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八十五上 列傳第一百三十五上: 良吏上 Volume 185 Biographies 135: Virtuous Officials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漢宣帝:「使二千!」漢代百里郡守三公世祖中興名儒輔相不以功臣選任

天子巡遊征伐朝廷正人莫非爪牙以至旋踵

武德太宗皇帝削平湔洗稼穡不以珠璣以是知恥太平玄宗貞元長慶之間士大夫御史古道不能

武德歷年三百其間不乏立傳

仁壽雍州萬年大業蜀郡司法斷獄得罪:「。」高祖入關遣使巴蜀使者仁壽都督長史南寧朝廷遣使安撫受賄高祖仁壽素有檢校南寧都督聽政使仁壽五百西十七法令歡悅酋長號泣:「天子鎮撫南寧得便?」仁壽城池酋長相與築城旬日仁壽:「奉詔巡撫不敢。」蠻夷父老子弟隨之方物高祖仁壽南寧鎮守以便從事益州刺史中山反叛遠略不時發遣仁壽

鄱陽山子太守武德東陽邢州刺史貞觀元年鄧州刺史喪亂之後百姓流離天下一境當年戶口太宗下詔

隋末海內百姓零落殆盡蕭條寤寐是以忘食孜孜安養貧乏黎庶不免饑餒倉廩賑恤絕食盡心去年關內亢旱分房刺史以下百姓相安回還布帛如此用意一則無常彼此兇年知禮四海兄弟仁慈政化如此安置支配得所百姓不吝財帛今年調相勸

少府除名刺史

青州北海大業教訓百姓與其鄰接有人牸牛不能:「自有至此?」垂泣不止所以左右問所從來不知其所:「女婿家牛非我所知。」發蒙家人:「女婿可以。」叩頭服罪老母:「。」老母宿男女行人先發十數:「境內路不拾遺。」遠近政績

高陽城中節食貞觀刑部侍郎武城縣幽州刺史

冀州衡水大業煬帝江都四方丹陽會議公卿。」:「江南三軍人力不堪逾越險阻社稷。」御史朝政宇文及至建德建德太宗曹參貞觀所在百姓慈父

趙州高邑北齊梁州刺史曾孫散騎常侍水部郎中大業使淮南武德監察御史犯法死者高祖:「天下動搖措手陛下遐荒奈何之下便不敢奉旨。」高祖承恩丁憂高祖雍州參軍高祖:「不清。」秘書高祖:「不要。」御史高祖:「。」

貞觀揚州大都司馬突厥鐵勒相率太宗都護府以素都護邊患遣使建立屯田久之綿刺史永徽蒲州刺史書籍高宗特為一日

重名長壽天官郎中內史:「得以。」不謝刺史

主簿處事聲稱之後無不替代姓名累代同居歲時長幼男女禮節時母家人哭聲使朝夕不曾以此

景雲黃門侍郎

從兄天時冬官尚書

蒲州汾陽太子州長漢王謀反刺史伏誅年幼還鄉龍門高祖:「河東龍門永豐傳檄遠近天府。」高祖將士河東從眾大將軍

貞觀滄州刺史州界有無隋末百姓:「新河舟楫直達昔日公德。」州界卑下三河境內水害刺史刺史德本河北稱為刺史」。

永徽光祿大夫荊州大都長史明年克勤

克勤伏誅

貞觀滄州刺史在職清潔一乘不知刺史二十三刺史州界滹沱河漂流居人水患

永徽洛州刺史豪富三千貧乏摘伏神明

貞觀饒陽政化清靜刺史舊制大功以上不復朝廷兄弟在職咸亨元年洛州長史洛陽殺人威名:「傷生過多不足。」抑止太子庶子

洛州刺史百姓去職」。刺史永淳年老致仕病篤子孫:「良醫。」不服垂拱九十

先天散騎常侍學士伏誅

滿糾合保固不敢武德

任俠書籍貞觀都督齊王州城舉兵作亂縣城太宗遊擊將軍都尉

龍朔高宗高麗上疏

病者不能不能不能隱情祿陛下祿司馬法:「好戰天下。」兇器明王愛人府庫社稷中國古人:「廣德。」秦始皇好戰不已至於其內其外朔方萬里南海分為終於戶口減半空虛至於末年哀痛自悔

高麗潛藏之間不足聖化不足中國府庫使男子不得耕耘女子不得陛下為人父母惻隱之心有限無用高麗不得不發兵鎮守兵威不足人心不安無聊無聊天下天下陛下何以以為不如不如不滅



刺史改為刺史揚州大都長史嚴肅盜賊高宗吐谷渾素有威重都督

鄢陵義真刺史麟德都督司馬州界部落居人百姓農業騎射河北不願遷移將軍高宗前後十五於是百姓:「河北實有牧地水草不乏部落。」

蘭州刺史党項三萬州城不知所為使開城不敢俄而將軍党項絕後:「古人噍類溪谷崢嶸草木萬一!」才然五百:「安危公事私利!」不受党項由是

尚書左丞黃門侍郎修國史永隆七月永淳三月五十七荊州大都

開元工部尚書

神龍張易之陵縣封二開元少府監

高宗戶部尚書

智周常州好學進士費縣均分俸錢政化大行秘書學士》、《蘭臺大夫孝敬東宮智周郎中大夫儒學總章元年請假其父:「進而不知退。」去職

刺史百姓學官諸生及時得失然後咸亨大夫檢校禮部侍郎黃門侍郎修國史御史大夫高宗散騎常侍致仕永淳十月八十二越州都督

智周鄉人相者:「位極人臣微弱官祿子孫。」建安智周智周:「復有。」永淳鄭州兵卒

進士開元刺史揚州大都

並進及第戶部侍郎尚書左丞天寶給事永泰散騎常侍殄滅已久相者兄弟松柏同時友愛

進士

雍州長安幽州刺史刺史武德應制衛兵中郎將貞觀十八太宗數萬河南太宗擊破數百脫身太宗慰勞

永徽刺史勸學務農稱為刺史祈禱百姓:「父母使精誠為人上天田中雨山倉廩禮義但願常在。」都督州界山賊劫奪行李捕殺盜賊絕跡

麟德金吾將軍所得祿俸有余強力晝夜巡警自宮至於絲毫無不每日百余京城貴賤

女巫鬼道惑眾死者復生以為神明高宗:「死者便是死者罪過。」會所

總章太常咸亨將軍年老致仕儀鳳七十八神龍戶部尚書

長壽舍人供奉久之郎將

突厥遣使將軍立功報國可汗遣使謝恩便使陳設道上:「突厥悔過來朝天慈國家使。」天然

將至都護府都護府不許厭求禍福三萬五萬三千結婚於是不利防禦頃之夏官侍郎金吾將軍未幾光祿大夫殿依舊宿玄武

張易之遣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