍景雲追贈太尉玄宗即位太保

太子

太子賓客開元二十七

改名散騎常侍三司玄宗太后尤重,兄弟

玄宗永昌公主恩寵兄弟貪鄙,

天寶犯法,田園尊老三司依舊朝會十三十二月玄宗司徒財貨

從父好學撰著宗族以外輿自守黃門侍郎給事親善水部郎中二十

文德皇后叔父郎將煬帝江都京城入關子弟新豐京城刺史貞觀太宗以后宗正致仕金紫光祿大夫平原幽州都督陪葬

從父司徒武德東道郎中刺史東引百姓貞觀刺史都督長史二十三太宗新城公主刺史永徽金紫光祿大夫吏部尚書都督

尚書中韓得罪縣令

滿善射猛獸奔馬仁愛交結京師貴賤愛慕涼州長史敬宗:「不可。」

承嗣荊州都督天順皇后王府功曹賀蘭失禮皇后追贈司徒忠孝夫人賀蘭韓國夫人太尉夫人宗正少府衛尉夫人皇后退讓其實於是龍州刺史刺史刺史

乾封刺史泰山之下韓國夫人賀蘭宮中恩寵天意高宗密令毒藥賀蘭賀蘭暴卒歸罪韓國夫人鳩集學士正經傳記

年少夫人咸亨夫人佛像殊色高宗以為太子定日妓樂太平公主往來宮人雷州韶州自縊

承嗣死後嶺南秘書監臨朝追尊忠孝官屬五代嗣聖元年承嗣禮部尚書太常垂拱春官尚書依舊政事載初元年文昌內史

元年東都追尊周文王始祖皇帝王子皇帝后五太原皇帝高祖皇帝曾祖康王皇帝成王華為顯祖皇帝忠孝太祖孝明皇帝帝號皇后追封伯父兄弟公主於是承嗣夏官尚書三思從父建昌太子舍人九江高平中郎將潁川將軍河內中郎將臨川中郎將建安會稽王太子舍人安平安王承嗣南陽淮陽三思高陽新安安王

承嗣革命皇室公卿承嗣從父三思天下承嗣監修國史承嗣皇儲舍人百姓不許如意元年太子太保政事承嗣不得皇太子太尉

其父與其永泰太子兄弟出入宮中不利忿大怒自殺承嗣次子

即位中興

神器天下至公皇極大寶天命三皇五帝帝王歷數五行天地合乎四時退五行帝王不可不安生人不理四時天地不能霜露交錯

海內歸於樂業重光生成可謂四海弘道生靈哀號

天皇躬親讒邪殆盡不一感傷天地忠臣義士痛心之際改革家子封建余年知事升降使

天皇厭倦神器大寶陛下百姓謳歌蒼生童兒莫不歡欣父母豈不恩德陛下順天業重中興神祇有助於陛下無二無二格言反正天命封建依舊死者失望寒心開辟以來帝王陛下縱欲開恩豈可五行歷數四時寒暑

海內朝廷不安陛下古典已去難保祿天皇分外天下不可陛下縱欲外戚宗廟社稷黎庶

陛下社稷遠圖私情遐邇豈不陛下巍巍三光九泉親親有序榮寵

舍人答曰

博覽三才圖書八卦成象百谷軒轅唐堯封建至於事跡

異姓天大皇帝五十慈母明君垂拱之中之際並存大義革命封王之際封建千里善惡區分申明逆順聖上二月襟懷布衣天下異姓豈可外族公等無二無二」,賞罰國大三思預告白刃便

於是三思封二定王駙馬都尉河內建昌會稽臨川建安高平魏國安平高陽駙馬都尉淮陽

刺史工部尚書刺史相次太常司馬伏誅先天帝號依舊追贈太原依舊太原王妃

承嗣第二天時突厥突厥既而不得神龍中郎將安樂公婿從父突厥突厥旋舞姿公主

男女最小達州允許天下王侯宰相安樂佛寺宮掖巧妙西皇后宮中安福度日太常將軍駙馬都尉五百金城窮極壯麗帑藏金紫光祿大夫太常將軍五百其父公主滿月文士數百賦詩

放縱忌憚公主:「今天蒼生』,駙馬。」襖子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