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八十六上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上: 酷吏上 Volume 186 Biographies 136: Cruel Officials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古今天下五帝文德三王仗義武功五霸崇信刑名仁義然後酷吏於是商鞅李斯尊君鞭撻宇宙先王不得已天下兩漢其余於是雖然天下酷吏罪人然而不勝夫子:「刑罰措手。」

七十不敢由是不在臨朝大臣獄吏剪除於是萬國紛紛然後告密羅織生人屏息至於不可勝言因之天網一舉使酷吏公卿死命威力天誅國柄掌握死而無悔若是見利忘義

嘗試國家斧鉞之誅以防逾垣死者何者其間不過酷吏上下人主怵惕卒伍樂觀罪人有效中興四十蠹政再起善人太和幸災樂禍罪人

嗚呼天道人道至於不幸

嗚呼天下歸天原野魑魅天人報應千載之後不若

春秋善惡酷吏》,所以:「前事將來。」

雍州萬年博徒鄉人本錢十萬兇險不事生產反覆殘害告密召見刺史東平之一後續告密召見告密不得以為御史大夫不會前後

御史朝廷道路御史評事惡相招集無賴數百羅織千里響應誣陷上下:「實情。」於是推事開門開門」,

與其南山告密羅織條貫布置

輕重禁地糧餉糞穢苦毒非身不得赦令獄卒然後宣示

十號不得失魂破家復有籠頭輪轉貴賤:「。」飛越無不故吏由是告密道路名流而已士多以至於與其與其:「不知相見?」

如意元年地官尚書狄仁傑益州長史任令冬官尚書秋官尚書文昌左丞族人首例:「革命萬物唐朝誅戮。」判官:「尚書業已驅策欲求階級尚書?」:「?」:「尚書春官員外。」:「皇天狄仁傑!」血流被面

有司行刑不復筆硯冤苦置於綿:「家人綿。」不復家人召見愕然:「子弟何故?」:「。」舍人獄卒西西而已判官妄為侍郎召見陛下假條大小。」天意召見:「?」:「。」:「何謂?」:「。」表示六家

大將軍大將軍洛陽不堪言辭衛士斬殺事先冤苦破膽

下獄長壽殿同州參軍參軍

萬歲元年洛陽天賜奴婢西酋長歌舞詣闕耀連坐召見

太原河東不著好學應門紿:「。」反接既而自此

太平公主張易之保持太平公主恐懼棄市國人少長

神龍元年三月

大綱粗暴兇殘奉法按察倏忽呼吸流血甚多海內惻隱積惡生涯所有官爵殺人州縣埋葬不可貶降冤情單縣員外

內外法官敬慎刺骨高下任情輕重隨意酷吏萬國遊藝皇甫文備垂拱濫殺嶺南

開元十三三月十二御史大夫

周朝酷吏萬國二十三殘害良善情狀尤重子孫不許皇甫文備遊藝情狀子孫不許。」

雍州長安法律尚書省秋官侍郎垂拱受制陷害元年九月革命尚書左丞上疏宗正十一月下獄特免仇人

遊藝載初元年宮主簿御史補闕上書符瑞受命給事數月大夫侍郎依舊九月革命改天元年賜姓五月光祿大夫

神童冬官尚書兄弟榮寵政事湛露殿其所伏誅四時仕宦神龍禁錮子孫

遊藝六道使之後於是萬國

大將軍永淳元年金吾衛將軍弘道元年高宗天使巴州太子既而歸罪刺史金吾衛將軍酷吏垂拱刺史起兵百姓官吏素服來迎金吾衛大將軍十月下詔伏誅

胡人光宅敬業起兵揚州震怒人心動搖天下召見遊擊將軍洛州殘忍衣冠召見賞賜權勢殺戮於是告密州縣護送賓館稱旨遠近天下

載初元年十月御史上疏

頃者小人習以為常內外姑息承接強梁規避深刻鑿空爭能籠頭聊生」。節食連宵晝夜搖撼使不得號曰宿」。目前竊聽輿天下太平何苦被告盡是英雄以求帝王只是不勝何以陛下告狀虛實上下其手希聖陛下滿不安以為陛下不可妻子即為陛下緩刑天下幸甚

由是稍息

雍州貧窮不能樂事渤海無賴詭譎刺史不利王室反之遊擊將軍族滅遊擊將軍:「國家用人不識字:『獬豸不識字。』」獬豸天大大夫御史:「辭謝不受:『不願。』」天復恩澤

:「司馬不然。」司馬洛陽司馬將軍以此

不屈:「薄命拖曳。」大怒:「使。」:「國家御史禮數輕重必須何不無為奈何佩服天命不行正直司馬無人。」驚起:「死罪。」上床自若以為御史可笑:「?」大笑

太原政事商量侍郎宰相:「可笑。」宰相:「往年今日!」

萬國洛陽險詐垂拱羅織》,朝貴威勢評事判官

監察御史長壽嶺南陰謀便斬決廣州置於自盡號哭不服引出以次三百一時然後:「推究。」曹參評事南面衛兵曹參監察御史劍南黔中安南六道大夫御史盛行殘殺唯恐九百七百其余五百革命犯罪:「六道使家口還本。」相次見鬼流竄

雍州長安永昌元年四月以上監察御史不帶:「束帶。」賜姓家臣大夫御史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