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二百七十七 列傳第一百六十五 袁繼咸 金聲 丘祖德 沈猶龍 陳子龍 侯峒曾 楊文驄 陳潛夫 沈廷揚 林汝翥 鄭為虹 Volume 277 Biographies 165: Yuan Jixian, Jin Sheng, Qiu Zude, Shen Youlong, Chen Zilong, Hou Dongceng, Yang Wencong, Chen Qianfu, Shen Tingyang, Lin Ruzhu, Zheng Weih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祖德〈()〉〈()〉〈()〉〈()〉楊文〈()〉〈()〉〈()〉〈(大鵬)〉

宜春進士行人崇禎御史會試南京行人主客員外山西總理二部有朝:「莫不次第參謁屏息跪拜天下無恥便。」孑身赴任巡撫御史私事訴冤及其謫戍十年湖廣參議武昌賊巢興國大冶山中瘦子武昌黃州擊退回回七大黃陂六千

十二淮陽調用參軍明年四月御史襄陽貴州十五總理河北江西重臣總督江西湖廣安慶軍務九江兵部侍郎御史武昌蕪湖忠義恢復武昌大器大器長沙袁州推繼京師

福王武昌興平:「封爵跋扈跋扈。」:「奈何?」:「渡江。」:「。」:「陛下嗣位恩澤人心精神法紀淮上未必。」:「部多孝子陛下大寶人心意外不可星馳。」不當大計宋高宗湖廣御史將士南京十萬十三萬金申理不得已

明年正月:「人臣拜手陛下嘗膽未央晚近長夜土木三十年來葛藤血戰已經焚毀何必異同漢文決策魏征豁達大度大臣寬大。」降旨

軍餉中有怨言不得戰艦九江江流蕪湖不行同年御史有心不從疑懼上疏指使,《江東朝廷太子不得:「太子真偽不妨從容審處東宮辨識中外。」

李自成部將效忠林奇九江袁州岳州長沙江西九江握手皇太子九江一方太子大哭次日南岸皇太子正色:「從來不可不可從來?」良久:「駐軍。」城樓:「晉陽,《春秋?」效忠部將:「寧南大事。」隱忍前途文成以為望見城中大哭:「!」別號發喪中朝遣人林奇林奇遣人效忠紿效忠大清內院明年三月

四川崇禎榆林參議監禁討賊十七御史巡撫福王李自成西解職議事明年四月安慶北行

休寧好學一時崇禎元年進士明年十一月大清都城慷慨急務召對平臺退:「書生忠義遭遇聖明日夜陛下天下事京畿不得不通州昌平都城左右重兵天津今天效用國家不少破格所知聖天威靈戰士國家強敵陛下。」

戰車火器聲言召見對稱便宜從事御史倉猝市井遊手所需軍裝不時而是大清柳林總理滿節制諸軍不肯民間聲調歿柳林車營盧溝橋大清其後不能殆盡陣亡受事遺骸喋血力戰

大勝七百豪傑數百奇兵不許軍需關防定罪不許兵力東宮冊立朝鮮聯絡海外形勢

上疏:「陛下天下未嘗天下使天下不才長短一一斟酌位置陛下召對群臣所得聖心厭薄愚妄陛下尚未顧問尚未不得召對無益翰林中行輪番內外職業不時進見政事得失軍民廟堂邊塞情形考究之間歲月不才長短。」未及不用

大學士光啟御史山東團練義勇十六鳳陽總督遣使貴州討賊江西樂平徽州以為率眾徽州推官主使無罪不問京師

福王南京御史大清南京望風糾集黃山寧國祖德徽州遣使唐王御史兵部侍郎總督旌德寧國九月下旬御史大清

江寧門人:「老母不可。」:「一同起兵不同!」唐王禮部尚書

祖德成都崇禎十年進士寧國推官才調濟南東昌山東猖獗給事元始祖德專任招撫解散十五調兵部尚書御史巡撫保定十六解職山東京師遣使招降祖德發兵中軍祖德南奔

福王御史祖德河南總督封疆獲釋成都無家可歸寧國起兵祖德寧國舉人祖德駐華蜂起歿祖德退還山中大清都督使太平天球百家太平

烏程大學士守節崇禎十六進士徽州推官京師民兵保障明年南京知府僚屬家屬村民未幾自守御史村舍

今古文意氣一世阮大鋮僑居南京聯絡南北失職劫持無錫桐城蕪湖餘姚四十謀殺入獄起兵敗走山中慷慨同時

崇禎進士寧國有神福建按察司檢校十五時務十四職方主事召對郎中周延從軍除名福王謝病涇縣南京大清攻破唐王以為御史

宣城崇禎十七都城福王明年涇縣興起陽山祖德諸軍部署句容溧水高淳溧陽太平明年正月寧國南城城中族人:「。」樓下

西充崇禎十年進士青陽知縣南京九華山旅店溧陽鼎新

鹽城:「儒生書記。」:「奈何!」六十

人數圍城城中出擊

福山蘇州聚眾城樓大清戰死

生死六合南京六合歸附崇禎宦官都城福王東平御史睢寧:「公等臥薪嘗膽置酒大會!」左右:「。」南京:「。」明年北面自縊

松江華亭四十四進士鄞縣知縣御史河南使崇禎元年太仆御史巡撫福建江西作亂遊擊起兵侍郎御史總督兩廣軍務廣東巡撫

十七福王明年南京列城望風六月吳淞水寨無錫壯士金山八月大清未幾出走東門南門華亭嘉定舉人軍事大清金山世祿固守世祿四十不從江陰城中

崇禎進士舍人文章書法羅源知縣

松江華亭古文取法駢體精妙崇禎十年進士紹興推官

東陽使達道任俠兵法賓客子弟上官不用東陽義烏奸人招兵山中萬人:「。」遣使旬日聚眾數萬東陽義烏浦江既而巡撫御史監軍俘獲遊擊三千:「官軍不能萬人奈何?」:「舊識。」歸降走山二百東陽六十不能

以定給事京師福王南京六月水師不可兵部主事訓練太仆奉使:「如此。」殿相爭不敢

未幾防守請召尚書御史:「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