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第一百八十五 孝義二 Volume 297 Biographies 185: Filial Acts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五常〈()〉成章〈()〉〈(李豫)〉〈()〉〈()〉〈(張震孫文)〉〈(相等)〉〈()〉〈()〉〈()〉〈()〉〈()〉清雅〈()〉

順天府知事野火叩首慟哭正統

唐山諸生父喪冬月野火告天正統

歿招魂讀書戰陣不止歿鄰家失火烈焰哀號正統十三

渾源諸生歿天大山水仰天號哭弘治

夏邑黃河伏地號哭嘉靖二十五

五常內黃廣東南海五常奉母至孝不得母語:「大錢。」歿相去五十久矣五常老人指示內置合葬正統

河州家子正統英宗大哭諸生讀書別墅慟哭鄉人知州四十白金守節成立知縣

舉人進士天順十六挺身紿:「。」知府

瓊州天順兄弟走避:「。」官軍主將叩頭流血:「老家養母。」主將

海寧殺人悲泣:「。」官服殺人

泉州南安並進十六鄉試二十進士弘治行人出行省視禮部尚書:「無害。」山東鹽運司同知其二暴卒心疑久之德化縣微行其一不可繼母:「何以為人!」衣冠妻子宿蓬首垢面風雨不知親戚故人:「不能敢為!」繼母三十五十五

成章浙江生成銀錢成章歿成章告之成章嗚咽受命東陽生子成章不知弘治十一東陽宿成章成章諸生會稽東陽成章成章江西舟次兄弟東陽母子相聚成章不遂東陽嘉靖十年成章成章親事吏部請進:「成章朝覲宋神宗詔令不能成章子學花紅。」:「。」

祁門永貞生母永貞永貞生子厚薄所生不知其所一夕宿休寧農家問曰:「?」姓名:「?」:「。」:「若非永貞?」:「。」:「。」於是母子相持弘治十五四月孝養同居無間永貞居喪鄰人失火將至諸生督學御史德行優等

蕭山御史謫戍廣西御史蕭山知縣互相富人其事富人戍卒潛逃擅自文牒查核上官不可門人道經:「。」爪牙衣服宿濕衣妻子常熟。—山西族人叩首踴躍效命騶從輿連鎖按察司訴冤嚴刑大言:「死者父母所得。」

刑部郎中給事御史兩端衣食知縣數百登聞鼓訴冤使大理寺御史:「縣官?」:「不知縣官。」以致縣令慷慨血書於是遣戍:「報仇。」弘治十四二月武宗登極肆赦歿十六

文安正德所在大悲酒食行旅遠方姓名蹤跡久之所得:「。」:「二十存亡不可流落何所誰知無為父子相繼使無依。」痛哭:「不得。」號泣遍歷山東南北去來數年

一日渡海假寐神祠肉羹老父驚覺原告老父:「何為?」:「。」老父:「附子附子南方父子?」輝縣心動天雨門外:「何人?」:「文安。」:「?」:「不識。」引入禪堂文安:「少年。」相識其父姓名乳名抱持慟哭寺僧莫不感動:「無顏復歸故鄉。」:「。」不止寺僧父子相持夫妻原子仕宦

余姚十年經行萬里不得蹤跡最後南嶽神人纏綿盜賊狼狽江漢書生告之:「杜甫。」一日。」余姚六字問訊

嘉定繼母:「。」不足母子飽食匍匐道中父母相與:「居家在外作賊。」瀕於其弟飲食正德不能涕泣奉迎先母養母嘉靖友愛犯法無慍制衣:「豈可使郎君?」人稱孝子

沁水武宗微行大同太原城門不得巡撫以下:「朝廷未知不測一身當之。」上疏:「陛下巡幸晉陽城門不能陛下宗廟社稷巡遊微行清道臣下光武至上東門光武守法小臣陛下不敬天下後世以為不幸不若陛下光武。」六十不問巡撫以下禮敬

睢陽諸生歿居民賴以正德四月河南御史:「不受沭陽諸生知府挺身利害獲釋有關風化。」二月山東御史州縣兵刃凡百十九禮部:「山西所在旌善石碑分書姓名及其孝義貞烈大略有司殯殮地方以此從事。」禮部建坊不復旌善

諸生淅川諸生李豫不敢賴以自縊知州嘉靖

靈石諸生七十奉事惟謹正德城外哀告:「。」縱火民居同時遂寧諸生大盜長槍久之正德壯丁安定嘉靖從父奔避山谷壯丁前行:「!」壯丁手提鐵器壯丁正德巨鹿:「年老。」:「年長養母。」:「。」:「好人。」

香山扶持正德十二使:「父子。」其父號泣萬安諸生嘉靖出奔不解不變元年大同膽力嘉靖巡撫其後巡撫天佑數人十二昔年效命不出及其所在:「使不可解。」使大罵不輟支解大哭母子

浙江山陰諸生嘉靖毒殺報仇不可聞已還鄉力士十數往來知府南大大吉夜半諸法不復應舉繼母

張震余姚農家周歲為人將死:「。」:「。」未幾乘馬有司孫文余姚幼時族人不敵和好武斷鄉曲坦然不復一日於田未幾獲釋

京師嗜酒時時被酒一日惡言擊敗不勝入室自盡十三自學:「。」學舍掃地:「不知。」:「所為。」不信:「汝等不信請問兇器安在?」刑部尚書年少

全州諸生郴州知州十二歿成人其後遊學十八:「婦人安知湯藥夫子不能?」於是無恙久矣:「自苦如此!」:「