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九十三 志第六十九 刑法一 Volume 93 Treatises 69: Punishment and Law 1

  以來刑法沿革不一五刑一準以為出入採用所行一時而已明初丞相李善長:「歷代。」太祖

  太祖之後重典取決一時以為三十所以斟酌損益子孫更改變亂而後由於知律大綱不足盡情於是無窮內外考校不能庶幾知律視為任意輕重臨時處治不得擅自一切疑獄罪名正文朝廷任情以後大憝從中不問詔獄明代刑法大略廠衛姓名使有所

  明太祖武昌元年十月丞相李善長總裁參知政事御史劉基翰林學士二十:「使繁多兩端因緣非法法密全民悉心條目以上。」西從容講論十二月一百四十五二百八十五小民不能周知大理定律禮樂制度錢糧之外民間所行事宜訓釋名曰》。太祖:「可以。」

  洪武元年》,二十宦官禁令親屬》,刑部尚書》。翰林學士宋濂:「洪武十一月明年二月一準鬥訟詐偽採用二百八十八二十八三十六三十一補遺二十三六百分為三十輕重。」太祖丞相御史大夫十六尚書詐偽二十二刑部:「比年條例增損不一以致頒行中外遵守。」翰林院刑部比年

  三十四百六十。《四十七。《十五公式十八。《十五田宅十一婚姻十八倉庫二十四課程十九。《祭祀儀制二十。《十九軍政二十十一十八。《刑律十一盜賊二十八人命二十鬥毆二十二訴訟十二十一詐偽十二十一亡八二十九。《營造

  五刑五十一等六十一百一等徒刑六十一年半七十八十九十一百半年一等流刑二千二千五百三千一百五百一等死刑五刑之外安置遷徙一千一百充軍充軍明初定制邊遠沿海附近終身永遠之外充軍五刑處所留住三流一百拘役拘役安置加以所謂數年

  二分三分四分笞杖十五二十五長短輕重男子死罪輕罪連環

  喪服等差定刑輕重起義養母繼母慈母同罪兄弟小功遞減兄弟不得婚姻

  謀反不敬不孝內亂監守常人竊盜枉法枉法

  太祖:「愚民無知犯法廣大好生善用。」以上太祖:「所以五倫。」七十三:「亂世不得不所謂刑罰。」二十五刑部條例不同太祖條例一時權宜定律不可

  三十:「仿古定律使古人天地周知條目要略大小贖罪編次成書中外天下遵守。」

  《太祖十八過犯》。安保民人不解田土在逃官吏中士續編》、《》,天下師生來朝十九萬餘未嘗其後罪人有無

  太祖元年定於洪武整齊二十二三十頒示天下一代中外一準三十洪武元年以為而後違令臨時在此輕重比附罪名議定斷決出入

  大抵寬厚不如惻隱散見滿監守自盜四十三十九九十九三千不得三百六十人命文書不及一時不得年月犯罪幼小犯罪長大幼小老小死罪非常祖父母父母存留十惡功臣五品以上令親聽隨同居親屬互相同居奴婢不得祖父不得子孫奴婢文職奉法軍官所謂父子君臣

  建文帝即位:「《》,往往加重通行施行不止大法人情天下崇禮疑獄。」成祖擬議條例永樂元年誣告成化元年依正所有條例十五直隸巡撫:「《定見,《刑律使長官輕重流傳四方焚毀。」出入十八

  弘治定律百年用法刑部尚書條例》。十三:「洪武》,申明》,法外因時推廣中外便不用。」於是尚書九卿歷年條例經久可行二百九十七其中九卿是以並行王府無故嘉靖保定巡撫:「正德新增條例四十四編入。」偽造印信竊盜不得刑部尚書弘治十三欽定二十八刑部尚書:「弘治定例五十會同三法司申明條例嘉靖元年欽定事例遵守弘治十三以後嘉靖元年以前事例奉詔革除擬議可採官司條例。」尚書二百四十九三十四尚書BI歷時給事續增條例十三刑部尚書嘉靖三十四以後詔令軍政條例漕運相關正文三百八十二世宗崇禎十四刑部尚書議定條例》。恪遵上下二三不暇未及

  太祖定律歷代相承其一變通詔令有關施行不可

  洪武元年:「。」尚書漢法三族太祖:「父子兄弟。」不行刑部太祖:「出於不可。」犯法御史太祖:「其父。」十七御史孕婦大理:「子代犯人與其犯法。」二十:「軍人得罪。」太祖:「不信。」二十四嘉興通判私鹽京師戶部違例罪狀:「萬世常法一時旨意自相違悖失信天下。」太祖

  永樂刑部河間文職中外軍民犯重律科犯重臨時十六官吏太祖刑部:「官吏。」二十九大理:「梟首詔書。」宣德江西按察使:「民間殘疾誣告平人。」殘疾誣告贖罪其後南京誣告以上七十應收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充軍發遣八十以上子孫發遣充軍以下

  官吏枉法南北北方充軍正統三法司:「洪武定律所以枉法二十充軍二十枉法充軍輕重今後文職官吏枉法八百之上北方充軍不及發落。」大理寺:「竊盜右臂竊盜右臂。」三法司立案。」:「竊盜不論前後。」御史舊例南京赦免前後復議十二知縣以後前夫前夫婿異母姊妹成化元年遼東巡撫:「《一代決斷一切。」十九竊盜犯罪南京竊盜滿。」不滿以下。」

  弘治太常李東陽:「五刑笞杖分寸多寡在外笞杖往往致死縱令不過不可數百滿流血傷心平人刑具非法便不可輕罪即時致死二十三十以上降調病死。」嘉靖十五手足鬥毆殺人大理寺嘉靖:「條例鬥毆殺人實事死罪定奪充軍前科僥倖兇器傷人充軍致死不當兇器傷人中外條例便。」外人定奪

  隆慶大理諍言:「違背任意所謂有所施行一百』,守備官軍開場賭博所謂』,使離異歸宗夫婦不合離異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