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三 列傳第一百四十三: 列女 Volume 193 Biographies 143: Exemplary Wom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女子陰柔代誌烈女至若失身白刃慷慨丹衷激發不顧視死如歸守節窈窕其次梁鴻末代風靡寂寥

李德戶部尚書安邑父母從父黃門侍郎離婚煬帝武將:「便分離瘴癘尊君改嫁!」對曰:「婦人再醮!」

容貌佛經李氏姊妹都邑歲時朔望左右致敬烈女》,稱述改嫁:「婦人常理何為以此記傳?」余年音信斷絕求婚定日悲泣不可守節其後貞觀終於鹿城

河間大業滎陽太守陷於刺史太宗洛陽與其來歸:「鄭國所以公心二三奈何長安公家東都。」侍者:「我家鄭國進退維谷何以?」宜州刺史

武都王世充歸國武都年幼使乳母保養撫育提攜喪亂乞丐有所便飲水而已歸於京師高祖下詔:「乳母慈惠提攜背逆永壽」。

李氏雍州涇陽孩童貧窶數年兄弟遠近太宗二百州縣所在

梓州武德強盛梁州飲酒高祖崇義夫人

蒲州河東十五盛年便嗚咽如此人為鄰家沐浴:「不幸孀居所以不死逼迫何如!」失聲啼泣:「不覺覺悟難為!」便於是伺隙中路使感嘆十八其所:「老母不幸。」於是

孝女夏縣其父鄉人改嫁兄弟復仇常設既而刑戮巡察大使黃門侍郎褚遂良太宗雍州田宅州縣

孝女鄄城十五其父其弟年幼撫育成童報復取其心極刑詣闕自陳高宗洛陽

義宗盧氏幽州范陽強盜鼓噪逾垣家人唯有白刃捶擊幾至家人問曰:「奔逃不懼?」答曰:「所以禽獸仁義赴火至今安敢在於萬一獨生!」:「古人歲寒然後松柏之後新婦!」貞觀

鹽城縣丞十五事後以至不勝徒跣每日一食如此積年貞觀制表

楚王上官秦州懷仁金吾將軍上官十八歸於哀王本生朝夕侍奉恭謹未曾眾議不舉上官:「寧可使孤魂!」於是莫不:「所生異門禮儀。」對曰:「丈夫標名婦人守節未能溝壑寧可!」不可嘆息

華州華陰所生繼母十五歿繼母所生繼母並立形像招魂祖父母父母永徽:「率性成道以往隋朝歿招魂祖父母老年板築晨昏行路。」三十五十

都督數歲父母觀察顏色左右晝夜宛若成人成長恭順延壽明子便號哭高宗下詔史官

冀州鹿城女子兄弟李氏未有年老孤寡不能便衣食無非如此二十余年葬送鄉人莫不相識數歲終於

楚州淮陰病篤而言:「愚陋明德衣裳二十黃泉。」答曰:「死生常道所多勉勵使成立相從。」敬業絲竹:「不幸歿未能自盡偷生豈非?」忿怒語云:「不從殞命。」厲聲:「汙辱好人。」莫不

不知何許人萬歲天年契丹盡忠時任刺史既而家僮相助固守退誠節夫人

玄應固守縣城突厥下詔:「攻城丈夫固守不能婦人感激何以玄應忠縣。」

定州著作之後山東士族克己天時天官侍郎屬文先天中路南征以敘開元慶州都督年少克己亡父疇昔申理南征:「大家東征。」廣州都督旬日莫不

盧氏幽州范陽山東常州刺史美名天時侍郎文昌左丞酷吏遷西

年少稱病神龍工部侍郎當朝不可令人左右:「久已!」出自糞穢宗族垂淚出家操行開元老病

奉天長於邠州永泰兵刃村落容色十九十六自慰深谷:「汙辱!」驚駭數百血流氣絕良久京兆尹第五貞烈京兆尹

李氏隴西成紀永泰元年縣令界內先有二千挺身誠信百姓業者二百升任徐州刺史從父弟兄宣慰使吏部侍郎節義

尉氏素有:「衣冠。」支解不屈

:「鄭州縣尉李氏汴州尉氏縣傳家李氏孝昌縣河東編入史冊。」

簿常州江陰縣尉海賊守節托付使:「不受。」投江退潮江岸江左文士

軍人元和淮南心懷束縛:「善事僕射。」其事史冊十三下詔

州長少孤受訓至元:「逆順成敗可知。」未果郾城:「以前老母忠臣歿!」郾城且說郾城監察御史:「老母。」嗟嘆良久無恙元和十五節度使節義北平

太子賓客幽州觀察判官監察御史朝廷幽州兇悍不樂為主常態忿變通議論卒然左右不從:「不幸年少今日!」兇悍無不嗟嘆太和節度使表明其事追封陵縣

太和都督參軍招討使不能疑慮得以詣闕御史臺諫官

開成元年:「虐殺詣闕申冤萬里崎嶇危亡何以孤孀無依祿養武昌九品。」

道士玄孫曾祖先天得罪嶺南歿曾經昭雪:「開成十二月嶺南節度使俸錢三代暴露一方發遣長樂旅店所在天恩六十三家貧無依。」:「事跡國史洗雪漂零卓然綿萬里可加行路朝廷宗正京兆府墳墓不是京兆府使真如京城便安置。」

孝女徐州其父元和吐蕃父兄戰死子時十七父兄歿徒跣父兄松柏節度使

大中兗州丘縣二十四慶州党項戰死歿邊城無由慶州父喪丘縣進賢合葬便不適節度使:「之中知禮女子》,投身沙磧遺骸邊陲丘墓。」

政教女貞蘭閨。《關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