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二百六十五 列傳第一百五十三 范景文 倪元璐 李邦華 王家彥 孟兆祥 施邦曜 淩義渠 Volume 265 Biographies 153: Fan Jingwen, Ni Yuanlu, Li Banghua, Wang Jiayan, Meng Zhaoxiang, Shi Bangyao, Ling Yiq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王家〈()〉

崇禎三月李自成京師十九丁未社稷文臣大學士二十福王南京順治世祖皇帝表章忠臣王家鳳翔理順成德二十人名所在有司七十

吳橋永年南寧知府四十一進士東昌推官名節自勵及其盡心振救高等吏部主事文選員外泰昌

二月文選郎中魏忠賢中外用事同鄉不一孤立而已:「天地人才天地朝廷朝廷天下萬世是非公論天下萬世。」以為名言視事彌月謝病

崇禎太常七月御史巡撫河南京師戒嚴所部八千勤王涿州四方援兵河南都門昌平遠近明年三月兵部侍郎練兵通州初設召募綜理有法有司實行徭役供應不立官價為例父喪

南京御史未幾兵部尚書參贊機務浦口節制精明南京戶部尚書以軍視事十一京師戒嚴力爭不悅削籍

十五刑部尚書工部:「不見!」十七二月大學士機務未幾李自成烽火京師有請:「人心堅守而已此外所知。」都城宮人:「。」朝房從者:「?」就道復大:「身為大臣不能雪恥有余。」雙塔太傅本朝

上虞撫州淮安荊州瓊州當官

進士庶吉士編修冊封江西鄉試復命魏忠賢伏誅楊維上疏不能崇禎元年正月上疏

章奏並稱以東何者天下高明持論中行不可天下議論假借不可名義士人不可假借於是公然名義決裂不已必將勸進不已:「無可奈何不得不。」無可奈何不得不何所忠厚心曲苛責所謂大獄之後湯火當事者道學封疆報復以為年來報復報復聖旨異同即如舉國侃侃不然慎行君子他人而今不及橫加不為封疆失事累累所以不死封疆局面不死不可不能大臣三月居官昌言獲罪而今起用不已門戶二字不可重提遮抑書院勝負書院豈不修復

柄國不當於是

陛下:「分別門戶」,」,天下」,陛下無不陛下正氣無不不肯

盛稱以東李三有力魏忠賢高攀尊稱」、「」、「」,三才駁正盛稱昭然大節加以莫須有行賄借以誣陷清流追贓天下不知盛稱數年榮辱自此不明相率九千盛稱都門講學不可當日驅逐書院學士大夫不義自命之內儼然先聖使至此假借真率使假借豈不以為小人滿以為滿敗壞天下事不可勝言不已即如滿久矣不遇聖明無可奈何以為假令舞蹈稱臣以為無可奈何使叛逆以為無可奈何今日不當對案」,正當對案夫人牴觸正人正人明鏡取證取證

總之今日不當尺寸不善立論

柄國互相當是時清議

四月》,:「清流當事東宮安神仗義持平事後不可水火不害既而二十四門戶於是殺人富貴先皇義父猶疑創立標題》,今日鐵券由此天下公議;《,《金石不刊之論深思多事而已。」帝命禮部大哭天下

南京庶子京邑守兵教育公議久遠名節體貌公議案事大怒上疏力攻不問國子祭酒

意向一日手書名下履歷誠意使繼配吏部尚書侍郎王業宗周及其從兄御史言陳:「並列顯然。」不可以南

十五九月起兵侍郎學士明年敵機五月戶部尚書翰林院學士不得戶部不許:「陛下兵部。」:「。」當是時為兵中外治平時事不可既已無可奈何故事改為兵部稱職遣人四方以為擾民無益專責戶部侍郎遠避長沙督撫使以來之外款目合為蠲免計無所出贖罪滿

崇明海運試行:「何在?」:「已去。」驚喜酌議十月吏部:「書生。」解職

十七二月李自成陷京師整衣:「尚可衣衾。」自縊吏部尚書本朝

吉水受業三十一鄉試父子自相布衣徒步公車明年進士涇縣知縣御史士多華東以是而後用人內閣不當專用不當不當教習內書給事不當內外御史升遷不當概論滿吏部不當不當專用調推知不當進士不當州縣不當

四十一福王傳旨萬頃不足相繼巡視不便不行浙江織造其事有司奸民詣闕保留不由不下內閣有所名為孝順左右於是期滿不得

四十四黨魁相師黑白:「學問反覆小人。」明年山東參議其父南京刑部郎中元年明年祿還家四月御史巡撫天津新立庶務極力進兵侍郎還家萬壽明年

崇禎元年四月工部侍郎總督河道兵部協理召見會試故事冬至列隊用軍五千十萬總督其事旗幟甲胄煥然一新明年兵部尚書操法揀選戰車火藥器械金錢大炮

人為五百豪強蒼頭壯丁月支三大老弱故事壯丁七千疲弱下令把總五百二十五以下二百五以上火炮補選壯丁人人三大副將三十六三百六十七行一考察

五千公事總督協理巡視坐班不肖馬大之一公事不得

太仆屯田六十徒工無度建議協理四百總督巡視

三百六十杜絕成法簿協理以定殿舊制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