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舊五代史》

卷七十五 晉書1: 高祖本紀一 Volume 75 Book of Later Jin 1: Gaozu Annals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高祖文章明德皇帝太原大夫丞相之後子孫西甘州元和沙陀都督朱耶靈武河東陰山朔州刺史天福追尊皇帝廟號皇后三代散騎常侍追尊皇帝廟號皇后防禦使尚書僕射追尊皇帝廟號皇后善騎射遠大事後莊宗戰功周德威刺史太傅追尊皇帝廟號皇后

第二景福元年二月二十八太原汾陽異焉寡言兵法李牧行事唐明宗代州刺史深心愛女唐莊宗善射左右大軍莊宗」,心腹

十二莊宗河北上將五萬十三二月莊宗深入東西全部莊宗:「。」當時以為由是知名明年西北莊宗酣戰久之塵埃挺身反復是日殺傷過半

十五設伏殿五百十二月莊宗大戰十萬周德威前鋒不利莊宗五千固守高陵之下:「旌旗可以?」:「如此出手退莫若飲水超乘不等必勝。」:「。」日暮平野萬人一方:「敵將!」三百旌旗竿火爆不可由是人勢莊宗

十八十月萬餘十九退敵人

二十十月村寨俄而不意落馬莊宗即位改元深入五十東門不動既而汴水莊宗一統唐末莊宗不好

二月朝廷不下以為不可莊宗統帥諸軍河北自訴天子諸軍常山而已西魏縣密言:「猶豫兵家三百汴水虎口大軍夷門天下要害可以安有上將三軍平手頃刻不宜恬然。」三百西門莊宗西北登高:「不濟!」由此莊宗來歸前鋒俄而莊宗

兵馬留後即位改元天成五月光祿大夫檢校司徒義軍節度使軍民二月檢校太傅使封開食邑四百事故八月食邑八百封一十月使車駕汴州節度使親軍信宿宣武節度使侍衛親軍馬步指揮使使封開食邑五百耀功臣四月車駕檢校太傅留守節度使五月丁未駙馬都尉

長興元年二月檢校太尉食邑五百天下土俗爭訟一一几案以此九月東川朝廷東川行營招討使東川十月西征班師四月使六月河陽節度使

:「北面契丹突厥邊地未有統帥大將。」:「商量。」大臣:「之中可行。」禁軍:「北行。」:「無不。」不落使遷延十一月乙酉:「契丹幽州放牧不退。」樞密使:「北行定奪。」:「不才進退。」:「眾議。」由是丁亥侍中太原北京留守河東節度使大同馬步寧國功臣翌日中興殿:「不盡補報。」再拜告辭左右因此不復相見十二月晏駕應順元年正月即位食邑

未嘗聲色滋味宴樂退論民利害得失軍士」。軍士:「何以軍士婦人。」婦人境內肅然三月常山方鎮民間父母常山有人議價不定他人他人弟兄不義:「不義教化未能以至良田則是不義高價。」上下

兵亂天子社稷洛陽出奔相遇左右不利百餘知事不濟刺史安置以此

元年五月太原節度使北京留守大同馬步忻州朝廷遣使軍人萬歲以下三十

五月鄆州節度使趙國啟運中正功臣降詔赴任心疑:「太原主上:『北門一生。』是以去年忻州今年春節公主公主:『歸心?』今天應順出奔人情不能扶危憤憤方寸無異朝廷不可安然道路太原甚多強敵興亡皎皎發表諸公以為何如?」〈(《玉堂閑話》:從容:「近因洛京天子天子不得已下馬西天子如此。」有所鼎革不軌久矣惑眾。)〉掌書記劉知遠贊成朝廷奉詔降旨官爵晉州刺史北面招討使晉陽求援契丹遣人中秋。〈(《遼史太宗七月丙申唐河節度使求救趙德鈞遣使河東告急興師八月庚午。)〉六月北面招收指揮使七月代州西北先鋒指揮使五百八月使人心

九月辛丑契丹率眾雁門不絕五十。〈(《遼史》:九月丁酉雁門戊戌忻州己亥太原。)〉使:「今日便?」使:「皇帝成功明旦審議。」使契丹西山下未及伏兵退步兵大敗死者萬人北門相見契丹:「會面。」父子。〈(《遼史》:官屬撫慰。《契丹國契丹問曰:「皇帝士馬疲倦大戰?」:「雁門伏兵險要不可使是以深入是以。」嘆服。)〉明日契丹營寨不復契丹之後心腹一言親赴天意己酉唐末親軍步騎三萬辛亥樞密使趙延壽北面招討使節度使光統萬人十月幽州節度使趙德鈞所部萬餘上黨延壽相去百里彌月不能相通。〈(《遼史》:晉安精兵要害援兵趙延壽逗留。)〉

十一月王會:「三千體貌深遠國主天命不可天子。」久之既而諸軍勸請相繼晉陽冊立皇帝自主衣冠。〈(《遼史太宗》:十一十月甲子十一月丁酉皇帝。)〉

丙申十一月丙戌十二丁酉契丹皇帝元氣天命輔以周道人事天心古今

英雄啟運武略享國先哲子孫患難丹書白日失墜所以

獨夫竊據忘恩逆天骨肉離間聽任震悚內外無辜激憤興師急難艱險神祇平山僵屍班師

中原無主四海茫茫塗炭不可以大寶不可以拯溺救焚在此上下有無神明兆庶歷數用命皇極建義國號父子保山盛典成千大義初心兆民

鼓吹從而

開國潞州行營使:「壺關縣鄉人六字十四』。」武庫即位:「『加之;『。」即位丙申,《:「。」國號符契即位之前乙未西合流大鼠不勝行人數百後唐真定常山先人佛剎石像搖動不已重圍晉陽心腹輕騎求援不以繒帛不以響應:「上帝非我。」〈(《契丹國契丹神人花冠姿容白衣異人十二其後神人:「使。」不以神人衣冠儼然如故:「使。」:「。」:「太祖西言中天王。」河東後唐契丹:「興師奉天使。」)〉援兵大風暴雨長城不能晉陽宮城之上毗沙門天西北正受不見牙城僧坊西北一日奔赴以為無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