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九十五 志第七十一 刑法三 Volume 95 Treatises 71: Punishment and Law 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刑法東西錦衣衛鎮撫殺人末造朝野

  太祖大臣劉基:「公卿有罪未嘗折辱所以大臣。」學士大戴賈誼:「不上大夫廉恥如是君臣。」

  洪武工部尚書王肅太祖:「貴重不宜。」贖罪永嘉祖父工部尚書上書大臣不宜太祖宣德御史酒色不朝自此言官正統擅權尚書侍郎祭酒殿故事成化十五誣陷侍郎御史給事御史李俊五十六二十正德十四南巡四十六死者十一嘉靖三十四死者十六中年刑法大臣不免笞辱總督巡撫總督大同巡撫大同刑部侍郎御史大理侍郎唐國子弟公卿前此未有正旦給事朝服天下莫不駭然四十餘年萬曆張居正吳中其後一百不用太監魏忠賢於是省力不得高言:「十年不行旬日萬萬不可。」鎮撫士大夫噍類

  南京成化十八御史訛字錦衣衛南京門前二十守備太監正德御史觸怒三十南京禁衛不行

  東廠成祖錦衣衛太祖禁止永樂並稱廠衛成祖北平刺探宮中建文帝左右耳目即位宦官東廠東安提督緝訪妖言奸惡錦衣衛均權遷都後事指揮更迭不能東廠西廠緹騎東廠京師天下王府不免先後冤死數出監軍大學士萬安:「太宗北京錦衣緝訪徇情東廠內臣提督六十定規人心驚惶西廠不虞所以一時安人紛擾贅言大同京城西廠便幸甚。」專用未幾弘治元年員外東廠仁厚廠衛奉職而已

  正德元年東廠太監西廠大用四方南康競渡龍舟京師語者密行賄賂於是無賴乘機天下使文義私人廠衛辦事辦事京師之內東西酷烈輕重永遠戍邊發遣五十使工部御史並不瀕死而後謫戍御史官吏軍民非法死者西廠內行東廠如故使羅織廠衛由此

  嘉靖東廠景賢誣陷給事廣德御史使同行景賢下獄給事:「裁決何以天下?」天下鎮守太監大臣故事東廠祖宗不可不知太祖世宗不敢不及使

  萬曆北門張居正大臣使得無不大中年使數出東廠恬靜無意刑罰廠衛青草魏忠賢秉筆使鎮撫酷虐中外廠衛

  宗主東廠東廠數人幹事京師亡命幹事其事大小既得左右打樁無有佐證不如名曰痛楚十倍授意使有力有力不予不足鎮撫每月數百官府會審大獄北鎮重犯官府城門某事城門胥吏記者事件至尊故事大小天子家人宮中上下無不事件以此不及密室魏忠賢其三不敢出聲不敢

  即位伏誅德化王化相繼告密未嘗錦衣衛德化東廠由此使已久大抵俯首崇禎十五御史:「皇帝無所謂衙門臣下不法言官肅清東廠南城詞訟訴冤假稱東廠猶如所謂功令比較事件事件誘人不問從來忿無不東廠事件而後東廠比較東廠比較而後事件事件庶幾。」緹騎不當東廠亂倫作奸犯科自有不宜錦衣校尉廠衛

  錦衣衛詔獄司寇而已漢武帝詔獄二十六歷代五代唐明宗侍衛親軍馬步指揮使天子侍衛大事錦衣衛

  太祖天下重罪大獄使誅殺刑具刑部審理二十六申明內外錦衣衛大小經法成祖錦衣親兵詔獄李春數百久之錦衣詔獄如故洪武不用英宗指揮順流天下景帝言官切責重罪英宗左右時政得失弋陽而是指揮鎮撫羅織旗校為主廣西御史二百天下朝覲鎮撫指揮使鋃鐺道路不可正統天順朝野自保不能

  鎮撫洪武十五以軍職掌鎮撫於是詔獄大獄未嘗成化元年掣肘十四印信一切刑獄關白所行逕自可否使鎮撫西狼籍御史成化十年御史:「錦衣鎮撫小民無知幻惑舊名天下使。」誣告不止十三知縣通判家人妖言不得戕害無辜而已不能錦衣衛鎮撫公議不容文臣下獄不復使妖人詔獄命中使不為以是弘治十三:「廠衛囚犯公審辨理。」正德使文義稱為左右文義常侍不治文義伏誅其後

  世宗錦衣十六旗校十五不軌妖言人命強盜詞訟在外州縣未幾鎮撫鎮撫太監利事刑部鎮撫尚書:「祖宗刑獄大小專任鎮撫冤獄法紀今日不宜小事。」:「夤緣。」御史:「朝廷專任鎮撫可以冗員。」侍郎:「祖宗三法司東廠錦衣衛盜賊奸宄貪官冤獄徇情廠衛覺察盜賊奸宄廠衛。」如故給事尚書:「刑獄三法司錦衣衛光武名節宋太祖刑法不加衣冠其後忠義士大夫有罪重罪使桎梏殆盡:『。』小人忌憚君子豪傑所以興山變故東廠錦衣衛刑獄士大夫笞杖養廉人心。」妄言朝會廠衛校尉五百侍奉天門失儀衣冠鎮撫歷時失儀罰俸而已世宗延齡奸人東山咒詛大怒下詔東山不快使反坐東山門外不及弘治中指延齡兄弟不法下獄世宗中年使大獄保全士大夫

  萬曆建言下詔給事文言:「五十打問森嚴水火充斥囹圄。」使:「小滿不行鎮撫二百。」鎮撫:「怨恨持刀。」大臣末年錦衣

  魏忠賢義子比較中程夾棍BK血肉潰爛宛轉不得叱吒自若記者不敢一夕宿於是獄卒:「今夕。」明日次第葦席家人不知冤死家子稽顙哀號

  創立錦衣常用御史朱應刺心左右:「立枷何為?」:「大憝。」:「如此。」東廠廠衛未有輕重東西拷問東廠鎮撫而後刑部東廠內閣反比之下使無不

  錦衣衛科目嘉靖以前文臣子弟不屑萬曆臣子其後士大夫往還德化東廠觀望不敢鎮撫比為數人往來蹤跡旗校過門大盜均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