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Old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舊五代史》

卷九十七 晉書23: 列傳12 范延光 張從賓 張延播 楊光遠 廬文進 李金全 Volume 97 Book of Later Jin 23: Biographies 12 - Fan Yanguang, Zhang Congbin, Zhang Yanbo, Yang Guangyuan, Lu Wenjin, Li Jinquan

臨漳唐明宗鄆州先鋒使使莊宗莊宗:「未可。」莊宗鄆州城中莊宗中夜夷門榜笞數百白刃其事獄吏半年莊宗獄吏桎梏拜謝莊宗祿大夫檢校工部尚書宣徽使青州王公檢校司徒夷門滎陽:「騎兵五百人心。」酉時二百翌日望見輿相率開門明年樞密使正授檢校太保長興得罪樞密使及其樞密使未幾汴州節度使唐末帝命留守檢校太師術士術數將來歷數:「是何祥也?」:「帝王。」

高祖建義太原唐末趙延壽延壽高祖臨清反側防禦使兵部刺史高祖夷門鄉曲軍機民政上供之間不如如此朝廷遣使臨清僚屬刺史因而天福六月步騎。〈(《部署為兵都監。)〉而後將士解體退還高祖知事姑息高祖不許城中高祖:「何以享國明明白日。」鐵券高平太平門人:「主上。」守備,〈(《》:遷延未決使。)〉汶上罷免高祖再三太子太師致仕高祖飲宴群臣無間一日從容河陽以便頤養高祖妻子朝廷:「奸臣不羈請召西。」高祖使:「明天父子如此?」明旦白刃上馬浮橋紿:「。」水運使高祖輟朝太師

近臣重鎮當時部將防禦使懼罪忍恥偷生不能引決至強

未詳唐莊宗天成指揮使刺史左右羽林河中長興節度使檢校太保侍衛指揮使便進言供奉奉詔權貴不許:「非但蘇秦不得。」長興靈武檢校太傅高祖即位代入一日御史天津御史紿酒醉如此部署使使河陽皇子皇子觀望軍勢高祖大敗乘馬溺水

左右天成檢校司空兩河發運使柳州刺史長興元年檢校司徒領軍大將軍使都監防禦使西面水陸轉運使高祖即位東都留守車駕洛京使作亂河南府伏誅

天成名為改名沙陀改名隊長莊宗莊宗節度使周德威劉守光幽州契丹新州深入莊宗即位戰功幽州馬步指揮使檢校尚書僕射刺史識字長興契丹中山生擒其後契丹遣使大臣一日便殿其事:「手足在此中國便。」:「盟誓。」:「後悔不及。」抗直節度使中山檢校太傅

高祖太原唐末屯兵契丹歸命高祖檢校太尉宣武節度使高祖高祖不足近臣:「非有不足生鐵衷心是以。」生鐵高祖其實高祖明年高祖為主:「自古天子天子晉陽。」高祖節度使以為高祖干預有所高祖長安公主當時樞密使往往彈射其事擅權高祖遠方西京留守河陽兵權異志契丹太尉

致仕河陽子孫契丹高祖鐵券:「天子如此!」遣使移居朝廷歲入高祖伶人暴斂無慚高祖:「左右立功。」刺史數人

建立青州上黨節度使東平長子同行萊州防禦使赴任滿盈之後刻剝少帝嗣位太師。〈(《宋史·》:天福青州節度使動靜護國軍行軍司馬河中數月。)〉二百:「何以。」朝廷刺史便因此契丹少帝之後空虛此時一舉可以平定

元年正月契丹少帝三月契丹退自守十一月城中人民知事免於:「紙錢天池天子。」在朝同謀節度判官延壽縱火其父縣令少帝太原歸命執政:「?」便宜處置,〈(《歐陽》:使。)〉漢高祖即位尚書追封齊王立碑未幾碑石無故可知。〈(《五代史》:之後朝廷青州節度東平自負強盛朝廷宋州節度欣然莫不遠見不能中外百官起居有朝揚言:「大事不信禿瘡自古禿頭天子跛腳皇后?」於是人心未幾。)〉

長子少帝刺史河陽青州萊州防禦使退與其朝廷防禦使鄭州。〈(《宋史·》:詣闕羽林將軍將軍服喪安置鄭州。)〉契丹騎士使其弟青州節度使

范陽過人劉守光唐莊宗刺史莊宗新州使莊宗居民戰馬人心團結五百軍士:「我輩父母妻子為他血戰千里送死不能。」:「將軍新州自守!」揮戈:「。」:「郎君面目!」〈(遼史》:側室。)〉因為反攻新州;〈(南唐》:進攻新州明日龍潭不可進取自負。)〉不利周德威契丹幽州兵馬留後部分營寨未幾契丹新州工作中國所為契丹所以強盛。〈(遼史契丹新州刺史不能周德威進攻新州契丹眾數不勝大敗契丹幽州二百城中圍困契丹幽州節度使以為盧龍節度使。)〉奚族滿目涿州幽州猛將契丹奔命不暇

即位明年幽州遣使:「新州團練使掌握黎庶豺狼溝壑不堪離心父母幾年傾心銷魂李子河畔空有皇帝陛下皇天清明鼎新便歸心十月契丹十一八千十五生靈十四幽州洛陽節度使檢校太尉鄧州上將軍長興潞州當時節度使高祖即位契丹契丹。〈(南唐》:契丹將士。)〉天福元年十二月殺行司馬節度使金陵尤重,〈(南唐。)〉宣州節度使江南。〈(《金陵》:潤州上將軍范陽。)〉

唐明宗出於吐谷渾善騎射征伐力戰即位天成節度使數年長興:「進貢?」:「如何?」退滄州節度使檢校太傅久留京師高祖即位明年節度使騎兵未及部下數百不安伏兵軍校高祖:「莫大。」刺史:「。」劫掠。〈(《》::「天子我輩!」)〉高祖姑息其事

殘忍高祖其事內疚。〈(南唐》:所為不法高祖功臣:「大功退天下忠臣頒賜親戚天下。」使。)〉天福高祖節度使紿:「使之後朝廷。」從事日南車馬珍奇帑藏與其數百束身引領及至金陵。〈(南唐潤州節度使。)〉江南

史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