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舊五代史》

卷二 梁書2: 太祖本紀二 Volume 2 Book of Later Liang 2: Taizu Annals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光化元年正月葛從周山東次於三月天平節度使如故四月滄州節度使大軍鹿萬餘青山丁卯刺史五十五月邢州刺史辛未刺史之內葛從周邢州義軍節度使留後班師節度使淮夷七月未幾刺史隨州刺史臨陣

  正月淮南五萬徐州大軍退幽州節度使大舉十萬攻陷萬餘少長進攻內黃三月內黃大敗萬餘二千七十。《》:幽州葛從周山東乘勝以下至於臨清御河溺死滄州六月潞州節度使葛從周潞州七月壬辰海州三千淮南戊戌澤州葛從周未幾潞州所有十一月留後自稱留後

  四月葛從周滄州五月庚寅德州刺史己亥進攻六月大舉乾寧萬餘百餘既而班師八月河東刺史葛從周黃龍中軍九月葛從周上將攻下臨城滹沱領軍獻文二十十月宿南下河陽留後力戰固守十一月上將中山太原大軍季父繒帛三十劉守光中山之上

  中尉東宮皇子養子神器大計未決長安使:「所以閹豎天子不能諸侯。」使長安謀反

  天復元年正月乙酉宰相使侍衛左右中尉即時反正癸巳反正殿長安河中節度使太原大將含山戊申攻下壬子晉州刺史大將晉州己未大軍河中壬戌庚午河中河中河中特來舊好遣使三月癸未河中大將大軍太原行路葛從周土門刺史定州刺史晉州澤州刺史太原潞州節度使河東二千歸命進軍太原四月乙卯大軍井陘刺史諸軍晉陽城中班師五月癸卯護國軍節度使河中六月庚申自大丁卯視事河中以素節度使節度判官中和若是七月甲寅

  十月戊戌密詔長安朝廷中尉樞密使軍國宰相宦官宦官側目一日便殿京城婦人十數使宮中以為相向流涕三司冬衣減損不得已政事戊申行次河中同州留後司馬鄴辛亥駐軍渭濱遣使三萬行次長安閹官西鳳翔次於赤水乙卯大軍華州失措丙辰軍事赴任太子太師二百六十三己未諸軍赤水壬戌次於咸陽:「天子岐山。」大將萬人武功甲士六千次於岐山遣使自陳丙辰復次岐山遣使:「。」奉詔癸酉奉辭北伐乙亥邠州節度使以為名曰邠州丞相京兆尹華州

  正月復次武功堅壁河中二月大舉南下聲言鳳翔師會晉州刺史大軍其後三月晉州大敗生擒左右:「如此不久。」四月大軍丁酉丞相危急不可動容自持良馬珍玩

  五月丁巳西征六月丁丑次於癸未大戰萬餘數百乘勝七月丙午不利人相之內九月甲戌連結登高煙靄紫雲傘蓋之上久之堅壁河中上將數人其事指揮使:「天下雄傑。」:「兵法正理乘機!」紿騎士:「無生。」明日,《北夢瑣言出兵無人躍馬西以軍萬餘前後當時未及諸軍中軍不能退不能殺戮不知喪膽而已十一月癸卯新唐書」,萬餘城中相應守備乘虛甲寅瓦解

  正月甲寅唐昭宗使慰勞翰林學士趙國夫人紫金酒器丙辰華州留後青州節度使師範甲胄詐言州城師範兗州丁巳使押送軍容使三千首級甲子鳳翔學士既而殿:「宗廟社稷再造戚屬再生。」勒馬金銀華東前導長安長樂:「自古無有如是今日先皇帝室不能!」久之宦官第五五百三月庚辰太尉宣武義天節度使兵馬食邑三千封四回天再造功臣

  戊戌內臣御製楊柳三月戊午至大青州軍士東征四月丙子臨朐青州大敗援軍乘勝攻下八月戊辰九月癸卯大軍師範臨朐大敗萬餘師範即時辛亥偏將刺史師範帝命戊午師範青州師範知青師範二十萬貫十月辛巳護駕指揮使長安大怒以為大臣十一月丁酉兗州師範師範兗州久之師範歸命善事元帥留後

  元年正月自大西河中京師洛陽大臣異議密令護駕指揮使宰相京兆尹。《歐陽京師兵士京畿不得已財力同構洛陽數月二月乙亥河中行營:「禍亂輿老臣陛下社稷大計。」寢室皇后酒器衣物:「此後大家夫婦委身。」欷歔駕臨洛陽宮人附耳以為車駕。《春秋》、《世家》,三月丁巳使詔告西河東:「洛陽不得。」

  三月丁未左右使夫人:「皇后十月。」久留四月閏月丁酉壬寅次於左右小黃打球供奉小兒二百密令醫官二百形貌大小一如人物使不能左右前後甲辰車駕宰相百官乙卯宣武節度使鄆州五月丙寅群臣:「副本不然誤事不得。」殿其事不敢奉詔:「即令。」奉辭東歸乙亥至大六月邠州節度使西征洛陽七月甲子文思東都壬申河中八月壬寅大內乙巳河中西次於不出九月辛未班師十月癸巳洛陽西西征十一月辛酉光州遣使求援時光戊寅次於光州

  正月庚申進攻堅壁不出丁亥班師二月辛卯甲午青州節度使師範至大賓禮河陽節度使七月辛酉天子洛陽庚午大將軍前軍辛未罪狀官爵八月駐軍漢江經度九月甲子進擊人大萬餘親軍沿丙寅中流襄城帑藏西窗戶儼然中有甚至金銀數百:「公私財貨孑遺物主常人所得!」百餘荊州留後荊州其事

  十月丙戌天子兵馬元帥辛卯光州淮南班師全軍壬辰次於棗陽大雨壽春壽春堅壁正陽

  十一月丙辰大軍。《春秋》:其後斬首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