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Liezi 《列子》

卷第二 黃帝篇 Chapter 2: The Yellow Emperor

  黃帝即位天下養正命娛耳目鼻口天下不治聰明智力營百姓黃帝:「如此萬物如此。」於是退閒居齋心三月政事西不知齊國幾千萬里所及神游而已師長自然而已嗜慾自然而已不知不知不知不知愛憎不知背逆不知利害愛惜無所畏傷痛雲霧雷霆山谷而已黃帝自得太山:「閒居三月齋心養身至道不可不能。」二十天下百姓二百餘年

  海河山上有神五穀淵泉處女使而已陰陽調日月四時風雨

  列子乘風列子數月反而請辭列子退數月列子:「?」:「固有是以。」列子:「夫子夫子之後不敢是非不敢利害夫子而已之後是非利害夫子之後是非利害夫子之後橫心不知是非利害不知是非利害不知夫子內外而後不同骨肉不覺隨風東西不知乘風先生再三不受之一乘風幾乎?」屏息良久不敢

  列子:「潛行不空萬物之上請問何以至於?」:「果敢聲色何以足以而已不形無端萬物終始若是骨節死生驚懼是故彼得若是聖人。」

  列禦寇伯昏無人伯昏無人:「登高?」於是無人登高逡巡二分在外伏地伯昏無人:「青天黃泉揮斥神氣不變!」

  子曰舉國晉國晉國使俠客不用介意終日以此之上出行宿商丘中夜人相使亡者商丘門徒世族緩步商丘年老面目黎黑衣冠莫不既而不為商丘無慍商丘高臺:「。」商丘以為飛鳥以為偶然河曲:「中有寶珠。」商丘從而肉食大火:「所得多少。」商丘開往往還以為:「不知不知神人。」商丘:「不知所以雖然宿使亡者無二唯恐不及不知形體利害而已而已昔日水火?」之後門徒乞兒仲尼仲尼:「可以天地鬼神六合危險水火而已商丘小子!」

  周宣王野禽之內之類在前成群雜居終於:「一言血氣喜怒不敢生物不敢然則使怒不順使逆順鳥獸深山幽谷使

  顏回仲尼:「操舟:『操舟?』:『沒人未嘗。』何謂?」仲尼:「久矣其實輕水沒人未嘗萬物不得不暇黃金有所。」

  孔子呂梁三十三十黿不能丈夫以為死者使弟子數百孔子從而:「呂梁三十三十黿不能以為死者使弟子請問?」:「無道不為所以。」孔子:「何謂?」:「安於安於不知所以然而。」

  仲尼出於仲尼:「?」:「六月十一天地萬物萬物不得?」孔子弟子:「不分!」:「所以而後。」

  海上海上不止其父,「。」明日海上無為所知

  十萬中山石壁上下徐行形色七竅氣息音聲:「?」:「?」子曰:「。」:「不知。」魏文侯:「?」:「夫子大同金石水火皆可。」:「不為?」:「雖然。」:「夫子不為?」:「夫子能不。」

  有神處於知人死生存亡禍福人見列子心醉壺丘:「夫子。」壺子:「其實得道使嘗試。」明日列子壺子列子:「先生不可見怪。」列子涕泣壺子壺子:「不止!」明日壺子列子:「先生。」列子壺子壺子:「名實!」明日壺子列子:「先生。」列子壺子壺子:「流水沃水氿肥水九淵!」明日壺子未定壺子:「!」列子不及壺子:「不及。」壺子:「未始不知以為以為。」然後列子以為未始不出食人然而以是

  列子中道伯昏伯昏:「?」:「。」「?」「漿漿。」伯昏:「若是?」:「不解以外人心使漿多餘若是是以。」伯昏:「善哉。」幾何戶外滿伯昏北面列子列子徒跣問曰:「先生?」:「使人保不能使本身無謂。」

  楊朱老聃西老子老子中道仰天:「不可。」楊朱戶外:「向者夫子仰天:『不可。』弟子夫子是以不敢夫子請問。」老子:「大白盛德不足。」楊朱:「。」

  楊朱逆旅逆旅其一其一逆旅小子:「不知不知。」子曰:「弟子?」

  天下不勝二者上古出於至於出於以此一身以此天下不勝子曰:「禍福至於出於不可量。」老聃:「柔弱。」

  不必不必聖人七尺手足未必禽獸禽獸未必無人有人庖犧女媧氏神農氏非人大聖狀貌七竅禽獸守一未可黃帝炎帝阪泉旗幟使禽獸使百獸九成禽獸然則禽獸異人不知聖人不知不通使禽獸自然不假牝牡母子相親並行帝王驚駭散亂末世隱伏逃竄東方國人數數六畜所得神聖萬物情態音聲人民先民鬼神魑魅八方人民禽獸血氣之類心智神聖如此教訓

  成群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