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舊五代史

卷二十九 唐書5: 莊宗本紀三 Volume 29 Book of Later Tang 5: Zhuangzong Annals 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十六正月義軍節度使李嗣昭幽州三月幽州近臣

四月南城攻擊艨艟南城告急召募能破於是禁咒兵刃形於色王建:「效命。」勇士三百中流樓船艨艟上流數百脂膏火發艦載甲士鼓噪樓船沈溺既得退濮陽由此

七月晉陽八月眾數渡河十月晉陽數萬廣德接戰

十二月戊戌河南步兵斥候鐵騎諸軍死者

十七幽州於田金印:「關中」,

七月同州河中節度使同州令德華州節度使同州節度使李嗣昭代州刺史王建

九月河中不意之至明日進軍李嗣昭輕騎不出渭河兵仗不可未幾發病

十八正月開元寺傳真傳國寶受命子孫八字傳真廣明京師喪亂秘藏四十篆文淮南四川遣使帝位不從

二月代州刺史王建大將:「把臂同盟金石!」滹沱暴漲關城溺死西北分之遣使:「 !」左右:「人生。」不得已兵馬留後

三月河中節度使節度使李嗣昭滄州節度使定州節度使邢州節度使李嗣源成德兵馬留後天平節度使大同節度使新州節度使節度使同州節度使令德遣使勸進帝位勸進貨幣十萬即位左右撝挹久之。〈(《·》:輔佐由是天時人事莊宗。)〉七月河東節度使

八月庚申天平節度使成德兵馬留後偏將本部誅戮遣使傳旨正文:「報恩無心資糧兵甲!」於是三十慟哭牙門成德兵馬留後部下前鋒甲子趙州刺史州城西北軍事九月前鋒

十月己未帝命李嗣源設伏挑戰中軍步兵李嗣源鐵騎大敗辛酉定州節度使自稱留後。〈(《歐陽》:契丹以來。)〉

十一月州城等候不遜帝命土山城中土山旬日之間機巧韓正突圍入定議事追擊正時以降

十二月辛未契丹幽州,〈(《契丹國》:定州唇齒使使契丹太祖:「美女天皇為己不然所有。」太祖以為率眾。)〉涿州定州遣使告急五千

十九正月甲午新城契丹前鋒新樂乘虛李嗣源西成安契丹沙河將相失色危急不可新城契丹萬餘退追躡沙河橋梁陷溺阿保機定州前軍退保望都定州宿開元寺翌日望都契丹退李嗣昭躍馬追擊不可大雪平地芻糧人馬道路累累不絕乘勝幽州。〈(《契丹國》:望都契丹力戰出入不解李嗣昭三百得出太祖大雪平地人馬死者太祖。)〉穿地道雲梯晝夜攻擊極力城中危急幽州

三月丙午州城退保趙州城中滹沱城中出路是日城中長圍奮力死戰不能退營壘芻糧節度使李嗣昭北面招討使進攻四月己卯天平節度使節度使北面招討使大同節度使

五月乙酉八月刺史俳優膂力刺史既而無度。〈(《·》:莊宗一日莊宗切責對曰:「殿下何時河南?」莊宗正色:「輿勝負!」:「殿下謀攻一旦河南殿下所有。」莊宗:「大計!」)〉新鄉西

九月戊寅城中不覺退前後夾擊大敗步兵歿馬步北面招討使丙午諸軍送行節度使趙州刺史深州刺史冀州刺史天平節度使

十一月河東監軍承業十二月觀察判官

元年正月丙子五台山山中二月新州團練使藩鎮相繼勸進有司百官法物四月即位河東節度判官使

三月己卯海軍節度使內外馬步幽州節度使潞州留後李繼韜即位牙城

四月己巳昊天上帝遂即皇帝文武臣僚天門改天二十元年大赦天下四月二十五以前十惡五逆放火殺人鑄錢毒藥輕重馬步功臣名號檢校兵士等第歿功臣追贈諡號八十內外文武職官直言無有隱諱有司商量施行蠲減三世不分應有祥瑞不用有所正月人心

咸通太史:「。」詔令臣下稱臣其後四十九柏鄉平定即位鄴宮左丞侍郎太清使右丞中書侍郎監修國史以前定州掌書記李德御史河東節度判官為兵尚書翰林學士承旨河東掌書記馮道戶部侍郎翰林學士觀察判官工部侍郎租庸使使監軍使樞密使幽州宣徽使節度判官正言禮部尚書河東太原西京留守節度判官工部尚書真定北京留守東京改元唐縣晉縣以太西京節度十三五十

閏月丁丑李嗣源檢校侍中海軍節度使內外幽州節度使檢校太師馬步河東節度使檢校太師尚書安國節度使定州節度使檢校侍中追尊曾祖太保皇帝廟號夫人皇后追尊代州太保皇帝廟號夫人皇后追尊河東節度使太師皇帝廟號太祖晉陽宗廟高祖皇帝太宗皇帝皇帝皇帝以下甲午契丹幽州來者節度使州城守兵李嗣源:「澤州別有無備不可。」以為壬寅步騎五千不覺鄆州李嗣源天平節度使鄆州以來南城

五月辛酉舟師斷德浮橋南城固守軍食十萬令人倉卒耗失舟師沿行一中流覆沒終日比及己巳大軍南城極力固守晝夜攻擊不能東西十數

六月己亥望見勇士短兵城門屈曲穿甲士弓弩不得下流鄆州勇士挑戰旬日之內營壘即令人中河東晝夜營壘戊子數萬板築戰具環城使上流攻擊城中危急軍陣西城中解圍退保家口

七月丁未沿家口芻糧戊午直抵李嗣源鄆州大軍將至己未拔營甲子巡視

八月壬申甲士五千澤州李繼韜澤州既而率眾久之告急不已甲戌代王戊子五萬自高渡河生擒前鋒軍士二百於都庚寅戊戌左右先鋒指揮使引見對曰:「不少君臣敗亡居中專政締結宮掖賄賂公行武略一朝便見大宿將有名南城使一發即令近臣監護可否監軍處分顏色河津失利太原關西自相鎮定大軍陛下禁軍鄆州十月大舉河堤使之間至於彌漫不絕北軍兵力不少無餘陛下鐵騎五千鄆州兼程直抵旬日天下事。」

九月壬寅在朝臨河接戰以西以南日至流亡不支半年契丹南侵涿大舉將吏大計:「自我以來大將固守城門之外不如告諭鄆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