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二 列傳第一百四十二: 隱逸 Volume 192 Biographies 142: Recluses


隱逸所以退高人可觀心王可嘉皇甫謐陶淵明放情逍遙無意出處之間有身江湖之上之下退,《海鳥佯狂嗜酒放蕩不足有余時而高宗山林幽人隱士獨行至於出處大方


龍門莫逆大業孝悌廉潔揚州六合還鄉隱士長子服食養性相近結廬琴酒北山因為北山

經過酒肆往往好事貞觀十八臨終命薄墓誌文集隋書》,

大業名儒文中


京兆三原太學太白山林泉會意不能妻子方外山水二十余年自稱」。調露高宗嵩山中書侍郎左右:「先生山中?」:「石膏煙霞痼疾聖代逍遙。」:「?」:「漢高祖陛下!」行宮家口學士太子談論奉天嵩山舊宅書題隱士」。文明大夫太子洗馬垂拱交結


蘇州昆山咸亨隱居琴書出入高宗洛陽東歸公卿賦詩江南道使文昌:「蘇州隱士孝友多謝高蹈》,甘心革命寤寐星雲物色林壑海隅風操可嘉大夫。」後周伏誅大夫丘壑聲譽隱居之前


河內天時知名病篤人肉好學九經訓誨子弟釋典出言未曾以為真君

長安歷任春宮神龍太子中及至

可以太子中舍人人倫富有文史財貨古人君子解脫陳情堅持退廊廟山林雅懷太子中舍人員外祿在家修道所在州縣四時祿住所

玄宗東宮年老九十開元:「貴德聖人所以治天下風俗神明大位歿有余上卿祿大夫縣令吊祭。」


浩然范陽洛陽學業楷隸嵩山開元

大位淳化通理太一中庸高尚古人使虛心引領數年幽人朝廷縱欲山林不能君臣不可不足為難便

東都宰相舍人:「老君忠信不足忠信。」殿酒食:「一應至道天下諫議大夫。」

大禹天子有所諸侯有所,《嵩山隱士隱居林壑歷年:「天下歸心。」征聘政理榮寵風俗會稽未可太原諫議大夫五十藥物隱居朝廷得失

隱居


徐州滕縣好道父母為人牧羊嵩山道士四十兗州山中道士劉玄老子》,

景龍七十氣力刺史:「孔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可以終身。」玄宗州縣九十六道義宦官宮中

開元十四:「徐州處士林壑高於大夫博士致仕州縣春秋一百。」壽終

蒲州大經邢州蒲州常州潤州退辭職為時

大經
大經篤學》,無二徒步鄉人:「豈可千里。」大經:「無能。」出行大經家人開元刺史慎言:「衛生古人。」慎言大經年老不見


博學天文未嘗鄉人年少使薦舉景龍刺史衣服:「不宜不能。」泥塗:「不受。」定州三禮》,鄉人起家大夫致仕祿:「祿。」八十壽終


美名垂拱監察御史羅織秋官侍郎詔獄同知其事陳情欣然法成高雅為時壽終


拾遺上書得失:「!」鄉里神龍使可以補闕上書執政妻子衣履書疏而已


長安拾遺屬文天下新聞神龍功臣時事得失不用還鄉


文史隱居大梁景雲校書郎

開元十年刑部尚書隱居讀書古人無量懷素十七國子祭酒學官京師及至老病任職:「處士秘書校書郎隱居汲引物色夷門大夫。」

還鄉:「孝悌立身靜退風塵盛德人倫上京。」停留數月鄉人庶子:「家室五品?」欣然:「往歲契丹家家讀書至今不得終身徭役!」壽終辯論老子》,文集


道士景賢江州刺史揚州刺史知母郎中因而啼聲沙門寶誌:「生子神仙宗伯。」

聰敏茅山道法先生重陽殿講論隋煬帝揚州使王子相次少頃煬帝涿郡員外知見煬帝弟子都城揚州不宜煬帝不從

高祖武德太宗平王房玄齡微服:「中有聖人?」太宗:「太平天子。」太宗加重貞觀潤州茅山道士二十七:「先生納新之外自古秘訣金壇問道風範寤寐有別宿未知先生早晚委曲引領。」

弟子:「小時童子不得白日升天。」翌日沐浴加冠焚香一百二十六調露追贈大夫先生臨朝追贈金紫光祿大夫先生


趙州贊皇以至大業道士符箓清凈嵩山逍遙二十余年飲水而已高宗東都召見:「山中?」:「松樹清泉山中不乏。」高宗尊敬信宿奉天逍遙一門號曰仙遊北面太常新造樂曲》、《》、《前後

永淳元年九十八高宗追思大夫先生


道士嵩山高宗太一宮中太山合於殿太山祈福前後賞賜貧乏未嘗有所蓄積

高宗咸亨奉天弟子改葬蟬蛻高宗:「仙去!」

司馬
道士司馬河內晉州刺史玄孫好學道士符箓導引:「隱居。」名山天臺

景雲睿宗天臺引入宮中陰陽術數:「道經:『以至於無為。』心目所知尚未異端!」:「無為清高無為如何?」:「。《老子:『自然無私天下。』《:『聖人天地。』不為無為。」睿宗嘆息:「!」朝中詞人百余

開元玄宗遣使受法前後賞賜十年西天臺玄宗賦詩十五玄宗形勝:「五嶽神祠山林正真五嶽洞府清真山川風雨陰陽冠冕神仙有名。」玄宗五嶽真君形象制度道經創意

隸書玄宗三體老子》,正文五千三百八十陽臺遣使三百公主祿加以

八十九其弟;「白雲容色。」玄宗:「獨立道士司馬理會玄遠名山逍遙得意林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