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二百〇六 列傳第九十四 馬錄 程啟充 張逵 鄭一鵬 唐樞 杜鸞 葉應驄 解一貴 陸粲 邵經邦 劉世揚 魏良弼 Volume 206 Biographies 94: Ma Lu, Cheng Qichong, Zhang Kui, Zheng Yipeng, Tang Shu, Du Luan, Ye Yingcong, Jie Yigui, Lu Can, Shao Jingbang, Liu Shiyang, Wei Liangb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漢王)〉〈(藍田)〉一貫〈()〉〈(簡王)〉邵經邦〈()〉〈()〉

信陽正德進士固安知縣居官廉明御史江南世宗即位:「江南供應以至軍器顏料戶部侍郎苛求高唐判官五百祖宗設法外設百余蠱惑錦衣天下陛下新政復有高唐。」給事復禮以為嘉靖大計天下禁止

山西山丹御史洛川彌勒愚民祿祿伏誅還家姓名往來太原指揮使大義京師武定按問洛川父老遺書不從巡撫御史父子因為不問給事御史南京御史評事刑部郎中主事心動宿內外交結深入不知等至三法司文武大臣尚書不敢妖言辦事使按察使指揮遷都御史巡撫寧夏巡撫甘肅誣告

不及三法司尚書侍郎御史御史御史大理嚴刑推問大學士御史工部侍郎御史致仕:「給事郎中聲勢殺人給事評事御史奸惡給事御史郎中司馬事例故意增減上行言官奴隸公卿任情非一國法。」南京刑部太仆祿:「?」

不勝構成冤獄罪名謫戍山西使大理謫戍知州十一革職十七大理御史其他革職使未決以為天下不服子孫廣西:「與其後世》『。」:「祖宗具有成法法外措手。」不得已平反殿品服銀幣三代大獄頒示天下嘉靖九月壬午十六皇子肆赦謫戍

巴陵居官

長壽御史清廉工部尚書刑部尚書致仕

江陰弘治進士知縣御史正德湖廣牙儈同寅學士波及武義知縣廣東御史巡撫貴州世系子弟入學嘉靖四川大理家居居官三十廉潔

洛川正德進士嘉靖行人給事冬衣過期洛川御史既而使殺人謫戍十年

浮梁正德進士固始知縣御史嘉靖:「皇帝大功實錄皇帝仁厚實錄是非顛倒。」史官實錄不當未有畿輔考察京官給事報復盛世切責五月三月謫戍

吳江正德十六進士給事南京詔書四方民間未解來年千萬歲入不足嘉靖災異指斥時政尚書戶部郎中詔獄貶官:「無罪。」刑獄大獄:「祖宗不可不可大臣不可不可。」家居二十曾孫吏部員外封號行人

涉縣正德十二進士藍田知縣西山水境內嘉靖工科給事兵部尚書失事陜西內官奸人:「三司首領州縣上官拔擢不宜。」大獄

南京御史御史祿以為十一起用相繼收錄隆慶太仆祿太常

姓名四十五正月四川大盜妖術山西山西白蓮教假稱惑眾倡亂大獄姓名伏誅即位御史:「當時流毒四十衣冠可謂慘烈樞要頤指萬一人人聽命官爵。」

嘉定正德進士三原知縣御史子弟家人軍功都督:「定制軍士獲之平民以為不出一日之間不出京師東西四處報功高階祖宗將士。」不能

十一正旦群臣踐踏將軍視朝都督力爭冗官通行騰驤改編奉詔撤回倉儲八十七

世宗即位嘉靖元年正月:「徇情建明不能邪說佞幸天下邪說所謂內閣不知庇護耳目壅蔽大臣疏遠股肱權重宰相樞機地委宦官過多陛下天明大臣災變。」

江西:「其次王守仁。」給事:「焚毀輕信知縣復有所以。」主事御史:「仗義興兵大難加封大功不必。」太監南京偕同

謫戍十六不復隆慶祿

余姚正德十六進士嘉靖元年給事:「陛下舉動弊端政事關於非一刑罰不行甚多大臣執法萬言未有若是恩幸罪人未有若是陛下反目所為。」給事」,

十一月上疏:「陛下處置』,行者不可未定』,行者不可二者則是可言今日陛下初年不得相聚環視不得不然忌諱纖微塞責慶賀朝廷。」

給事:「籠絡漁獵使。」:「愚民叛逆不容。」

吳江謫戍遼東十年不得哀痛隆慶祿

莆田正德十六進士嘉靖給事御史大學士內閣:「太宗內閣政事退陛下即位大臣未嘗未可。」

文言西天西莫不:「陛下巡視祿蔬食萬有八千陛下民怨不忍佞幸今天京師相望邊境戍卒日夜不得飽食靡費未解。」

東廠殺人謫戍御史刑部侍郎給事修撰編修獲罪

宮中用度天順:「今歲往往仁壽未央祿?」帝命之一獅子西西西珠玉玉門關西域故事使朝廷盛德」,

侍郎都督大同文武大臣:「邀功非議自大同構大臣陛下窮寇相去千里安在犄角?」欺罔不行

進言益發不宜寧夏不宜其弟修撰夤緣甘肅不宜總督尚書祭酒修撰經筵省親不宜不許侃侃武定使指揮不足家奴:「公署驕縱沁水朝廷曲從。」尚書拷掠除名言官不復隆慶祿

安人嘉靖進士刑部主事言官不得要領上疏

陛下再三帝王陛下是以陛下而是不能陛下謀反不宜天下相似臣下仇人一一

繼而祿十月下旬?「天分?「太上文秘」,攻城祿伏誅祿敗露陜西山西京畿左右不可不得不必

辨識禿鄉音李俊李三一言高尚主人洛川主人三言道路不必

善人實有不得蹤跡黠慧過人狡猾不能陰私從來不必不當

善人龍虎朱砂實有父子定案不知嘉靖元年父子非一何以既有既有妖術龍虎朱砂安知惑眾不可不當

京師四方來者不止改名衣冠形貌從而所有意料不能陛下安能不用

一切高尚縣官京師道路不用

陛下幸甚大怒其後大獄

深造實踐留心經世險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