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Old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舊五代史》

卷六十七 唐書43: 列傳19 豆盧革 韋說 盧程 趙鳳 李愚 任圜 Volume 67 Book of Later Tang 43: Biographies 19 - Dou Luge, Wei Shou, Lu Cheng, Zhao Feng, Li Yu, Ren Huan

祖籍同州刺史刺史。〈(《宣和。)〉轉入中山牡丹賦詩節度判官理家無法有所規諫

莊宗即位講求輔相名家丞相廊廟錯亂至於官階擬議前後倒置駿莊宗引薦事體同功舉止歸於拾遺父子為人員外學士集賢學士交易市井之後進賢修煉丹砂垂死

天成莊宗山陵使親友:「山陵使便意謂可欺。」側目有所上疏殺人上第刺史所在發遣不行:「輔相權衡端坐無禮舉世便俸祿文武五月父子自居大綱兒孫醜行參軍參軍員外所在發遣。」州長百姓所在天成詔令刺史骨肉放逐便

檢校。〈(《田園大德居處田園三兩莊子百姓租佃大王無知往還其後夜郎不可檢校太師北平王所謂大王維新不能自來。)〉

福建觀察使。〈(以下。)〉莊宗奉職事端承順而已政事得失他人出身父兄其事其後行事告敕去留號哭之外以為積弊一旦不能:「漢子。」得罪流言門人拾遺吏部員外上疏:「往日專權。」」,即位保護鄰家鄰人以為本人虛妄刺史參軍

江陵通信西莊宗:「。」西既定尺寸朝廷不得已占據明年:「州長百姓重任公害巴蜀視聽開通經年西方要害自居流言刑戮刺史。」 〈(《歐陽》:天福尚書員外。)〉

唐朝天復進士巡官洛陽道士未知中山太原往來禮遇太原因為莊宗推官支使門第是非篤厚君子

判官歿莊宗歸寧太原置酒:「書記。」巡官馮道莊宗:「。」書記左右失職:「主上人物使。」莊宗:「筆硯。」不及河東留守舊例支使:「所長。」:「公稱文士自陳職務以為?」垂泣觀察判官

莊宗即位判官宰輔相次判官質性太原定州判官重器舉止朝廷受命輿莊宗左右:「宰相擔子入門。」莊宗:「所謂似是而非。」使晉陽皇太后山路險阻往復綿邈安坐輿州縣輿笞辱

南城莊宗苦戰臣下規諫紿:「失策。」近世士族:「員外孔明宰相!」:「孔子之後。」時任莊宗婿:「蟲豸宰相舊體!」退莊宗莊宗:「九卿。」庶子莊宗既定河南百官洛陽沿路墜馬禮部尚書

幽州劉守光儒者太原刺史判官。〈(。)〉鄆州節度判官唐莊宗以為學士莊宗即位舍人禮部員外莊宗皇后:「父母老者思念尊親。」莊宗往來上書天成殿學士馮道時任宰相以至汴州:「義士如此濫刑何以安國!」

明年西國取經得佛皴裂揚言:「 佛牙。」車駕汴州中書侍郎。〈(居士》:莊宗實錄》,政事。)〉長興河中上前:「陛下家臣俯伏浸潤。」以為朋黨獲罪邢州節度使蒙塵軍校:「主上渡河安坐?」軍校:「使。」太保不能:「家世五十五十!」三月

豁達人士以此

自稱西之後家世進士渤海詩書子孫愚童異常年長方誌晏嬰為人柳體端莊不苟滄州簿丁憂長安之間光化五月諸侯在華:「關東布衣讀書君臣父子之際痛心切齒恨不得重鎮勤王中朝輔弼諸侯忠義社稷往年號泣奉迎感人至今歌詠此時事勢公地要衝變故旬時號令率先反正遲疑未決一朝山東西如何決策必然不如四方逆順破膽之間天下便於。」禮遇天復鳳翔避難東歸洛陽李德裕平泉子弟朝夕未嘗進士河南府參軍表白別墅

殺害衣冠自相殘害山東嗣位儒士召見拾遺學士儼然正色重臣:「使!」:「陛下家人。」剛毅如此晉州節度使違法民家使伏罪不忍加法:「赤子功臣。」舍人舍人致死:「鬥毆致死!」以是拾遺員外員外觀察判官

在內張礪河陽莊宗太原出入之間揄揚所為仲尼》、《顏回》、《望風莊宗洛陽奏章為主郎中數月翰林學士判官險阻未可:「倉卒二三電擊破膽。」前軍軍食十五:「!」判官寶雞在後厲聲:「大軍涉險人心。」軍人舍人即位西征招討使宰相援引職權兵部侍郎翰林承旨長興太常邢台中書侍郎集賢殿大學士

長興不暇存亡往往唱和轉門侍郎監修國史吏部尚書創業功臣三十不治賓館近臣之中使。〈(《職官長興使寢室病榻而已使其事:「宰相月俸幾何如此。」十三。)〉

嗣位德政便學士貞觀政要》、《太宗實錄》,有意:「堪憂!」僕射馮道同州太微使大學士宰相馮道舊事便不定:「所為便!」於是喧呼

京兆三原成都太原西歷代刺史

李嗣昭晉陽觀察支使姿容為人間諜莊宗奉使往來申理莊宗潞州觀察判官其事號令敵人莊宗獎賞以上城中萬人突出大將孫文騎士禍福城中使之外官吏家屬庇護莊宗北京工部尚書真定北京留守留守明年改行司馬北面水陸轉運使知府工部尚書

西節度使懇辭班師八千西夜半命中使不及:「尚書不能。」使指揮使渭南遇害洛陽三司杜絕百官國家之內府庫朝廷修葺軍民功名不得嫌隙使出於戶部往復,〈(《》:上前往復聲色退宮人:「論事?」:「宰相。」宮人:「長安未嘗宰相樞密如是大家!」。)〉三司

天成太子致仕結構人稱:「太子致仕退免於外地嫌疑大體一身本州。」受命酣飲神情太傅

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