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二百五十一 列傳第一百三十九 李標 劉鴻訓 錢龍錫 成基命 何如寵 徐光啟 文震孟 蔣德璟 方岳貢 Volume 251 Biographies 139: Li Biao, Liu Hongxun, Qian Longxi, Cheng Jiming, He Ruchong, Xu Guangqi, Wen Zhenmeng, Jiang Dejing, Fang Yueg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𣚴周道)〉〈()〉何如〈()〉徐光啟〈()〉〈()〉〈()〉〈()〉

高邑三十五進士庶吉士檢討泰昌禮部侍郎協理詹事府越南黨人

嗣位禮部尚書大學士崇禎元年三月未幾𣚴相繼為首銳意大臣巡撫往來蹤跡:「危急偵探奈何以為祖宗設立廠衛?」:「以為日至物力難勝。」默然御史納賄給事給事御史:「陛下處分不安陛下恩詔自新。」不從朝臣不得為首

正月為首至少太子太保戶部尚書殿大學士相者周道乞休三月家居

𣚴字元高陽四十一進士庶吉士七月禮部尚書十四宰輔魏忠賢同鄉𣚴劉誌中宮𣚴:「不宜無間父母!」御史高陽保全崇禎登極太子太師吏部尚書殿大學士國子監𣚴衣冠人稱元年五月太保

周道吳江二十六進士庶吉士禮部侍郎頗有爭執禮部尚書魏忠賢崇禎等同無學以為御史王道給事吏部尚書鄉人

進士南京給事張居正執政隴右陜西使

四十一庶吉士編修相繼朝鮮入境遼陽朝鮮沿途難民飄泊日夜登州母喪父喪魏忠賢

即位禮部尚書大學士參預行人崇禎元年四月新進抨擊執政共事不敢毅然主持楊維李恒阮大鋮人情御史合謀黨人夾攻無罪誅鋤使朝鮮滿載錦衣給事:「朝鮮亂政重創未有。」給事千金御史上疏訓斥流涕忠言焚毀》,以便慎行進用妄言

七月四川太子太保召見應對失職責成尚書關門鼓噪戶部三十不測

九月舊例巡捕惠安總督提督舍人給事:「稿兵部裁定繕寫復審兵部。」十月便殿不知尚書不知給事御史王道行賄不知主使御史:「主使。」:「預知取利幾何?」閱兵西不可解侍郎鳳翔不宜察訪:「?」逡巡禮部尚書何如不可革職無何御史巡撫四川納賄二千給事御史千金無辜。」

明年正月吏部尚書:「無可寬貸兵部尚書職方郎中。」不許謫戍代州削籍祿直言一級

政府銳意任事有所不可退:「主上畢竟。」大臣五月福王

松江華亭三十五進士庶吉士編修禮部侍郎協理詹事府明年南京吏部侍郎魏忠賢削籍

即位𣚴不足推舉仿古枚卜金甌焚香以次天下請益一二周道禮部尚書大學士明年六月以是為首朝政太子太保

偵探:「舊制於都內外。」巡撫:「。」漢中:「漢中奸徒私販。」故事纂修實錄國學事跡四方實錄所需邸報遣使無益滋擾。」沾益安邊兼有:「存亡安邊淫亂不可。」明年漕船違禁漕運:「得失。」冗官學官:「學官近因舉人纂修二千六百皓首歿祖宗造士老成。」言官

御史頗為人大主持奸黨:「為此。」善後:「往復以是奉行。」跋扈一旦以為十二月大清都城不力下獄引用:「退不勝』。方略:『恢復東江不可。』功罪不理奈何?」罷黜視事

八月上疏:「主張年成賣國數萬轉寄國法。」日內於是錦衣平臺不舉是日:「處置慎重不在酌量』,天子神武不宜』。軍國大事私自何所?」遣使十二月下獄相抵既定兵部尚書英明不敢大辟故事設廠西

正月黃道不宜死罪調五月刑部尚書給事定海十二贖罪周延不行福王未幾六十

嘉善四十四殿試第一修撰養母久之高邑大中江西同年追贓破產以是

崇禎元年南京翰林院明年座主謝病南京禮部侍郎尚書鳳陽陵寢戶口流亡九月禮部尚書大學士參預明年事例責成

操切刻薄上下大指宅心中時

無何武生江南富戶報名刑部提問不許:「。」:「自陳比來借端幸進未有百萬百十不能枚舉不知其所江南家數中一江南如此何況貧民衣食地方司令出錢城堡守禦未嘗無益。《周禮荒政十二歸罪不行不行聖明江南無賴亡命相率為難天下流寇不止流寇心腹橫議人心借端幸進!」提問:「毋庸。」乞休



進士刑部主事畿輔平反崇禎山東雲南巡撫師宗新化金針白沙勞績經歷

名人三十五進士庶吉士洗馬國子監元年政府執政者不悅禮部侍郎太子賓客南京翰林院魏忠賢門生

崇禎元年吏部侍郎明年十月京師戒嚴請召一切仿嘉靖故事增設禮部尚書大學士庶吉士其所不可後果召見平臺屬吏在旁股栗叩頭慎重:「慎重因循?」叩頭:「。」:「作手當歸。」建白戒嚴召對殿法紀廢弛振刷:「太甚擾亂。」:「何謂?」其後操切天下

二月工部主事慎重相繼為首周延何如共事恢復永平太子太保六月最為不安錦衣工部主事:「藉以安知後日預謀不止。」

寬厚大體兵部尚書總理調劑尚書鳳翔相繼申理御史下詔御史長春給事重典長跪:「祖宗立法死罪詔獄極刑?」意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